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普: 镇压乌坎的血腥暴政|民报

15

15.jpg

9月13日清晨,广东乌坎刮起了一场血腥风暴。中共出动逾3000名防暴警察发动突袭,雷厉镇压捍卫土地权益及声援林祖恋而上街游行示威的村民,发射催泪弹和橡胶子弹,伤者皮开肉裂。村民只能偶以丢掷石头还击,欠缺有效武器抗击暴政。

2016-9-20

当局声称“当地村民持续制造谣言”,“有13人因扰乱公共安全而被逮捕”,事实上有近70人被警方带走,被捕者家属正在被“思想工作”和被要求放弃游行。显然,当局欲通过大规模镇压和拘捕来阻止民众抗议。这是中国近年来规模最大的一起流血群体事件。

鎮壓烏坎的血腥暴政

乌坎村民上街游行,声援被罗织罪名、判刑三年的林祖恋,遭中共强力镇压,酿成重大流血事件。图/取自新唐人电视台
 14日,中共防暴警察在乌坎村周围设置了一条警戒线,实行坚壁清野,并向村民以大喇叭广播“提供境外势力线索可奖励人民币2万元”,“敦促5名违法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反覆宣读魏永汉、蔡加虾、杨少集(林祖恋妻子杨珍表弟的儿子)、刘汉钗、洪永忠5人的身分证号码,宣示对提供线索者悬红10万元。另外又在老仙翁广场及乌坎村的主要道路派遣武警把守,每隔几个路口就会有一处执勤点,每点有约10名手持盾牌及头戴钢盔的武警站成一排,也有武警手持长钢叉。特警车辆到处巡逻。大部分商店没有开门营业。

傍晚挨家挨户,毫无合法程序,破门搜查民居,寻找带头抗议人士及报导真相的媒体记者,恣意抓人、掌掴、拳打、摔地、粗口指骂、诬指小偷。路透社形容这是一场“野蛮镇压”(wild crackdown),见人就追,抓到就打。这种扫荡堪比日军侵华及毛共批斗。当局声称至少4名涉嫌扰乱公共秩序的疑犯已经被捕,包括曾向警方掷石的林氏双胞胎兄弟,以及坐轮椅常在游行队伍带头的妇人“阿软”。

与此同时,路透社和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等5名外国媒体记者,以及另外5名香港《明报》、《南华早报》、《香港01》记者也是受害者。这些无畏犯险的香港记者,被带到陆丰市公安局问话,遭受粗暴对待,被诬陷“违规采访”,被强迫签署保证不再回陆丰违规采访、保证不报导有关乌坎消息的所谓“承诺书”。行李被取走搜查,记忆卡被没收。他们最后虽被释放,但中共暴行已令香港人深感愤怒,激发多个团体及普罗市民17日晚上到中联办门外严正抗议。中共暴政,血债累累。

背景:村民声援遭迫害的林祖恋

7月21日,广东陆丰乌坎村原村支书记、原村委会主任林祖恋(6月17日已被带走)被汕尾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正式逮捕,被禁选律师,被录影认罪。实际原因当然是他挑战官商乡黑勾结下的贱征土地和侵凌村民,并试图组织村民上访。

此后,乌坎村民依然遇强不屈,对林祖恋不离不弃,开展了连续超过80天村内游行示威(7月1日斧头帮党庆除外)。当局开示告诫书,强令在9月10日前停止游行,否则会追究“非法集会”的法律责任。

及至9月8日,林祖恋被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以受贿罪及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定罪,被判处3年1月有期徒刑,被罚款人民币20万元。林祖恋声如洪钟,当庭认罪,表示不上诉,当然这些都是违心之言。只有3名家属获准旁听,其他都是演员。律师也是由官方指派。

然而,判决书所写的“受贿”金额44.3万元,实际上根本另有中间人私吞;“回佣”金额15万元根本就是由村委会集体商议后决定收款。乌坎村民更感气愤,直指判决“不公开、不公正、不公平”,继而奋起发动村内大游行,并且在9月9日促发全村大罢市,以示对统治者的极大不满,终于激起共产党武力镇压。

共祸:中央授权的镇压事件

在乌坎镇压现场,橡胶子弹往往是一枪多发的。当局还发射震撼弹,外形似手榴弹且有巨响。暴力警察以盾牌阵开路,在路口或小巷遭遇村民奋力阻挡及以石头砖块还击。有图就有真相:许多中枪村民身上出现多处弹孔,鲜血直流;有人背部弹痕累累,出现6至7个吓人血洞。

下午,暴力警察加强攻势驱赶静坐村民,多名村民被打至手臂和额头流血,更有年轻人被捆绑双手成排坐地等候押解。究竟有无人在街头或在牢房被杀害,如同2011年维权领袖薛锦波在看守所内离奇死亡?至今仍然扑朔迷离。

大家必须认清一个事实:中国共产党始终是一个无可救药的待剿暴政。甚么乌坎模式、一人一票、汪洋新政、政治特区,当年被吹捧得上了天,然后还有一大群御用文人学者和境外专家媒体,大讲所谓基层民主、地方试点、党内民主;讲到中国共产党多么发愤图强,希望大家必须服务大局,不要搅乱;还说民主法治的进步都是一步一步来,要忍,要等。如果你当年笨得相信这些鬼话,今天看到林祖恋、乌坎村民、香港记者惨遭暴力镇压,你还要选择继续笨下去吗?你还有任何耍赖的藉口吗?

习近平暴政是江泽民、胡锦涛暴政的升级版。中国共产党暴政是必须被推翻和粉碎的。公安及武警系统指挥及执行镇压的所有人员是必须被清算和审判的。乌坎村民的前途是必须奔向人权法治和实现住民自决的。乌坎是乌坎人的乌坎,不是习近平的乌坎。乌坎的土地绝对不容官商乡黑暴力团伙恣意染指。

有些人还是执迷不悟,认为镇压事件“只是地方的错,不是中央的错”。他们认为由于乌坎地方官商勾结,利用土地收益中饱私囊,应该自负其责,至于中共中央根本管不了那么多云云。这些都是荒谬绝伦的想法。

请问:镇压村民的武装部队是谁派遣出来的?难道只是乌坎、陆丰的贪官污吏自行派出来的?没有习近平集团公安部长兼党委书记郭声琨的中央授权,这批防暴警察有权自行出动吗?不是党指挥枪吗?醒醒吧!

需知道中共集团从中央到地方都是勾结共生、互利共存、肉不离皮。共产党根本就是一个覆盖全国的绞肉机器。如此血腥镇压,相当于打断了乌坎村的脊梁;关押义人,驱逐记者,缉捕村民,形同毁村灭村,抢地开发剥削,尽情率兽食人。昨日六四,今日乌坎。中共不亡,行吗?

谎言:惯性施暴,继之以惯性说谎

暴力加谎言,往往双剑合璧。9月17日,陆丰市公安局指出:“掌掴、拳打、摔地”等粗暴行为的报导与事实不符,并指警方坚持理性、和平、文明执法;又指当晚与三名香港记者发生推撞和肢体接触的,是“乌坎村的治安队”,后者是在村民揭发记者擅闯民宅举报后增援的;又指另外二名香港记者是在准备进入乌坎村采访时没有有效的港澳记者采访证件,“民警”于是把他们送到陆丰市公安局;在“征询”五名记者意见后,陆丰市政府新闻办工作人员“按记者要求”,连夜将五人送到深圳,让他们返回香港。因此共产党的结论是:“记者违法,治安队及民警执法,公安部门完全被动,而且多么无辜,多么宽厚!”

这种货色的推卸责任谎言,已经司空见惯,不难破解。事实胜于雄辩,真相不容耍赖。

事实上,当天傍晚,香港记者没有擅闯民宅,而是经屋主同意后进入屋内。至于所谓“村民举报”根本不是屋主举报,而是另有自称村民的人“举报”。试问:既非屋主,可以凭甚么第六感知道有人擅闯民宅而举报他们呢?

然后,记者在屋内不断接到显示为中移动客服号码“10086”多次来电,令人有充分理由相信这是公安借来电做定位之用,导致晚上9时半大约20名穿制服和便衣的警员包围记者所在的村屋。几名便衣破门而入,冲上3楼,喝令记者“蹲下!”试问:所谓“乌坎村的治安队”既非公安部门,怎可能有实力控制得到中移动,进而拨号定位?

当时,一名《南华早报》记者被按倒在地,《明报》两名记者已按指令蹲下,仍被打了一拳。之后每两、三名便衣抬一人,将记者逐一抬到楼下,扔进一辆在外等候的七人车中,过程动作粗暴,还以粗口辱骂,骂记者是“小偷”。试问:是谁在违法?公安部门完全被动?公安部门多么无辜和宽厚?难道这就是“征询”记者和“按记者要求”?

记者的天职就是调查及报导真相。五名香港记者不畏险阻,无惧牺牲,直击现场,呈现真相,犹如置身战地,奋力采访拍摄,令人肃然起敬。中共当局要求记者带备港澳记者采访证件,恣意断定有效无效及要求另办额外手续之类,根本是对新闻自由的严重侵犯,大家千万不要习以为常。

至于所谓“民警”盘查扭送记者到公安机关,完全是曲解事理。真相只有一个:中国各地根本不存在没有党指挥的枪。大家千万不要被“民警”二字误导而望文生义。公安就是公安。共产党骗术至此完全破功!

至于党媒指责“境外势力”,“不愿看到乌坎太平”,“不甘心乌坎这个他们臆想中的‘争民主争人权’的标竿就此偃旗息鼓,不甘心乌坎老百姓越来越向心于地方党委政府”,“两个多月下来,一万三千人的乌坎村,继续热衷于闹事起哄的也不过百来号人了”,实在令人苦笑,彷佛多数村民都是喜欢被独裁专政和被粉饰太平,简直不值一驳。谎言说到“越来越向心于地方党委政府”这点上,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则黑色笑话。

冷血:无赖无情,成为暴政共犯

面对血腥暴政,有两种人最冷血。暴政生存和扩张的最大动力,既不是来自暴力,也不是来自谎言,而是来自平庸和冷血。

第一种人叫无赖。9月16日,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刘佩琼表示:这类记者被打事件“经常都会发生”,“我不会跟进了”,“香港人认为自己甚么都有权,这方面大家理念不同”。她又说:她没有时间及位置去介入这些纠纷;处理问题必先要弄清楚事实,但她目前对乌坎村事件内容不清不楚。

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李波失踪、林荣基失踪,又是否称得上“经常都会发生”,“我不会跟进了”,“香港人认为自己甚么都有权,这方面大家理念不同”?“习以为常”之后,人权意识归零,只知每次推诿到“经常”、“国情”、“时间”、“位置”、“不清楚”这些藉口上,进而把“人权”高高挂起,那么一个人的无赖和无耻恶性就可以发挥到极致。

如果有一天时移势易,刘佩琼及其家人沦落到“以自己的方式”返回中国大陆,难道香港人又要对她说“经常都会发生”,“我不会跟进了”,“香港人认为自己甚么都有权,这方面大家理念不同”?难道她希望她的访问片段被全数回赠给她吗?

第二种人叫无情,其恶尤甚。他们的口号来来去去只有三个:“佢哋预咗㗎喇”(他们早应预料如此)、“你做乜咁热血”(你为甚么这么热血)、“你又想我点呢”(你又想我怎样)。街头巷尾,这些无情话语不绝于耳。

他们搬出来的理由往往冠冕堂皇,却似是而非:“香港记者应该坚持井水不犯河水的城邦原则”、“中国人的事不值得香港人花时间和精力去理会”、“香港人甚么都不要管,等支爆就好了”。把自大和鸵鸟结合起来,真是无情的一大发明!

事实上,香港真能“独善其身”吗?大家好应引以为鉴,千万不要习以为常,千万不要坐视不理,反而应该竭力反对中共暴政,从人权的角度,报导、批判、援助、促进、合作。各自发挥独特所长,群策群力分工协作。

minb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