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外文摘: 盛世的脆弱与焦虑|德国之声中文网

7

7.jpg

杭州G20盛世幻象被一起底层悲剧戳破,基层民主则在乌坎镇压中走向终结。台湾到了说“不”的时候吗?

2016-9-18 张平 摘编

香港《端传媒》发表作家许知远文章《坠落的乌坎童话,是终结还是开端?》,分析乌坎抗争从悲剧滑向喜剧又再滑向悲剧。许知远说,”你怎样能指望在一个高度压制的政治生态中,突然出现一个可以自决的村庄。它暂时的自决不过来自于某种权力转移时的某个犹疑、模煳的瞬间”。历史不仅没有随着”乌坎模式”代表的方向演进──它更宽容、更自由、更具协商性──反而滑向了相反的方向。与上一次入狱不同,村民不再能集结起声势浩大的游行,即使有抗议,也不再能带来改变。他们的命运也是一股新的历史潮流的缩影。

许知远认为,那些人权律师、公民组织、知识分子,这些曾代表着中国社会日渐自由的力量,在这股新潮流前脆弱不堪、纷纷溃败。曾经参与塑造”乌坎模式”的新闻记者们,更是遭遇前所未有的困境,调查性、批评性报道的记者们几乎集体性的转行、消失了。任何公权力,乃至一个地方的派出所长的滥权,似乎都让人无能为力。它是中国的另一种缩影。那个谈不上自由、仅仅是少许的宽松的时代结束了。在这背后,则是世界范围”民主倒退”的时代。

中产阶级的脆弱和焦虑

台湾《上报》发表评论人莫之许文章《盛世幻象的消逝》,指出甘肃村民杨改兰杀子自杀案,轻易戳破了中国政府花费巨资营造的杭州G20大国盛世幻象。莫之许说,对于中国所谓新兴中产阶级来说,已经解决了生存和初步发展问题,他们所需要的是更多的安全,以及更充分的发展机会,而所有这一切,都需要权利的落实,需要一个包容性的制度,而如今,其所感受到的却是权利的持续被压制,自身利益的被系统性的攫取,展望未来,看到的则是体制的日益刚性和封闭,社会空间在被压制下萎缩。

莫之许认为,魏则西、雷洋、徐玉玉、杨改兰……这一系列事件所引发的舆论热潮,其持续、高密度地出现,反映出其共同的心理根源,也就是所谓新兴中产阶级的脆弱和焦虑,凸显了新兴中产阶级的脆弱,而在压制下原子化的、分裂的弱小社会,则预示着一个更加恶劣的无望未来,放大了新兴中产阶级的无助和焦虑。

China Bürger Proteste Demonstration in Wukan “坠落的乌坎童话”

 

中共已是空心政权

香港《苹果日报》发表评论《习近平居心何在?》,评论人沉舟列举习近平谈”心”的若干例子,认为这是虚无缥缈的语言伪术背后,透露出政权合法性的言说匮乏。

沉舟认为,中共已是空心政权,旧的意识形态无以为继,新的价值观又被看作是境外势力,有被颠覆的风险。”心无所托,却并非没有力量,中共仍然可以是肌肉强壮,靠集权掠夺市场经济的红利,靠封锁互联网、抓捕维权人士来维繫政权的稳定。毛泽东祭日给中共带来的两难处境,与其问习近平居心何在,不如说这个政权已无心可居,无价值可守”。

蔡英文应该伺机出手?

台湾《自由时报》发表社论《蔡英文应该说”不”了》,评论日本政治人物莲舫双重国籍事件。指出日本行政规定台籍人士放弃国籍,必须向中华民国当局办理,没有一个中国问题。社论认为,新政府的维持现状,从就职演说以来,似乎给北京管得上的判读。日前,国台办又借题发挥,一路针对观光业者游行、申请加入联合国、邀请达赖喇嘛等问题发表”管”见。”对岸在警告警告再警告之际,执政的府院党却宛如沉默舰队,审慎审慎再审慎”。

社论指出,今年大选揭晓以来,不论蔡英文说什么做什么,北京回应都是听其言观其行持续施压,只要不接受九二共识同属一中,答案就是”不”。”这说明了,蔡英文的维持现状既已稳住美日等盟友,便应该伺机审慎出手战略突围,不能整天盯着’尚未完成的答案卷'”。”一旦对北京说’不’,它才会体认台湾有所为有所不为,也才可能会开始’沟通’。一味低姿态,选民开始不耐,北京却不理你,岂谓明智?”

德国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