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打手 凤凰卫视申请香港免费电视牌照惹议|博谈网

15

15.jpg

凤凰卫视9月19日突然宣布,旗下粤语频道的凤凰香港,已于今年5月6日向港府通讯事务管理局递交香港免费电视服务牌照申请,如果获批,凤凰香港将进行公司架构重组,以符合相关法律法规。

2016-9-21 作者: 苏智敏

红骨的凤凰卫视

此消息引来外界关注,并担心香港媒体界将进一步被赤化。因为凤凰卫视虽在香港注册,却是由拥有中共军方背景的全国政协常委刘长乐所执掌,其报导立场向来亲中,其观众群与市场也主要在中国大陆。

同时,这也将对一向竞争激烈的香港免费电视牌照申请带来变量。新成立的“永升亚洲”去年4月提出免费电视牌照申请,港府仍在研究中。香港电视则是在2013年10月被拒绝免费电视牌照申请后,引来不少香港市民及港视员工上街抗议。港视2014年4月再提申请,港视也已完成重新申请审核,却一直没有消息。

有分析认为,凤凰卫视与中央关系更紧密,其申请成功机会必高于其他申请机构,而这也是配合官方抢占香港舆论阵地行动的一部分。据香港媒体报导,有泛民议员表示,由拥有中共军方背景的刘长乐所创办的凤凰卫视申请牌照,将延续“红色电视台”的角色,令香港电视进一步赤化。

前中国资深记者、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对媒体表示,凤凰卫视班底以中央台为主,一向不会报道影响中央形象的新闻。即使偶尔会针对不同问题作批评,但皆在可控范围内。他举例,年初的铜锣湾书店“被认罪”新闻,反映中央希望透过非官方媒体的报道,令观众认为更可信。

当打手的小弟

打着香港身份走进中国大陆电视收视群的凤凰卫视,可谓是中共又一“出口转内销”的手段。2004年官媒人民网刊载过凤凰卫视老板刘长乐接受《江南时报》的访问,刘长乐曾表明的说:“央视是大哥,我们是小弟。”

而这位“小弟”今年在敏感事件上十分活跃。凤凰卫视2月播出香港铜锣湾书店失踪五人的“认罪”访问,承认向内地销售禁书。李波甚至在电视上称“是自己偷渡回内地协助调查,是自愿的,不涉及绑架”。

今年6月,书店店长林荣基返回香港后,在记者会上揭开“认罪”访问假象,表示背后“有导演、有台词”。当林荣基拒返回内地接受调查时,凤凰卫视也多次当宁波公安的传声筒,宁波公安透过特定媒体放话,如不返回将变更刑事强制措施。

“709大抓捕”中的维权律师王宇被安排接受媒体采访“认罪”,表示自己在狱中受到“人道待遇”,并反批同道周世锋律师。凤凰卫视得到了这个只有少数官媒及亲中媒体才有的采访机会。

同样遭到抓捕并得到取保候审的维权律师张凯,8月初在周世锋律师等人开庭时,他对凤凰卫视批评受审的周世锋等人行为非常不恰当。8月30日,张凯在微博上发“告知书”指出,对凤凰卫视所说的话是“恐惧下的被迫表达”,并非出自真实意愿。

然而在更早之前,凤凰卫视已为中共当过打手。1999年7月20日,时任中国国家主席的江泽民开始镇压法轮功,当时中国境内媒体皆在指令下,发表各式抹黑报导,污蔑这个以“真、善、忍”为自我约束要求的信仰群体。其中,武汉电视台摄制的《其人其事》,是国内当时唯一的批判法轮功电视节目,在中央电视台和全国电视台整天播出。

凤凰卫视7月25日则播出自己录制的《法轮功大起底》,内容和《其人其事》相似。7月31日,此片已制成中英文的VCD、DVD在海内外发行,之后凤凰卫视又出了以此改编的同名书,刘长乐和凤凰新媒体董事长崔强写了序。

也由于凤凰卫视对多数中国民众而言,是来自香港的“非官方媒体”,容易认为其报导比较客观、可信,心理较没防范。在此前提下,当时其带来的伤害与影响恐怕比官媒更大。

bo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