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平: 中国崩溃的几种可能(下)|纵览中国

2-jpg

2.jpg.png

2016-9-16

5 

战争引发国家崩溃。

当内政陷于危机,不能解决时,对外战争就是一种赌博性的冒险手段。比如,毛在1969年发动的与苏联的珍宝岛之战,中国险遭苏联原子弹的攻击。

近年来,中国与日本对立日渐加剧,即包含:制造敌对对象,引导民众关注力外向,缓解国内政治压力,唤起民众的爱国情绪,凝聚民心,强化中央政权。

于台湾、日本、北韩、越南、菲律宾、印度,乃至美国,中国都有可能与之爆发局部战争。当今,战争不合乎各国家的利益,如果出于国家利益,以上诸国没有愿意开战的。但是对于中共政权,中国就是“党国”、“红色江山”;中共以其“党”、其“政权”为尚,“党”与“政权”高于国家、民族、民生;为了维护前者,其不惜弃后者而不顾,乃至以之赌博、冒险。因此,当中共政权陷于危机,难以自解,就可能冒险发动对外战争,以凝聚民心,转移危机,以巩固其政权。

1979年,中国对越开战,原因之一是邓要确立其对领袖的地位及对军队的掌控——当然也还有其它原因,如越南与苏联结好;越南迫害当地华人,没收其资产;越南军队侵犯柬埔寨,等等。这场战争除了带来战争的破坏,双方巨大的伤亡,以及越南民族对中国的世代仇恨,未给中国国家及民生带来任何实际利益;就越南的华裔住民来说,这场战争之后,他们的处境也是更加悲惨。对于中国国家、民族,这是一场完全没有必要的战争。但是于中国国内政治,其巩固了邓的权威,及他的改革开放的路线;另一收获是邓取得了美国的信任及对其路线的支持。

当今世界,和平是主流,这是两百多年来,中国未曾遇到的大好良机;虽然各国家之间有难以免除的分歧、矛盾与冲突,但没有一个国家有意与中国为敌,意欲与中国开战,无不希望与中国互利共惠,包括美国。而对于中国这样一个求“安”,勤于劳作、创造财富的民族,没有什么比和平更重要的了。资深外交家吴建民老先生生前苦口婆心四处演讲,宣扬中国需要和平发展,是因为他看到了中国有开战的危险。

对于中国国家、民族及民生,没有什么比战争更加有害和危险的了。出于国家、民族与民生之利,我们无论如何找不出一定要与它国开战的理由。东海、南海固然有岛屿、领海、资源之争,但就中国和平发展的大局而言,也还是小问题,无需开战。东海、南海有关中国之利益,一是航道、二是海底资源。当下,有美国看护,航行自由于各国均无问题;而海底资源,短时间内也还没有开发的价值,因为开发成本远高于当今市场价格;即使将来有了开发价值,也可以等到将来再说。如果是出于国家、民族之利益,当今中国对外第一要务是避战,即使遭到种种挑拨、挑衅及刺激,也要忍辱负重,以最大的忍耐避战。世界格局正在发生剧烈的变化,在此之际,说出头开战,谁就将陷入没顶之灾。

如果发生战争,现实地看:

1、如果中国某日开战,其原因必是中共内政陷入危机,欲转移危机,挽救其政权及统治。为此,当局自然是想打一场局部战争,而非全面战争。但是战争一旦发生,即难以控制,战争是非理性的,受人野蛮血腥本性驱动,并非是你想控制即能控制的,一场局部战争,完全可能演变为全面战争。其演化并非中共所能掌控,很可能导致国家崩溃性的灾难。

1914年6月28日,奥匈帝国王储斐迪南大公在萨拉热窝,被塞尔维亚族激进民族主义青年加弗利尔.普林西刺杀。其后,奥匈帝国向塞尔维亚政府发出苛刻的最后通牒,后者最终接受了通牒的全部内容。但奥匈帝国在德国的怂恿下,还是悍然出兵塞尔维亚。斐迪南大公被刺杀,是一起偶然事件,并且是民间激进团体所为,而且塞尔维亚政府答应了奥匈帝国的最后通牒。奥匈帝国之所以要对塞尔维亚宣战,乃是借此刺杀事件,镇压巴尔干地区的民族独立运动,挽救岌岌可危的奥匈帝国。但事态的发展超乎预料,引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并最终导致奥匈帝国覆灭、德国战败。俄国从一开始就不想卷入战争,因此给塞尔维亚施加压力,迫其接受奥匈帝国的最后通牒。即使奥匈入侵塞尔维亚,俄国也还是不想真正与奥匈及德国开战,俄国沙皇本想做做样子,阻止奥匈及德国对巴尔干地区的扩张。但是,沙皇的全国战争动员令发出之后,第一次大战即成事实。由于俄国贸然卷入这场战争,结果引发国内革命,国家崩溃,沙皇被迫退位,紧接着又是俄共革命,俄国陷于内战。

二次世界大战,起始希特勒并非要与英法开战,只想向东扩张。希特勒入侵波兰,算计的是英法不会为此对德宣战,因为在前德国吞并捷克斯洛伐克,均得到英法的纵容。但英法在德国入侵波兰后,最终对德宣战,二次大战全面爆发,此决定了纳粹德国走向毁灭的命运。日本军国的对外战争更是如此,战争一旦启动,日本的政客,乃至天皇均辖制不了军界,由强占旅顺港,到关东军占领东北,到扩张东南亚,到袭击珍珠港,一发而不收,最终遭致美国的原子弹。在前提到,1969年,毛为转移国内政治危机,发动珍宝岛之战,如果不是苏联克制,中国完全可能毁于苏联的核打击之下。至于中国躲过这一灾,只能说是毛的运气。毛以国家、数亿生命进行政治豪赌,可谓罪恶滔天。

2、习能否指挥得动军队?

中共明言“党领导军队”,但是中国军队说到底是跟人的。毛能坐稳天下,靠得是他对军队的控制,毛在军界有一大批死党,直至其过世。例如,毛之敢于另立中央——中央文革小组,发动文革,清洗刘邓官僚集团,因为有当时的军头林彪集团的效忠、护驾。清洗林集团之后,毛也还有李德生、陈锡联、许世友……,一大批效忠的将领。华国锋之能被弄下来,因未能实际掌握军队,虽然名义上他是军委主席,但军队掌握在元老手中,华指挥不动。邓是元老,在军界根基深厚,1988年恢复军衔制当年,邓提拔17人为上将。“六四”镇压、废弃赵紫阳,全由邓拍板。邓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因为身后有军队。邓在军界有死党,但较毛还是差一些,因此他主政后即与越南开战,以在军队立威。“八九”期间,邓调遣60多万大军围困北京,目的是让军队互相牵制,以防军变。这说明,他对控制军队也还是没有把握。江泽民在位期间,为巩固权力,共八次,提拔79人为上将。以致到胡锦涛,其军委主席的位置被架空,调动不了军队。汶川地震,温家宝被迫通过媒体向军队喊话“人民养活了你们,你们看着办!” 未掌控军队,胡锦涛只能窝囊地受气,薄熙来纠结“红二代”,在西南另搞一套,挑战中央,胡只能假装看不见。

习上任后,对军界高层进行清洗,包括抓捕两位前军委副主席,同时提拔了50多名少壮派将军。但这就能保证习能全盘掌控军队吗?如果习下令开战,能保证军队全然服从吗?未必。林彪对毛“效忠”到那种地步,也还会反叛,况且是习。

再,老一代是生死场上杀出来的,人际间是生死交情;而且彼时还有共同的“共产主义信念”。这是毛、邓时代,他们得以控制军队的重要原因。而今,将军们所求均在“权”与“利”,亦无信念,他们凭什么要效忠习呢?战争一旦爆发,便有无数的可能,关键时刻,如果能实现更大的野心,他们凭什么不“反”呢?例如军事政变,废习,取而代之;或利用中央之困,割据一方。战争将为军头儿们的欲望及野心提供各种机遇“党”与“军”烂到这等地步,“党指挥军”已是一句空话,军头们不过是见风使舵,待机而动。战争正是军人们的大显身手的时机。毛、邓时代已经没有了,当今所谓军人们效忠党、效忠习,彼此糊弄的谎言而已。

习是“指定”上来的,于军界并无根基,也无威望,况且树敌处处——军队反腐夺的是军头儿们的利益,一旦开战,习很可能会是孤家寡人;而军人们也正好借机,或直取最高权力;或割据瓜分;分裂或不分裂的中国都将重归于枪杆子——军事独裁政体。

军队由人民供养,当属于国家,名正言顺。而军队不属于国家,而要求效忠于党及党魁,凭什么?名不正言不顺,军队“反”实属自然。

3、当下中共军队之腐败,还能打仗吗?如果开战,中国能有胜算吗?

中共军队在国共内战及朝鲜战争中,主要靠人海战术及军人的共产信念,不怕死。但是现代战争则主要靠高科技武器、经济实力及军事人才。

如果与日本开战,即使没有美国介入,中国也未必有胜算。日本的高科技远先进于中国,并能迅速转为军用;中国的总体经济体大于日本,但是就庞大国体和人口,以及效能的低下,综合起来,就战争中经济的有效使用,中国乃不如日本。就中国军队的腐败,中国军队的人才素质也远低于日本,不可同日而语。中共的意识灌输对军人早已没了作用,中国军队由上至下的受教育程度、操守、及训练之素质,均无法与日本相比。与日本战争是海空之战,而海空作战,中国没有胜算。中国对日本的优势是可动用核武器,但到了这一步,就将是世界性的核战了。这是另外的问题。

与台湾开战,一对一,台湾没有胜算。但是台湾有美国的《台湾保护法》。除台湾宣布独立之外,中国进犯台湾,美国就将介入。当然,专家们说,“中国打台湾,美国不会介入”。可以这样想,但是如果作为决策,就是拿国家以豪赌,如同毛开战珍宝岛。

中国之战,凡有美国介入,中国遭到的都将是毁灭性的打击。不是说美军将毁灭中国,而是中国本土一旦遭到战争的严重打击,如大规模的轰炸,便会引发内乱。因为国人对政府没有信任,反叛之心蓄抑已久。中国承受不了战争的失利,更何况是战败。

中国海战打越南、菲律宾应该没有问题,但是中国在南海问题不占理,特别是有了“南海仲裁”之后,国际舆论一边倒。在此状况下,中国对越南或菲律宾开战,将导致国际上的经济制裁,这将使中国经济崩溃,因为中国经济主要依靠对外贸易。再有,如果国际封锁住中国的南海航道,对中国的经济也是致命的打击。

其实,降服中国只需要两条足矣,一是国际经济制裁,二是封锁中国海上航道,二者取一,中国即败。其将瘫痪中国经济,或致其崩溃,而中国经济一旦发生大问题,就将导致国家和社会崩溃,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如政变、暴乱、分裂、内战,等等。

自八十年代以来,世界之形态对中国之有利,是二百年来未有的。中国近四十年来的高速发展,直接得益于于此。不好好珍惜,贸然发动战争,有如毛搞反右、大跃进、文革,将再次将中国置于毁灭之灾。中共之历史,由始到毛死,都是祸国殃民。就理性,我们无法再对之抱有幻想。

                            6

 

环境灾难导致中国崩溃。

自毛时代,中共政权便不顾及对自然环境的破坏。比如,反复的核弹、氢弹实验对西北地区带来的核污染,至今尚是国家机密,民众无从知晓2009年,甘肃省核原料生产基地792铀矿职工孙小弟父女因披露当地的核污染情况,并呼吁国际社会关注,被当局控“非法提供秘密情报”,遭劳动教养。据孙小弟披露,该矿领导为了牟取暴利,向全国各地倒卖核污染设备,并将大量核废料倾入长江主干流。当地核污染严重,牲畜成群死去,矿区住民死亡人数大幅上升,其中一半死于癌症。这仅是西北核矿区的一起案例,至于西北地区——特别是核爆地区——核污染到底有多严重,人们不得而知。

邓三十年,GDP高于一切,顾不上对自然环境的破坏,留有大量环境灾难的隐患。近年来,各大城市的雾霾实际已是国家大范围的环境灾难;好在中国百姓能忍耐,只要不大批死人,就忍。但是中国自然环境破坏太甚,很难说什么时候就会爆发严重的环境灾难。如果此类事情发生,导致大量死亡,就可能造成社会恐慌,引发国家崩溃。

比如三峡地域,地层因压力裂变,导致大坝决堤,这将是其下长江流域的巨大灾难,生命及财产损失无法估量。

媒体报道,至2016年,中国核电总装机容量5500多万千瓦,居世界第四,其中在建核电机组规模居世界首位。国家能源局副局长王晓林表示,按照“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我国核电装机力争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规模3000万千瓦,有序推进沿海核电建设。国家能源局透露,预计2030年中国核电装机规模将达到1.2亿-1.5亿千瓦。世界各发达国家都在重新审视核电,或下马,或准备下马。而中国的核电却正在快马加鞭,计划在短期内成为世界最大核电国家。

一向支持政府的中科院院何祚庥表示,中国核电厂扩建的步伐走得太快,在安全控管不足的情况下,快速扩张核电厂是“疯来”。中国发展核能的风险包括“贪腐、管理与决策能力低落”。核电厂一旦发生意外,可能就会污染数亿人生活所仰赖的河流、地下水与广大的重要农地。他认为,中国目前根本没有足够的经验去判断核电厂是否可能发生意外,因此中国核电厂应该全面停建。

以往,专家们对发展核电过于乐观,但实际上人类并未真正解决核电安全的问题,比如核废料的辐射时间是20万年,人类根本无从保障核废料安全封存20万年。如果连日本这样认真严谨的国家都会发生福冈岛核电事故,中国就更难以保障核电安全。2010年5月23日,深圳大亚湾核电站2号机组核泄漏事故排放出有大量放射性碘核素,散布空气中。核电厂高层得知事件后要求保密,只作内部处理。直至下午才向北京有关部门作通报。

何祚庥用“经验概率论”,分析了中国出现重大核事故的“或然率”。他认为,如果中国坚持在2015-2020年再建30座“第三代”核电站,将在2030年前,“最可几”地出现一次重大核事故。

中国官方媒体披露,中国80%的地下水源遭污染,不合乎饮用标准。在疯狂追逐经济效益的浪潮中,目前看不到遏制水污染的可能,污染情况只会更加严重。更严峻的问题是,中国有些地域面临水资源将枯竭。2016年,国际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表报告指出,中国大陆的煤电产业加剧了水资源危机,报告说:“截至2013年底,中国大陆拥有世界上45%的燃煤电厂,总装机容量为358千兆瓦,有近一半的中国燃煤发电厂建在缺水地区。燃煤电厂每年消耗74亿立方米的水,足以满足4亿多人,即约30%中国人口的基本用水需求。中国的煤炭消费是气候变化和空气污染的主要来源,使中国北方严重的缺水情况更加恶化。中国的燃煤电厂在缺水地区消耗的水量比任何其他国家的同类电厂都高。”30年来,中国河流已消失2.8万多条,黄河多次断流。华北、长江三角洲由于过渡开采地下水,导致地面下沉。

片面追逐GDP的增长摧毁农业——农村、土地、农民,这最终会导致中国的食物危机。中国大批大批的农村破产,土地荒芜,青壮年走光了,只留有老幼。著名农业专家袁隆平曾警示:粮食危机是中国最大的劫难。他指出: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可以养活中国,中国的吃饭问题只能靠自己解决。中国的粮食自给率的红线是95%,但目前只有80% 出头。中国市场上的食物看起来还很丰富。但内行人都清楚,这不是自然生长的食物,是激素催大催长的食物。这样的东西是对身体有害的。当局也无法认真整治,因为一旦认真,市场将会无物可供,立马要饿死人,大规模的饿死人。农民没有积极性种粮。老老实实种粮不但发不了财,连生存都很困难。在农民毫无地位和权利的中国社会里,农民成为任意宰割的弱势群体。有的地方,到处都是荒地,年轻力壮的都外出打工去了。 他感叹:国家,我之国家;人民,我之人民;家园,我之家园。呜呼!我只有一声叹息。我眼前浮现的分明是一片混乱、人相食、饿孵遍地、流离失所的情景,随时都可以发生,并且已经不可避免。

环境灾难、自然灾难、食品危机都可能导致国家的崩溃,因为人生命的基本需求和安全没有了保障。日常中,人们对之不以为然,但当灾难发生时,也就没有解救之法。况且中国之国家之社会是如此地脆弱。

                              7

中国一旦发生崩溃将非常惨烈,这样大的国家,众多的人口,而社会没有组织,亦没有精英集团出来担当,而且人心淤积了那么深重的苦痛和仇恨。别的不说,崩溃一旦发生,经济瘫痪,城市中数亿人的食品、饮水从何而来?至此,又当是何等情景?……那时将不会再有中国。可怜天下之苍生。

当然,以上都是悲观的看法,希望中国不至于走到那一步,希望我是错的。如果中国还真能拖二十年,那也就算是好,可怕的是拖不过去。因此,希望在此之前,中国能做出相应的变革,有全民的和解,以避免中国走向崩溃。但这仅仅是愿望,一相情愿,与其说这是出于理性,不如说是对中国国家与民生之情感。

(全文完)

 

                          2016年6月底  于伊萨卡

纵览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