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青: 掏空社会之灾逼近大陆|自由亚洲

13

13.jpg

是否李嘉诚等人对大陆的经济看走了眼,还是大陆经济实况在中共掌控和忽悠下,完全掩盖了真相并脱离经济规律走上不归路。这必须看看大陆经济目前还有什么支撑亮点,大陆经济过往的主要动能是否存在或改变,大陆经济的方方面面和国际资本运行的方向与状况,综合尽可能多的情况才会得出比较中肯判断。

2016-9-19

数年前华人首富香港资本头号掌门人李嘉诚,大规模将大陆的投资撤离出来前往欧洲投资,曾经引发国际金融和媒体的高度关注和多种猜测。不少评论认为李嘉诚预测大陆经济已到长期拐点,所以决心不挣最后几个铜板而逃离出来,以保证所获利润不遭侵蚀并继续有的可赚。但是李嘉诚资本大量撤离后,大陆至今尚没有出现经济全面衰退,于是大陆中共喉舌和一些舆论冷嘲热讽,对李嘉诚撤离资本大肆挖苦抨击。其实李嘉诚的逃离乃是极为睿智的资本表现,即按照经济规律预测了衰退和长期艰困的到来,极其明智的抽离大陆资本前往有利可图的投资地。但是大陆政经现实却不按经济规律的牌理出牌,明明到了经济拐点的下降期停滞期甚至衰退点,却依然有一些经济的热闹点让人看得眼花缭乱,甚至听信一些蓄意的忽悠人的所谓权威评论,认为大陆经济只是高增长转入了较低的增长阶段,大陆的繁荣经济至少还有十年二十年的兴盛期,象李嘉诚这样看走眼而逃离大陆者,坐失发财机会未来要悔青了肠子。

是否李嘉诚等人对大陆的经济看走了眼,还是大陆经济实况在中共掌控和忽悠下,完全掩盖了真相并脱离经济规律走上不归路。这必须看看大陆经济目前还有什么支撑亮点,大陆经济过往的主要动能是否存在或改变,大陆经济的方方面面和国际资本运行的方向与状况,综合尽可能多的情况才会得出比较中肯判断。

首先看一看大陆赖以起飞的人口红利,其实几年前已有不少经济学家做了论证,说大陆的人口红利基本已经用尽,这包括大陆已经没有大量可以投入的农村劳力,也不再是低廉的对资本有强烈吸引力的劳动市场。加之中共对私企和国外资本的歧视和保护不力,例如美国一家公司的老板居然被工人非法关押,强行讨要公司撤离大陆的巨额遣散费等等,都必然促使国际资本心怀恐惧而设法逃离。最近国际资本逃离大陆的趋势令经济评论家深感怵目惊心,主要为韩国三星集团加工的艾迪斯电子公司,就是处心积虑谋划撤厂逃离大陆的典型。

据媒体报道深圳艾迪斯电子公司正式宣布停产,而在突然停产前数月已经不动声色处理资产,将值些钱的设备抵押给银行或是其他公司,虽然公司的生产和订单并无减少,但是工人的工资则数月前已经开始拖欠,而在毫无预警的宣布停产后同时宣布,将用往来客户的数百万元回款给付拖欠工资和补偿金。这显然是吸取美国等老板被非法拘禁强索满意钱财的教训,资产撤离大陆和公司代表全部安全无虑之时,才将公司撤离大陆停产的消息公布于众。对大陆的经济环境而言最为严重的地方,是这样做的国际资本绝不是艾迪斯少数几家,而是扑天盖地汹涌而来的无数国际资本。几乎耳熟能详的有在大陆投资的著名大公司,如松下、夏普、东芝、飞利普、索尼、苹果等等,全在大举撤离大陆或是显露出大举撤离的迹象。大陆经济发展的擎天一柱就是国际资本,例如年产值以万亿计的苹果公司,其相关产业链几乎全部在大陆,一旦彻底撤离大陆所造成的经济下降,应当是可以显著影响中共总是强调的GDP。

民营中小企业本来是大陆最亮眼最有活力的经济部分,据经济学家的统计民营经济占据大陆产值百分之六十,但在目前经济下行银行不借贷和政策紧收诸多不利下,不是大量倒闭中负债累累就是艰难维持中挣扎。习近平对于共党直接计划掌控的国企,虽然高喊要理直气壮做强做优做大,并从经济政策和金融借贷上,为本已享尽特权的国企大开绿灯,但国企的现实表现则是占有百分之七十的资源,仅有国民生产总值百分之三十的效绩,历史上更是导致大陆经济濒临崩溃的主因,事实证明依赖国企是一条越走越窄的死路。大陆外贸经济是大陆经济之所以活跃和宽裕起来的基础,但是出口日益下滑和产品质次价高让这一经济亮点已然黯淡无光。而大陆金融领域更是充满猫腻深不可测的黑洞,毫无监督的金融投资产品、权钱交易的借贷和大量发行的钞票,令这个经济润滑和血液输送的枢纽可能成了大陆经济难以预测的炸弹。

如果当下一定要找大陆经济目前尚存的亮点,恐怕只有北上广深涨势惊人的房地产市场,称之为火热得疯狂也绝不算言过其实的。从上海开始为了符合政策及时购房,大量的人不仅漏液排队购房,甚至出现蜂拥而上抢着离婚的千奇百怪。不过经济学家对大陆房市场却忧心忡忡,因为他们发现与以往的大肆炒房非常不同的是,这次炒房赚取惊人暴利的不是以往大量涌入大陆的外币,而且大陆资本套利数以百亿计的暴利迅即逃离大陆。这种背离常识的现象不论手法如何千奇百异,但是归根到底都是掏空大陆经济,将资产转往视为安全的国度,以便大陆发生巨变经济陷入灾难时,能在他国舒舒服服当寓公。这里所谈的掏空是什么意思呢,原台湾巨富王又曾掏空力霸集团的故事,就是典型的掏空欺诈遗祸公司的做法。作为力霸集团董事长的富豪王又曾,洞悉力霸集团已经难以经营面对破产,便运用欺骗手段大肆举债七百多亿台币,当骗局暴露时王又曾早已逃到美国安享富贵,将一干人员包括他的六名子女留在台湾接受刑罚。

中共把控下的大陆目前的经济状况究竟真相如何,不单单是前述经济的方方面面深陷困境,其实大陆眼前火爆的房地产市场,即将是把大陆经济打回原型的最后一幕。当大陆房地产市场的泡沫轰然爆裂,大陆经济的冰河期将十分寒酷而且漫长的。在国际经济历史中或许日本经济数十年不振,可以给大陆经济的未来展示一个大致的情景。但是大陆经济出事之后的惨酷程度远远为甚,因为日本经济毕竟不可能有如大陆经济黑幕重重和全是腐朽烂帐,更不可能执掌政经大权的权势集团蓄意掏空整个社会。有的经济学家描绘了这种景况一旦发生后,社会的一部分即大陆的中产阶级大致的悲惨像:大量的中产阶级会长期丢失工作或薪酬剧降,此前每月紧巴巴挤出来的房贷即使不吃不喝也不够还贷了。而作为房屋贷款的断供者,银行将收走其房屋进行法拍减少损失,但是房价惨跌之后的法拍所得,远远低于买房时数百万的贷款,于是贷款者的车子股票等值钱物,也将被银行收走折抵贷款损失,而且不能还清者信用受损再难借贷。这波掏空大陆社会的虚假繁华露出真面目时,无可避免的这些大陆民众的恶梦会一一呈现。届时掏空大陆社会的为祸者一如台湾的王又曾,早在发达国家舒舒服服的享受罪恶所得,不同的是台湾仅是一个王又曾而大陆有数不清的这种蠹虫。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