程凯: “黄祸”未艾, “红祸”方兴|动向

4

4.jpg

2016年9月号

将红歌唱响全世界

九月九日毛泽东逝世四十周年,澳大利亚的红色华人谋划租用悉尼和墨尔本的市政厅举行歌颂毛泽东演唱会,引起另一个华人群体“澳洲价值守护联盟”的抗议。“澳洲价值守护联盟”每天都有成员到这两个城市的市政厅前示威,他们张开的横幅上画着毛泽东与希特勒、斯大林并列的头像。其实澳大利亚那两个城市的政府官员,未必清楚红色华人的演唱会到底唱些什么,要他们弄明白红色华人开演唱会歌颂毛泽东,就像德国纳粹余孽开演唱会歌颂希特勒、俄国共产党残部开演唱会歌颂斯大林一样,是一件费口舌的事,但抗议的华人终于让他们明白了。悉尼市政厅取消了与红色华人的租约,墨尔本红色华人被迫放弃租约,“澳洲价值守护联盟”的抗议行动宣告完胜。

在德国、俄国,歌颂希特勒和斯大林,都被视为冒天下之大不韪,而在中国,歌颂毛泽东却正时兴。红色华人在澳大利亚举行歌颂毛泽东演唱会,是年初北京人民大会堂红歌会的澳大利亚版。四、五年前薄熙来主政重庆时,便把红歌唱得地动山摇,受到习近平等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大声赞好,如果不是薄熙来垮台,红歌早就唱响全中国、唱响澳大利亚了。

在重庆之前,红歌已从江西唱响。二○○六年,江西卫视举办全国红歌大赛,二○○九年来美国旧金山开设海外赛场。那时,“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大海航行靠舵手”的声浪一阵高过一阵。主持旧金山红歌会的江西卫视负责人说,他们的目标,是从旧金山唱起,将红歌唱响全世界。

  红歌便是“红祸”祸端

“将红歌唱响全世界”如同把鼠疫和爱滋病传遍全世界。我读中学的时候,偷看禁书,知道西方人对中国人,有“黄祸”一说。如今又知道,除了“黄祸”,更有“红祸”。中国向外散布红色毒素,侵蚀和威胁西方文明,红歌便是“红祸”祸端之一。

西方人对“黄祸”的恐惧,起自于十二、十三世纪,成吉思汗和他的子孙们率领蒙古铁骑蹂躏欧亚大陆,令人闻风丧胆。如今蒙古铁骑不复存在,对“黄祸”的恐惧便集中在中国身上。现代人看到的“黄祸”,不过是中国人全世界讨人嫌而已,如让孩子在俄罗斯皇宫地板上小便,在埃及古庙上刻“到此一游”,大妈们随处跳广场舞扰人清静。但有些情形比这可怕得多,不是讨人嫌那么简单。我二十多年前读中国作家王力雄写的小说《黄祸》,说的是中美俄爆发了核战争,把中国打入核冬天,农作物颗粒无收,大饥荒随即而至,中国政府驱使十数亿中国人横跨太平洋、翻越乌拉尔山,挺进美、欧、澳洲,进占了所有西方国家,把文明和生态损毁殆尽。成吉思汗铁骑俱往矣,这才是真正的“黄祸”。二十年前,我受王力雄小说的启发,为香港报纸写过一篇中国人蜂拥移居美国,建起了美利坚中华人民共和国,把中共一党专政的权贵政治移来北美大陆,美国消亡于中国人之手的故事,这就从“黄祸”说到“红祸”了。

王力雄写的是一本政治幻想小说,我也跟着幻想了一番。今日的幻想,往往就是明日的现实,甚至是今日正在发生的事实。我在网上看到前中国驻澳大利亚外交官陈用林先生写的一篇文章《澳大利亚正在沦为中国的后院》,文章揭示,从二○○四年起,中国把澳洲纳入中国“大周边范畴”,通过澳洲的华人爱国社团、留澳学生和学者联谊会、孔子学院,以及通过中国国有企业对澳投资,向澳洲进行政治、意识形态和经济的全面渗透。中国驻澳使领馆以恐怖威胁和利益引诱两种手段,控制和驱使几十万澳大利亚华人,为中国对澳洲的战略目标服务。陈用林文章所揭示的事实触目惊心,同样的情形在美国、加拿大、欧洲各国也正发生。

  一个隐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从本世纪初开始,中共启动了对西方国家的“大外宣”战略,每年投放百亿美元,首要目标是美国。

我二十多年前来美国,感觉真是到了另一个国家,唯有从台湾人办的报纸瞭解已远离的中国。十多年前开始情况急速变化。如今的美国华人,可以看到中国卫星同步传送的央视和各省卫视的电视节目,打开电视机就回到了中国,一家传送中国卫视的公司广告说:你可以不用花钱看美国的电视了。美国的中文报纸,几乎全部被中资控制,报道中国使用的是“我国”这样的词汇。中国政府在美国各州办起了八十多所孔子学院,吸收美国青年学中文、唱京剧《红灯记》、唱红歌《在希望的田野上》。美国许多大学的研究所,接受中国政府的研究经费,向美国政府提供美言中国的研究报告。央视在首都华盛顿设立分台直接制作和播送的节目,央视的英语频道进入了美国的有线电视网,每天为美国人洗脑。凡有中国领导人访问美国,全美任何城市,可立即召集成千上万红色华人去欢迎,举五星红旗、穿红色马甲,打红色标语,唱红色歌曲,营造一片红色海洋。美国华人近十年来人口增加了一倍,达四百万之众,其中大部分是出了国仍然生活在中共恐怖威胁和利益引诱下的红色华人。他们与海外民运为敌,支持中共的内外政策,包括对内践踏人权,对外与美国对抗。洛杉矶华人超过一百万,圣盖博谷一条山谷大道,数英里满是中文招牌,中国驻洛杉矶总领事馆对圣盖博谷华人实行了有效统治。“大外宣”大见成效,其实美国已经建立起一个隐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这岂止是“黄祸”,这当然是“红祸”。

本世纪以来,每天向西方文明发起挑战的,是世界上的两大势力:ISIS的伊斯兰极端主义和中国的共产主义,两者加起来超过三十亿人口。他们都利用西方国家的民主、自由、人权、多元文化共存,这些从宗教情怀和人道主义出发的价值观对他们的接纳和包容,向接纳和包容者发动攻击。伊斯兰极端主义采用的是恐怖屠杀,共产主义采用的是意识形态渗透。

“澳洲价值守护联盟”粉碎了红色华人举行纪念毛泽东演唱会的图谋,是对“红祸”的一次回击。这样的胜利近几年来是绝无仅有的,所以尤其珍贵。但是少数海外华人怎么能阻挡有强大国力支持的中国“红祸”蔓延呢?而西方国家的政治领袖们,正沉湎于对中国崛起的惊奇与崇拜之中,垂涎于如黑洞般吞噬西方道义与良知的中国庞大市场。如果西方世界不再出现一位如里根、撒切尔夫人那样的政治领袖,如果西方国家的官员不像悉尼、墨尔本市政府官员那样接受了关于中国“红祸”的启蒙教育猛然醒悟,未来的世界将一定是满目的悲凉与黯淡。

这就是我要说的“黄祸”未艾,“红祸”方兴。

dongxin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