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鸿安: 香港本土意识将更进一步|世界日报

3

3.png

本月初的香港立法会选举结束后,一种新的政治生态已迅速形成:虽然主张香港前途自决和港独的“本土派”,当选者只有六人,但他们的主张却迅速成为最重要的议题。新一届立法会将于10月中展开,民主派和本土派势必联合起来,组成共30席的联盟,与占了多40席多数的建制派形成对立,但民主派过去争取“政治改革”的主张,不得淡化,并且被“前途自决”所取代,因为这是这次选举反映出来的最重要民意。

2016-9-18

对于北京来说,“前途自决”与“港独”没有分别,都必须阻止和封杀。港澳办在4日选举结束后,立即表示,港独言论违法,港府必须对港独活动施以惩罚。看来北京将不会改变封杀港独的行动,而且习近平的任期,要到2022年才结束,只要他在位,北京对香港的强硬路线就不会改变。

北京会如何打压港独?立法会新科议员都要宣誓效忠特区政府和中央,北京极有可能在誓词中加入禁止港独的字句,情况与选举前,强迫参议人签署“反独确认书”相同。议员宣誓反港独之后,将来在议会中如发表港独言论,可能被取消议员资格。除了禁止在议会讨论港独,北京必然加强建制派的效率,务求巩固40席的优势,并拉拢非建制派中的温和人士,希望能凑够票数,攻破反对派的三分一否决权。

但北京能够封杀香港的本土意识吗?看来很难,因为北京越打压,香港的本土意识就越反弹。这种情况已经获得充分证明。例如两年前,北京通过“8.31”人大决议,拒绝给予香港普选特首的机会,打压结果直接导致“雨伞运动”。又如去年6月,香港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遭立法会否决,也是民主派议员对北京强硬政策的反抗。最新的例子就是这次立法会选举,香港人以破纪录的58%投票率和220万人投票,将6名主张自决和独立的40岁以下参选人送进议会,他们都是“伞后”出现的新生代。

北京难以阻止香港本土意识的扩散可从多方面分析。第一,新生代的政党将进一步发展:雨伞运动前,香港人基本上认为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几乎没有独立的意识,但雨伞运动中开始出现自决意识,这个意识经过两年发展,到了今年成为港独的声音。由新生代创立的“香港众志”、“青年新政”、“本土民主阵线”和“热血公民”,都主张前途自决,甚至独立建国;这些政治组织,在目前的政情下必将继续扩大。由学生领袖黄之锋和罗冠聪设立的“香港众志”,对2047年后的香港政治制度,主张由全民公投决定。

第二,学生对政治的兴趣:雨伞运动后,大中学生对政治的兴趣提高,这次立法会选举投票人数破纪录,主要是年轻人投票增加了。今年7月时,香港中文大学所做的调查显示,接近四成的15岁至34岁年轻人支持港独。选举前,中学生已发展出一个“学生动源”的组织,20多所学校成立关注组,负责推动港独。

第三,社会对前途开始关心:香港本土意识的最大推动力量,应是香港社会意识到2047年的危机,开始担心自己的前途。邓小平对香港作了50年不变的承诺,但现在已过了19年,2047年的末日很快就会到来,2047年之后香港怎么办?很多原来对政治不感兴趣的人,也开始担心,香港将会被中国大陆吞没。对于北京来说,这是理所当然的发展方向,但是对香港人来说,甚至不少亲北京的香港人也感到恐惧。这种担忧显然在这次选举产生了效应,而且随着日子越接近末日,效应就越增强。在这种情况下,北京加强打压,香港的本土意识必定火上添油。

总括而言,经过这次选举,北京就算软化,但时机已过,不可能说服年轻一代回心转意,放下前途自决和港独的要求;就算北京在明年的特首选举中,放弃不受欢迎的梁振英,也不可能说服年轻一代,因为他们都看得透彻,无论由谁当特首,都不可能违背北京的意旨。只要北京维持强硬路线,香港的本土和分离意识,就只会继续加强,不会减退。

shij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