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维健: 大转折——澳洲抗毛音乐会胜利|北京之春

7

7.jpg

目前,国际社会对中共的态度正在发生大转折,澳洲这次阻击“纪念毛泽东四十周年音乐会”成功,是一个值得推广的经验,我们可以称之为澳洲经验。

2016年9月号

题图: 被加了斯大林,毛泽东,希特勒像的悉尼市政剧场

原标题:大转折—”澳洲价值守护联盟”抗毛音乐会胜利

2016年9月5日,我坐上了纽西兰航空的飞机前往悉尼,这次到澳原是为了抗议纪念毛泽东音乐会而去的,刚订完票澳洲朋友发来信息,悉尼与墨尔本两市政府在压力下取消了音乐会,这个不期而来的喜悦自然让我的行程从抗议成了庆贺。
望着着窗外的白云心中充满了喜悦,我们这些身在海外为中国民主自由奔走的群体,与中共的斗争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这是一次少有的胜利,这一回与朋友们好好地喝一杯舒心的酒了。
到了悉尼朋友们已安排好餐会庆祝,这次抗纪念毛音乐会的主要成员基本都到场了,有我熟悉的民运中朋友,也有几个是初次见面,餐前我对“澳洲价值守护”联盟(Embrace Australian Values Alliance的几位成员作了采访。
采访中我了解到,这次举办纪念毛音乐会的单位,是三家华人企业LB集团、澳洲国际文化交流协会(ICEAAI)暨爱西亚艺术团主办澳星娱乐ABC传媒。他们以《光荣梦想》音乐会的名义忽悠市政剧场,实是纪念毛泽东逝世40周年大型音乐晚会。其中“澳洲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前董事长是被澳洲判刑的犯罪分子,大名鼎鼎的毒枭胡扬,出事后转让他人,现任会长是原野是这次活动主要成员。
(现任会长原野得意洋洋地行纳粹礼十分标准)
胡扬是中共在澳的“白手套”,他与澳洲政坛许多人物都有密切的往来,2008 年案发,是澳洲历史上最大的一起贩毒案件,货量达250斤可卡因,毒品在中国包装运出,价值高达8千万美元,在2011年被联邦法院判处25年徒刑,包括他的两名女性同伙一起被判。
(图为胡扬与胡锦涛在一起)
这三家主办单位的一些人,都是中共使领馆大紫大红的坐上宾,时常进出使领馆汇报工作。
纪念毛音乐会被取消后,使领馆被搞得灰头土脸,他们不但对请来的演员无法交待,更无法交待的是请来贵宾,毛氏宗亲会的一帮与毛沾亲带故的人。而“毛氏宗亲交流促进交流会”本身也是这场音乐会的支持单位。音乐会取消后使领馆大发雷霆表示,这是我们自“六四”以来遭受最大的阻击与失败。但他们依然不甘心,搞了一场小型小范围的演出聊以自慰,当然这场音乐会颂毛的内容是半点不敢了,他们深深地感到形势与舆论的压力。
(毛氏宗亲会与毛的女儿李纳合影)
纪念毛音乐会被取消使领馆当然明白,这次纪毛音乐取消的主要原因并不在于那些抗毛的移民,根本上是澳洲政府态度发生逆转,为此他们急于与这场音乐会撇清关系,表示此纪念毛的音乐与使领馆无关,是居住在澳洲的中国移民的自发行为。中国外交部也为此声明,这是海外华人团体举办的纪念活动与中国政府无关。
但是这种撇清完全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在“大外宣”之下海外社团每一个行动都是由使领馆亲自指挥的,不要说这么大型的纪念毛音乐会。使领馆操控侨团,社团领袖都要由他们钦定,即使有个别社团采取民主选举产生会长,主席,如果不合他们的心意也会被逼下台。几年下来海外社团领袖都是清一色的亲共人士。那些华人企业,也因图获中国的经济利益,卖身投靠成为中共在海外的代理人。
“澳洲价值守护联盟”向市政府抗议市政剧场举办毛音乐会,市政当局推说市政剧场已经包给私人公司,他们找到了这家公司的经理,在交涉中该经理无意中透露,这次毛音乐会我们联系过领事馆,领事馆明确表示这个音乐会是受到我们支持的,希望该公司支持举办这场音乐会。经理还明确地说:如果你们要求取消这场音乐会,我们唯一能做的是咨讯外交部,因为这场音乐会已关系到两个国家的外交关系,我们不能随意取消。
另一个证明领事馆参与毛音乐会的是,音乐会主办单位举办记者会时,有领事馆的工作人员到场以表示支持。因音乐会已受到抵制,领事馆有所顾虑只派出一般工作人员到场。再一个“毛氏宗亲交流促进会”是领事馆请来的,如果使领馆没有参与此事,为何要邀请毛氏宗亲会。在人证物证俱在的情况下,中国使领馆仍然拒不承认,采取无赖的驼鸟政策。
纪念毛音乐会的消息一传出,立即在澳洲中国移民中引起轩然大波。最早是在澳洲“诤友群”开始发酵的,也是在“诤友群”各方人士开始串联,8 月4号开始组织“澳洲价值守护联盟”。这个名字的词义准确无误地告诉人们,不容毛祸害澳洲社会的价值,守护澳洲价值是我们中国移民义不容辞的责任,这个名字被主流社会迅速接受。
“联盟”成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发起签名运动,在短短的二天内有超过三千人在微信群组中签名,于此同时主流社会的签名联署也很快达到3000多人。澳洲主流媒体SBS中文频道的民调显示,75%的民众反对举办该音乐会。另一微信平台《侨居澳洲》在三天内有22000人参与的民调结果显示,有63%的人投了反对票。
“联盟”表示在签名活动后,即开始在主流媒体抄热此议题,接受主流媒体采访
给政府各部门写信, 并与各政党联系争取党派支持特别绿党,绿党对抗议毛音乐会相当支持,向联邦政府表达了他们的意见与看法,也是绿党最早告诉我们,你们会得到你们想要得到的消息,但现在还不能对外公布。果真第二天我们就接到市政府的电话取消了音乐会,正式文件将在稍后发给你们。
这次抗毛活动我们还联络其他族群比如越南社团,西藏社团,他们说将有三百多人前来支持我们的抗议活动。所以这次如果毛音乐会没有取消,他们的演出也会相当的难看。因为门票是免费自取的,我们也准备好进入会场,里应外合地进行抗议。
这一次澳洲主流媒体与欧美的媒体几乎一致性地支持我们反纪念毛音乐,对我们进行密集的采访,我们的对外发言人john与其他成员都到了穷于应付的程度。John打趣说,我上了一个厕所就丢掉了一个采访。
澳洲是中共进军西方的桥头堡,也是中共的盘中餐,但他没有想到乐极之时,因“纪念毛音乐会”而惨遭滑铁卢。 而此时此刻正是习近平挥霍民脂民膏召开G-20 ,妄图称当世界领袖之时。
餐会上新认识的约翰(john hugh)给我谈了这次活动的大致脉络,他是我们就餐的这个parramatta区的前议员,一位太平绅士。一张胖胖乎乎的脸,话音清晰,条理清楚,为人谦虚。有这样的一个人物作“联盟”的发言人自是不同寻常。
(john hugh与联盟成员在市政剧场前抗议)
john说我们这个“联盟”是一个非常松散的组织,大约是在8月4 号得知亲共社团要在市政礼堂举行纪念毛音乐会开始的。当时我们几个朋友觉得歌颂毛太荒唐了,我们与上一代人,几乎每一个人都是毛的受害者,从干部到百姓没有一个家庭幸免于毛的灾难。悉尼微信上有一个“诤友群”,这个群首要条件是必须住在悉尼,第二是认可自由民主价值。毛音乐会与我们群组的宗旨完全相抵触,因此我们在群组里商量了一下,就开始了抗纪念毛音乐会这个事,也就是说我们这个“联盟”是发源于微信群的。
接着我们就开始起草抗议毛音乐会的“公开信”,“公开信”是我们几个人,用林,锦江,晓刚,杨真,曼地,杰姆斯等其它几位一起搞的,基实我的工作做得最少,虽然我被大家选为对外发言人。
对于这个音乐会如果在私人场地,我们也没有办法,这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家,毕竟在这个国家歌颂毛不犯法,但它在一个有着国家标志性的建筑,市政礼堂举办性质就完全不同了,他们可以拿到中国去说这是澳洲市政府办的,至少可以说是市政府支持的音乐会,可以误导国内的人,以为澳洲政府支持毛。所以我们有必要站出来,发出我们的声音,既然他们有权利办颂毛音乐会,我们也有权利抗议这个音乐会。最后市政府以安全考量取消了这个会,当然安全是其中一个因素而不是主要的。对于澳洲人来说毛在他们的心目中不同于斯大林,斯大林在苏联有过一个非斯大林化的时期,斯大林的罪恶已经为西方社会家喻户晓,而中国没有这样一个非毛化时期。中国尚有一大批毛粉,何况外国人。
4.jpg
(联盟成员举牌抗议)
对于“联盟”来说,以后要做的事是宣传毛给中国与世界带来的灾难,虽然毛的灾难还没有到达西方,但已到了东南亚,柬埔寨是一个最好的例子。这次我们打了小小的胜仗,但我们要继续努力。我们反毛的重点不是反对,而是维护澳洲的价值观,这个价值观在移民局的网站上明确地写着,每一个新移民入籍都要宣誓维护这个价值。而这个价值说白了就是普世价值。“联盟”督促大家去尊守这个诺言,不能将诺言当谎言,违背诺言虽然现在还没有处罚条文,但可以谴责。
(联盟成员举横幅抗议)
张晓刚资深民运人士“联盟”主要成员他说:我们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震惊,但并不感到意外,这么多年来中共对澳的渗透非常厉害,已经严重是地干扰了我们享受澳洲民主自由的生活。这些年来中共不但否定普世价值,还把自己的那一套输入到澳洲,包括行贿受贿的腐败以及专横跋扈。在中文媒体封杀不同思想的作者与听众,我们刊登“六四”广告都遭到封杀。我们要利用这次反毛得胜的机会,追查中共派遣的与培养的人员,对澳洲政坛的渗透与收买,他们损害澳洲国家利益。我们在市政厅举牌抗议时,得到了很多来自其他专制国家移民的支持,他们说我们是避祸来到澳洲的,怎么能让他们再来祸害澳洲,所以这一次我们必须乘胜追击。
 4.jpg
(张晓刚与另外两位联盟成员举牌抗议)
(钟锦江与联盟的孙宝强,陈新浩一起举牌)
钟锦江是一个民运组织的负责人,是“联盟”的主要成员他说:我得到搞毛音乐会的事,是一个民运朋友传过来的信息,他十分愤慨问又没有抗议活动,我说这件事我们当然要抗议,我当即与孙宝强等人联系,孙宝强按奈不住地说,我们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我们要到市政府抗议。孙宝强是澳洲民运的干将,敢说敢为,热心于公益事业。于是我们开始进行串联,成立“联盟”大家分头来做这件事。墨尔本那头的联系是孙宝强在做,她与齐家祯,阮杰一直保持着联系。
钟锦江表示在澳洲有相当多的人是拿了“六四”绿卡居留下来的,但他们一拿到绿卡背弃誓言投奔到中共的怀抱,他们与领事馆走得相当的近,成为中共渗透澳洲的基础,他们为了利益出卖良知到了连领事馆都看不下去的地步。用林是从领事馆出来的对此最有体会。我们非常担心中共对澳洲渗透到一定程度,当澳洲社会醒悟过来后,必然反华,我们都会成为受害者,这在东南亚诸国都是有先例的。而且在澳洲已经出现这种反华的苗头。我们一直在捉摸这件事,如何反击中共势力扩张给我们移民澳洲的华人带来的祸害,比如从阻击“孔子学院”开始。现在“纪念毛的音乐会”给我们带来很好的契机,它成为我们阻击中共势力的突破口。我们考虑用什么名义来做,晓刚从加拿大过来说加拿大有一个“加拿大价值守护联盟”,我们何不成立一个“澳洲价值守护联盟”果真我们这个名字出来后,很得主流社会的认同,“请愿声明”放在英文网络上,引起主流社会的关注与共鸣,然后英文媒体就找我们采访。
(悉尼“联盟”部分成员餐叙欢庆抗毛胜利)
(悉尼“联盟”部分成员餐叙抗毛胜利)
联盟成员杨真补充说:我们把请愿书放到“侨居澳洲网”上后,在二天的时间内有九万人点击文章,二万二的人投票,一万四千人支持反毛,七千人不反对。杨真一下子把网络数据报得准确无误,可见了她的能力。杨真在在有关中国问题的政治运动中,是一位能力出众的关键性的人物,默默耕耘是有口皆碑的。
锦江说接着说:另外一条战线就是用林与冯崇义老师等几位跟市政府,及联邦政府交涉。陈用林是当年从悉尼领事馆出来投奔自由的中国官员,冯崇义老师在悉尼科技大学主持《中国问题研究中心》,是海外自由派知识分子的代表人物。他对中共近年来向海外高校的渗透深有体会。
冯老师说为了毛音乐会这件事,我们从市政府到联邦政府都进行了多次的拜访会谈,这些会谈的内容有些是不可以透露的,可以说的是他们刚开始是互相推诿,最后在我们的诚恳之下转变了态度,开始认真地考虑取消音乐会的提案。

这次活动能够成功我让为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非政治化,不以民运为政治符号,也就是说,降低让大家进来参与活动的门槛,降低政治压力,因为中国人对政治的恐惧是深入骨髓的。晓刚,锦江虽然是民运中的人,但这一次都是以学者博士的身份出面,我们这个团队以非政治化的面目出现达到很好的效果。

(联盟成员在抗议)
陈用林说我们在与政府部门交涉中,提醒他们中共对政府部门的渗透。前纽省省长鲍勃•卡尔,曾经被中共十分看好,是工党的“明日之星”,一度在吉拉德政府中任外长。还有前纽省财长艾里克• 鲁增达尔竟然担任了玉湖集团负责战略规划的副总裁。在中国政府财政支持下,中国公司购买澳大利亚大片大片的农场和畜牧。其实我说的他们都是心知肚明的。
在座的还有其他联盟的成员都有精彩的发言,程静平是“联盟”对外联络人,这次活动起到积极作用,他曾是华人社团负责人。他说对于毛粉我们还是要有所区别,就拿这些纪念毛音乐会的演员来说,他们虽然来演唱但并不一定是毛粉,演员只要给予舞台大多是不问政治的,我知道在我们的舆论起来后,有许多人开始打退堂鼓了,不想去演了。
这一次反毛活动的一个重要阵地是微信群,这就是联盟中的重要人物汶森,他是“诤友群”的建立者,他很好地管理了这个群体,不让毛粉进行捣乱。汶森说:我开办这个群组,管理这个群组我比较清楚这个群组里的人的想法,他们支持反毛但不会介入政治,如果要把他们引导到政治斗争中去,他们就会离开这个群组。我希望中国走向民主,群里的大多数人也是这样的想法,但方法上要考虑。我非常尊敬民运人士,这次活动都是民运人士锦江,晓刚,孙宝强等在站前面挺身而出我深受感动,但毕竟群组里的那些人对你们还有相当的距离,所以群组要保持非民运化。
在座的老牌民运人士潘晴对此也深表赞同,他说反毛非民运化是一个新的思考点,也许在这一点上我们的政治运动会有所突破。他说我一直在观察“诤友群”这个微信群组,汶森掌控得非常到位,对局势的定位也非常准确,那些非议民运人士的成员,他都以非常温和的方式作了解释,他的讲话非常平和公道,他说民运人士进来我们欢迎,同样毛粉司马南来了,只要他尊重澳洲价值我们一样欢迎。我们这个诤友群的宗旨就是自由民主,只要认可这一条的人都可以进来。
熊沪宁“联盟”的主要成员,英语能力很强与主流媒体的联系较多,他说:澳洲主流媒体所掌握的资料显示,中共势力已经大面积地渗透了澳洲政坛,来自中国的政治献金,行贿政坛人物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程度,严重地影响到了国家安全与国家利益。“澳洲价值守护联盟”的政治诉求正好与澳洲的国家利益相吻合。对与澳洲政府来说,他们已被中国政治势力逼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这些亲共人士到了公开与政府叫板,在南海问题上甚至警告政府不要趟南海的混水,南海是中国的家事。一个澳洲的政治人物可以如此地为另一个国家说话,对澳洲来说已是忍无可忍,再不作反击真的是要“亡党亡国”了。物极必反,澳洲总理已明确表示持有这样言论的人,必须离开澳洲政坛。“联盟”成员陈用林说:“澳洲已成为中共的后院”此话说的极是。我们这次反毛成功与澳洲政府政策转向是分不开的。
“联盟”有相当多的成员,在这次活动中都起到相当大的作用功不可没,在此挂一漏万,不能一一列举。
4.jpg
(“联盟”成员在街头举横幅)
在酒席即将结束之际,我乘这个机会介绍了纽西兰配合澳洲反纪念毛音乐会的工作。这次纽西兰的发起人是一位在纽西兰大学的李老师,他得知澳洲毛的音乐会后,给我通话说我们澳纽是一体的,毛粉在澳开纪念毛音乐会,是逼到了我们的家门口,我们要与澳洲朋友起来共同抗议。我们知会在纽微信群组“纽西兰之声”中的中国移民与留学生反馈意见,李老师执笔给悉尼,墨尔本二市市长写了信,另一所大学的阮老师翻译成中文,在媒体上发表,并推荐我前来澳洲与朋友们一起抗议这场音乐会。当然因着你们抗争取得了胜利,我过来于你们分享经验与分享喜悦了。
我进一步地介绍了李老师,我说李老师反毛并非是今日拍案而起,几年前他所在的学校,学生会会刊上刊出一张调侃毛的照片,毛穿了一件女性的睡衣,中国留学生为此提出抗议,搞得风雨满城引起社会的关注。李老师写了许多文章在主流媒体发表,历数毛的罪状,受到毛粉的攻击。李老师可以说是在海外阻击毛粉的先行者。
在座的联盟成员听了我的介绍深有体会地说,我们澳纽联手不是偶然的,在历史上澳纽就是“澳纽兵团”,希望通过这次阻击毛粉的胜利,成立一个守护民主自由价值的澳纽联盟,把阻击毛粉延伸到国内,海内外共同围剿毛粉,只有把毛干掉中国才会有文明进步。
第二天我转道墨尔本,这里的中国移民也与悉尼一样,组织了“墨尔本澳洲价值守护联盟”,主要的两位成员,一个是“齐氏文化基金会”会长齐家祯女士,一位是“天安门时报”社长阮杰。这次抗毛活动因墨尔本市政剧场也是纪念毛音乐会的场地,所以墨尔本的中国移民也同样起来反对。给市政当局写信抗议与发起签名活动,并在网上进行十元捐款活动,签名人数达二百二十多人,十元钱是在网上作推广链结,齐家祯表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网络推广让更多的人知道。
(齐家祯女士齐氏文化基金会创办人)
齐家祯说这次墨尔本反毛活动,把方方面面的人都集合到一起来了,以前有人事纠纷的也抛弃前嫌,组成“墨尔本守护澳洲价值联盟”,抗毛把我们团结到一起了。我们憎恶中共专制,移民到澳洲是为了享受民主自由,我们决不能让中共专制渗透到我们新的家园。毛泽东与斯大林,希特勒是并存的三大暴君,毛给人类带来的灾祸比前二者要更大,但国际社会澳洲社会对毛没有很深的认识,我们在抗议中咨讯当地的澳洲人对此事的看法,如果澳洲要开纪念斯大林,希特勒的音乐会你们会怎么样,他们说那是绝对不可以的,那么毛泽东呢?有些人就不知可否了,可见毛的罪恶为人所知甚少,需要我们共同努力宣传。
结束悉尼,墨尔本两地的采访感受深切,这次抗纪念毛音乐会的胜利意义重大,虽然不过是取消了演出,但却是一次阻击中共在海外扩张的逆转。这次抗毛活动有很多经验可谈。
第一,海外民运与海外中国移民相结合,政治事件非政治化。
第二,事件的网络化在网络中发酵,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
第三,引进主流媒体的重视,从而引起主流社会的关注,华人社会与主流社会共同推动,让它成为公共事件。
第四,了解政府部门之间的关系,了解各类法规条文,找出有利的法规条文据理力争。
分工合作,各个突破,齐头并进。
目前,国际社会对中共的态度正在发生大转折,澳洲这次阻击“纪念毛泽东四十周年音乐会”成功,是一个值得推广的经验,我们可以称之为澳洲经验。
(报导内容根据录音整理)
北京之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