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镜:”美式民主是全球动乱的祸根吗?”|民主中国

4

4.jpg

人们不难看出,以中东阿拉伯和东海、南海区域这两大地区的动荡和冲突为例来证明美式民主是世界动乱的祸根是没有根据的。相反,只有美式民主才是一劳永逸地从根本上消除这些地区的动荡和贫困的根源,拯救这些区域的普通百姓于专制独裁和极权统治所造成的苦难中。没有美式民主制度和价值观的存在和普及,当今的人类社会很可能享受不到今天这样奇妙美好的工业化、电子化、网络化等一切新兴科学技术的成就。

2016-9-19

近期在中国大陆掀起的反美式民主宣扬中式民主的浪潮中,李晓伟先生在中国青年网发布的“美式民主是全球动乱的祸根”一文,应算代表作之一。

文章很短,却断定美式民主是全球动乱的祸根。可以想像,它只能是空洞无物,粗制滥造,歪曲事实,不讲道理的产物,且看笔者对其两个主要观点的解读。

文章开头说:“近期以来,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引发了全球舆论的关注……明眼人都能看出,‘萨德’名曰为了防御朝鲜导弹,不过是美国对华加强围堵的工具,名曰为了东北亚的和平稳定,保护美式民主羽翼下的韩国,实际却打破了地区战略平衡,加剧地区紧张形势,置韩国于更加危险的境地。”

这是作者认定美式民主是全球动乱的祸根的第一个例证。这段话的实质是,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不是为了防御朝鲜导弹,而是为了围堵中国,因而打破了地区战略平衡,加剧了东北亚地区紧张局势。事情果真如此吗?否!

谁都知道,多年来,朝鲜一直在进行核实验,制造核武器,而韩国并没有这样做。由中国赵家人主导的“六方会谈”进行了多年,丝毫未能制止朝鲜的核试验,最终酿成朝鲜拥有真正的核武器,威胁要以此消灭韩国,用社会主义来统一朝鲜半岛。而且,它有恃无恐,不断用行动来威胁韩国,六方会谈中的中、美、俄大国又明显暴露出无力制止朝鲜的核威胁。在这种险恶形势下,韩国才不得不同意美国在它的国土上部署“萨德”系统,以反制朝鲜的核威胁,确保自己的生存。

我的这一结论,是有充分的历史和现实根据,并非凭空想象。上世纪50年代初,朝鲜的金日成在斯大林和毛泽东这两个共产主义强人的全力支持和援助下,发动了对南朝鲜的闪电式袭击,企图一举消灭南朝鲜,将整个朝鲜半岛统一于金日成的共产主义铁腕统治之下。若不是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立即出动抗击,打退朝中两国军队的进攻,就绝无今日的民主、自由、繁荣、富裕的大韩民国的出现,整个朝鲜半岛的国民必然处于像今日朝鲜国民那样的恐怖统治之下,过着相当低下的贫困生活,几乎处于没有中俄两邻国及联合国的援助和救济就将难以生存的状态。

如此巨大而沉痛的历史教训,作为当今享有充分自由、繁荣、幸福的韩国民主政府和国民,当然不会忘记这种历史教训的。

或许有人会说,这是66年以前的人和事了,老黄历怎么能套用新时期新事物呢?

但现实是无情的,历史证明,共产极权主义统治只能被强力推翻,要它随时代的发展而自动改变其暴虐的本质,放弃其扩张欲望是绝对不可能的。三代金氏极权统治者的作为完全证明了这一点。有人天真地指望金正恩作为第三代统治者因年轻受过西方教育,应该较为开放、宽容,而事实是他的专制统治比其前两代要残酷和残忍得多,更加封闭保守,而又更富冒险性:一是他上台后,敢于用最残忍的方式,不经法定程序,独断专行地处决他的政敌包括他的亲姑父和最亲近的辅佐大臣。这是人类历史上非常罕见的;二是他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包括不把曾经用百万以上的人的生命和难以数计的金钱物资保住了金氏政权的中国赵家人放在眼里,一意孤行地进行核试验,掌握了核武器,作为向全世界讨价还价的资本。

面对这样一个对内凶残无比,对外疯狂至极的年轻共产极权主义者,韩国政府和国民若再无动于衷,仍停留在依靠“六方会谈”来消除金正恩的致命威胁,不寻求金正恩的最大克星——美国的援助和保护,那就真是无愧于愚蠢至极,坐以待毙的政府和国民了。

就凭这样的历史和现实,任何人都没有理由指责韩国政府允许美国在该国部署“萨德”系统,以防御金氏共产主义政权的极端冒险的侵犯行为。正如韩国总统朴瑾惠一再声明的,只要消除了朝鲜的核武威胁,韩国就无须部署“萨德”了。但谁又能保证做到这一点呢?中国赵家人能保证吗?敢保证吗?既然不能,又有什么理由反对韩国这样做呢?

不错,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客观上是加强了美国的对华围堵(实际上只是对中国赵家人的围堵),问题在于谁最先促成和制造了朝鲜的核武威胁?是中国赵家人出于维护共同的制度和价值观,以及1950年签订的“中期友好互助同盟条约》向金氏政权提供了几乎无限的财力、物力和技术援助,使它的 羽毛逐渐丰满起来,成为今天世界上少数拥有核武的国家之一,成为它向世界首先是邻国韩国、日本进行讹诈的工具。谁都懂得,如果没有中国赵家人的扶植和救助,金氏共产主义政权能否延续至今,早就成了问题。

而中国赵家人对金氏政权的扶植和援助,本质上又是出于在东北亚为自己建立一道外围防御墙,以确保中国的共产主义制度和价值观不受西方民主的侵蚀以及赵家人对中国的绝对统治地位不被动摇。所以惹来美国加强对华围堵的正是中国赵家人自己。

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当然是为了保护韩国的民主制度和价值观,正如赵家人保护金氏共产政权一样,无可非议,也无须隐诲。从这一角度看,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中国赵家人反对这一行动,实质是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两种体系的斗争,是共产极权制与民主自由制的斗争。而从历史发展来看,资本主义终究要战胜共产主义,民主自由终究要取代专制独裁特别是共产主义极权制。

因此,韩国允许部署萨德系统,将置“韩国于更加危险的境地”的说法只是一种吓人的威胁。韩国也只有部署萨德系统,才能真正击退或挫败金氏政权的迫在眉睫的侵略威胁,也是对东北亚共产主义体系强力扩张图谋的重大挫败。所以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归根结底不是谁围堵谁,谁保护谁的问题,而是资本主义体系与共产主义体系、民主自由与极权统治谁战胜谁的问题。

李文接着强调“中东局势持续动荡,枪炮声不断,大量难民涌入欧洲……全球动乱局势的背后,无不闪现着美国的魅影,美式民主的输出已成为全球持续动乱的祸根。”

还说“二战以来……70多年过去了,我们发现,美式民主所及之地区,祸乱四起……在美式民主的‘庇佑’下,中东几十年来战乱不止,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叙利亚至今仍近乎无政府状态,冲突不断,社会发展陷入停滞。”

人们可以从这里明显地看出,李晓伟先生完全以无奈政客的逻辑,将中近东地区长期固有的内部矛盾(伊斯兰和封建家族统治引发的)必然要爆发的由广大被压迫者发动的要求民主自由的斗争一律斥之为美式民主的推广所引发的动荡局面。这是何等的颠倒黑白!

先以伊拉克为例,萨达姆为了巩固他的家族专制统治,实现他称霸中东地区的大国政治野心,公然不顾联合国的严厉警告和反对,于1990年悍然以武力将邻国科威特吞并,正是美国出于维护国际正义,捍卫科威特的生存,出动军队一举击退了萨达姆的侵略行径,恢复了科威特的独立。当时的世界,除了美、英两国,没有一个大国敢于采取这样的行动,连联合国也对此束手无策。请问,这是美式民主的错吗?是美式民主种下的祸根吗?

不错,2003年美英联军再次出动军队摧毁了萨达姆独裁政权,在伊拉克建立民主自由政权后,一度引起了伊拉克的某种混乱,包括伊斯兰极端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的出现,导致中东甚至欧洲区域出现可怕的恐怖主义屠杀暴行。这当然不排除民主建立伊始,恐怖主义者趁机作乱的不良因素,但这种乱局的根本原因仍然是伊斯兰教义的绝对排他性、单一性、独裁性、无包容性所导致的某些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反民主反自由反人性大的爆发。所以,无论有无现代民主理念的输入,伊斯兰极端主义势力早晚也要出来搅局的。伊斯兰主要教义本身就要求在全世界建立单一的政教合一的伊斯兰极权主义统治制度。

如此,将在中东阿拉伯区域和欧洲出现的伊斯兰恐怖主义祸害,归咎于美式民主的传播,不是对历史的无知,就是反民主势力有意加害于民主的可耻行为。

说“在美式民主的‘庇佑’下……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叙利亚至今仍近乎无政府状态,冲突不断,社会发展陷入停滞”。则更加显出作者睁着眼睛说黑话,用心险恶至极。

笔者历来认为,在中东阿拉伯地区和世界其他某些区域,从专制独裁转向民主自由的初始时期,出现某种混乱是绝对不可避免的,根本不应大惊小怪。这是客观事物发展的规律。而民主自由毕竟是所有人的天赋愿望,憎恨和反对专制独裁更是人的本性,所以人们最终会努力从混乱中解放出来,相互谅解,妥协让步,完善和稳固现代民主制度。

现在,除了叙利亚以外,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早已在不同程度上由初始民主制向相对稳定、完善、成熟的民主制稳步前进。虽然还有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袭击,但它的搅局锐气已经大减,在美国等民主国家的强力援助和打击下,基本消灭恐怖势力,应该指日可待。而这些国家的政治也开始趋向稳定,经济更是蓬勃发展,民生大有改善,绝不是李文所说的“冲突不断,社会发展陷入停滞。”

先以伊拉克现实为例。不妨摘一点博克中国8月30日长青的文章“CCTV上看不到这些:伊拉克和阿富汗大变样了”的某些段落来作证明。

文章说:“在结束了萨达姆的专制统治之后,伊拉克不仅实行了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成功地进行了多次全国性选举,由此产生了民选领导人,政局稳定,而伊拉克的经济也发生重大变化。”“在萨达姆统治后期,伊拉克人口2600万,人均GDP只有625美元,通货膨胀率高达三位数。现在,伊拉克人口增至3500万(增幅35%)。人均GDP增至4600美元(增了七倍半),通胀率从原来的百分之一百多,降到6%。在全球 经济成长缓慢的情况下,伊拉克经济却快速成长,2006年遽增17%!2011年成长9.9%,2012年成长10.2%。”

“现在无论人口成长率,还是经济成长率,伊拉克都名列世界前茅!这些成就都归功于结束了独裁统治,实行了民选制度,有了新闻和言论自由(可以监督政府、制约腐败),并走向了市场经济的道路等。”

文章接着谈到阿富汗,说:“跟伊拉克比,阿富汗在战前更加落后。无论人均收入,还是整体经济,都被列入世界最贫困行列。”“在美国领导的阿富汗战争铲除了塔利班政权之后,短短十年,这个国家发生的变化是名副其实的翻天覆地。”

“阿富汗人口现已3530万……在塔利班统治的2001年,阿富汗只有90万孩子入学(没一个女生),现在入学孩子已达800万(增近9倍),其中260万是女孩。”

“12年前,阿富汗人的平均寿命40岁,现迅速成长到超过60岁。2003年,阿富汗全国只有150个诊所和医院,现增至1800个。婴儿死亡率被降低到千分之97,是当年的一半。”

“2001年时,阿富汗年度经济额是20亿美元,现增至200亿美元,七年增加了十倍。现在有2000万阿富汗人(占人口2/3)使用手机,60%民众常看电视,95%收听广播。而在2001年,整个阿富汗只有一万部座机电话,没有任何电子媒体。”

“更令人振奋的是,阿富汗——那个12年前还生活在中世纪的贫穷、落后、野蛮的国家,一步跳跃地实现了和当今最先进的民主国家同样的一人一票的民选制度。那些举起仍沾着墨迹的手指的阿富汗人,充满喜悦和自豪——因为他们不再是奴隶,而有了选择总统的权利。”

伊拉克和阿富汗在美英等民主国家的直接帮助下,推翻专制独裁统治,建立民主自由制度后发生的巨变和进步,绝不是上述几百字所能概括的,但就是上述几点已足以证明两国美式民主的建立,对两国人民尤其是底层百姓,绝对是大好事大福音,对整个国家的发展和繁荣,更是最可靠的基础和保障,而非李晓伟所说的“美式民主所到之处,政治衰败、鸡犬不宁”或“冲突不断,社会发展陷入停滞”。

李文然后简要地谈及“在东亚,美国一方面‘重返亚太’围堵中国,在韩国部署‘萨德’防御系统同时,在南海怂勇小国挑衅大国,种下冲突和争端的祸根;另一方面,‘和平演变中国’……从来没有放弃过。”

显然李先生又是把东亚和南海的冲突和争端归咎于美式民主的挑衅。但李先生却忘记了事物的发展,内因起主要作用的规律。东亚和南海的争端,无论从历史和现实的成因看,都是它固有的内部矛盾所引发的,而且是必然要发生的,怎能说是美式民主挑起来的呢?民主是普世价值,要求民主自由是人的天性,即使长期受各种专制制度、伊斯兰和共产极权主义残酷压抑的人群也迟早要冲破牢笼,表达对民主的诉求。民主本身具有磁铁般的吸引力,根本不需要人们去强力推广和稼接。如果民主不是本地人的固有诉求,而是美国的人为稼接,亚非拉发展中国家的民主制度恐怕早就翻了个过儿。

世界上有没有人为稼接的制度呢?当然有!典型例证就是俄国布尔什维克党在俄国夺取政权后,立即向周边国家推广共产主义制度和无产阶级专政。而且一度获得相当成功,以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形成了短暂的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同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民主阵营的激烈对抗和对立。众所周知,20世纪初,正是苏联共产党在中国寻找和培植一批中国人建立了中国共产党。当时的中国共产党就是苏联共产党主导的共产国度的一个支部,一切都接受共产国际的领导和指示,包括为中国共产党提供经费。

但也正是这种人为的稼接,由于不适合水土,所以苏联共产党在20世纪末期一垮台,整个社会主义阵营也瓦解了。而中国赵家人之所以还未下台,恰恰是因为它部分改变了航向,在很大程度上向资本主义靠拢,顺看资本主义道路前行。但又由于它在政治上拒绝走民主道路,所以目前仍深陷泥潭不能自拔,危机重重!

中国赵家人既是苏联共产党稼接的产物,而自己也曾一度上行下效,向周边国家稼接共产主义制度和一党专政。柬埔寨是其典型例证。

毛泽东曾亲自挑选和培育的柬埔寨波尔布特红色恐怖政权是典型的青出于蓝胜于蓝。为了实现毛式共产主义,他在几天之内就把几个主要城市的人首先是富人全部赶到农村,为此一举杀害了拒绝听命的200万柬埔寨人,其中包括大量的华裔人群。

请问李先生,美国政府和美国人在东亚和东南亚如此推广过美式民主吗?没有!何况美式民主本身就意味着让全体国民当家作主,也不需要用消灭一部分统治者和反对派的手段来达到目的。因此,把东海和南海的争端和冲突主要归咎于美国的插手和美式民主的搅局是没有根据和道理的,牵强附会,理不成,话不力。而共产极权主义过去在这一区域的搅局和现在显露的扩张野心对这一区域的挑衅,则是尽人皆知的。国际法庭所作出的《南海仲裁案》的裁决,使中国赵家人满盘皆输,就是证明。其实,东亚和南海的争斗,实质同样是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民主自由与共产极权制的较量。

综合以上考察,人们不难看出,李先生以中东阿拉伯和东海、南海区域这两大地区的动荡和冲突为例来证明美式民主是世界动乱的祸根是没有根据的。相反,只有美式民主才是一劳永逸地从根本上消除这些地区的动荡和贫困的根源,拯救这些区域的普通百姓于专制独裁和极权统治所造成的苦难中。

近现代历史已经证明,没有伟大和强大的美国和美式民主的存在,世界大多数人可能仍然处于凶残的专制独裁统治之下,或极有可能处于更凶恶残忍的共产极权主义和伊斯兰极权主义的统治之下。如此,普通人的尊严和痛苦比过去的奴隶会好不了多少。

没有美式民主制度和价值观的存在和普及,当今的人类社会很可能享受不到今天这样奇妙美好的工业化、电子化、网络化等一切新兴科学技术的成就。

不管国内外的某些人怎样千方百计地唱衰美国和美式民主,美国在未来50—100年之内是不会真正衰落的。迄今为止,看不出有任何国家和制度可以替代美国的世界主导地位。只要美国的自由精神仍然存在,美国就是不可替代的。

民主中国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