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无忌: 从炎黄春秋到乌有春秋|动向

14

14.jpg

2016年9月号第373期

 “依法”抢劫谁会安全?

  时文:炎黄春秋的法定代表人已依法由杜导正变更为郝庆军。炎黄春秋杂志社新的公章已于二○一六年七月三十日依法启用。未经炎黄春秋法定代表人郝庆军批准,任何人不得以炎黄春秋杂志社名义举办社会活动,不得进行任何经营活动、发表任何公文。一经发现,炎黄春秋杂志社将保留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伪“炎黄春秋杂志社”二○一六年公告第二号,二○一六年八月二日

插嘴:炎黄春秋杂志被其协议“主管单位”在违背协议条款且宣布“协议自动失效”以后横蛮侵占,如果此举真算“依法”,那么该是中国法制史上的标志性事件,必将开辟一个“依法抢劫”的新时期。由于中国社会的现状是无人无单位的头上无“主管单位”,那么任何革命或抢劫行为都可由各主管单位发表公告“依法”实行,无须白盔白甲无须“解放”军也无须红卫兵了。然则我们将有理由“依法”看到如下公告:

赵家的法定代表人已依法由赵阿A变更为赵阿Q。未经赵家法定代表人赵阿Q的批准,任何人不得以赵家的名义举办社会活动,不得进行任何经营活动。一经发现,赵家将保留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公告里的“赵家”可以是党“主管”下的任何一个家庭任何一个企业任何一个社团任何一个角落,而“赵阿Q”是些什么人,你知道的。当局不是在强调依法保证这安全那安全吗,如此“依法”下去,则举国之内谁会安全?

  华夏大地的将来

 时文:我对改组炎黄春秋的方法不认同,政治问题要政治解决,对违反纪律的杜导正李锐等人给予开除党籍处分,取消离休待遇,以后要看病吃药自己排队去。你看这些老棺材瓢子会不会扑通跪下?胡德华不是对抗组织决定吗,开除党籍公职,取消一切待遇,你看丫会不会扑通跪下?那群货的节操,用利益一试就试出来了。——李北方微博,二○一六年八月十六日

插嘴:从伪《炎黄春秋》召开的那个从来未在原炎黄春秋杂志上发表一个字的“作者恳谈会”的照片上,看见有这位“作者”的大名,然后又查见他的上述“作品”。且不说他摆着中共中央组织部长的架子而口吐鸡鸭猪狗语言的表演算不算给党抹黑的“政治问题”,只看他预期别人“扑通跪下”的原因不过就是害怕“取消一切待遇”、“看病吃药自己排队”,就可知此人的心目中,人类根本没有高于“利益”的追求,只须“用利益一试”,就和他一样都是禽兽了。

此“人”已矣,不再说他。不过从他引出一个严肃的话题:中共建立于今九十五年,执政也近六十七年,建党以后执政以前入党的党员一批一批地离开人间,除去个把“英明领袖”和他们的奴婢打手另有历史评价以外,那些入党毫无私利只为人民的利益而英勇献身、为真理的坚持而慷慨就义的榜样,逐渐远离后代人们的视野,留下几位像杜导正李锐等前辈,居然竟被这些彘狗不如的东西骂成“棺材瓢子”!他日将军一去大树飘零,秉持他们为民献身传统的后人又陆续成批被关进牢狱里认罪于屏幕上,华夏大地是否只会剩下并继续滋生李某那样唯饲料“待遇”是从的禽兽,成为独具特色的中国动物庄园呢?

  婊子牌坊名“乌有”

时文一:我是《炎黄春秋》原执行主编,一个月前获知你们大举夺权,我就知道两年前的预料终成现实。你们窃夺编辑大权,无非想要扼杀《炎》刊。对你们此种行为,本人感到不齿,但还没有想到你们一边公然宣称办刊宗旨、原有风格不变,一边居然弄出质量低劣得让人无法想像的伪刊来欺骗读者,此种挂羊头卖狗肉、当婊子还要立牌坊的行为,完全丧失政治伦理和道德底线。我没有时间一一列举伪刊出现的错误,仅撮要点出你们的差错,让世人看到你们的可笑和可耻。——洪振快:《给伪刊人员的公开信》,网文,二○一六年八月十二日

 时文二:大陆自由派政论杂志《炎黄春秋》遭官方派员抢夺权后,极左派全面进驻。改组后杂志社十五日召开“作者恳谈会”,出席者包括戴旭、郭松民、梅育新、卢麒麟等,全是内地毛左分子。有网民叹曰:“这是要变乌有春秋了。”“乌有”指毛左分子网站“乌有之乡”。——《毛左全面接管《炎黄春秋》变《乌有春秋》,二○一六年八月十六日网文

插嘴:洪前执行主编在上文中指出的伪刊差错有:“一、从反思到‘颂圣’:你们完全不懂《炎》的精神和追求,你们的目标是改变《炎》的精神和追求,这已昭然若揭。”“二、伪刊着意模仿却连形式都学不像,更不用说对内在思路和精神的掌握。”“三、编辑能力之低下让人错愕。”所以“一代名刊已堕落为一本由赚稿费的文抄公编写的《革命历史故事会》。”

查《炎黄春秋》作为“一代名刊”,如同当年孔夫子编辑列国史料一样,重在“春秋”二字,就是总结历史教训贬斥乱臣贼子绝不颂圣献媚。现在论者把伪刊称为《乌有春秋》,其实无须附会左网“乌有之乡”的几个五毛,就已经表明伪刊“可笑和可耻”地使原刊的春秋之义沦为乌有,属于神来之名。看来这会成为该刊进入历史的大名,刻上它的“婊子牌坊”了。

  又见警察当小偷

时文:(伪刊)的三篇文章,分别是署名孟昭庚的《毛泽东在滴水洞那封长信问世之前后》,署名耕晨的《李德生崛起前后》和署名为孟半戎的《原来“章罗”是这样“联盟”的》,孟昭庚、耕晨、孟半戎实际上为同一人,而这个名为孟昭庚的多产作者竟是警察出身,……居然公然剽窃原先《炎黄春秋》杂志已经发表的文章。《原来“章罗”是这样“联盟”的》文章的主题和结构几乎完全抄袭二○一二年第八期《炎黄春秋》杂志所刊载的《我所知道的“章罗同盟”》一文,《我所知道的“章罗同盟”》一文作者王健为李公朴的女婿,他通过其在反右运动的亲身经历,记述了章伯钧和罗隆基两人在中共建政后的坎坷经历。而孟昭庚的《原来“章罗”是这样“联盟”的》一文不过是将原文第一人称转变成第三人称,删去一些个人口述的内容,再增加一些历史史料,经过一番改头换面,一篇新文章就攒完了。——《炎黄春秋第八期中现抄袭伪作》,《多维新闻》二○一六年八月十八日

插嘴:上文的那位孟昭庚耕晨孟半戎,原本是江苏盐城的一个狱吏,他那惯用手铐的手居然在伪刊里“写”出三篇“重头文章”,以狱霸之身据文霸之位,其丑陋不问可知。出人意料的是他很快被揭露出剽窃行为,和街上常见手操警械身穿警服拆房子抢小贩亦警亦匪的人渣差不多,至少应该列入小偷疑犯,获得手铐伺候的待遇吧?《乌有春秋》居然靠这样一些败类当主打,连最后一丝脸面也“乌有”了,可耻!

  “一分一分咬牙顶!”

时文:中国人必须像中国女排那样,直面艰难困苦,敢于迎难而上,去拼一个荡气回肠的胜利。……一分一分咬牙顶!——《中纪委网站刊文:一分一分咬牙顶!》二○一六年八月二十一日《财新网》

插嘴:这是中共中央纪委就中国女排的榜样对中国人的号召。它也是对正在“直面艰苦困难,敢于迎难而上,一分一分咬牙顶”的原《炎黄春秋》编者作者读者们的号召吗?他们也都是“中国人”啊。

dongxin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