粱京: 中国会不会选择战争?|自由亚洲

16

16.jpg

最近金灿荣一个题为“中美战略哲学”的报告,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个报告非常坦率地分析了当今中国的内外大势,对人们理解目前居于主流地位的知识精英,也就是有强烈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倾向的知识精英的思维方式和形势判断,有不可多得的价值。

2016-9-20

com-quote620.jpg

梁京评金灿荣的“中美战略哲学”报告。(法新社图/粤语部制图)

金灿荣的报告内容很多,但毫无疑问,最引人关注的问题,就是中国会不会打仗,也就是中国会不会选择战争。有媒体用”中国人民要做好战争的准备”这样的醒目标题来发表金灿荣的报告,突出了他的这个判断,即中国会主动选择战争。

这个判断与习近平公开宣布的立场是不一致的,习近平的公开立场是,“准备打才可不必打”,也就是说,中国不会选择主动开战。而金灿荣也非常清楚地知道,当今世界没有任何国家会主动与中国开战。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要做出中国必有一战的判断,并且公然呼吁中国人民做好战争准备呢?他是哗众取宠,从中渔利,还是别有原因,甚至是习近平制造战争氛围的谋划的一部分呢?

在学者的公开言论受到当局严格管制的中国,金灿荣的报告没有被当局删除这个事实至少让我们可以推论,即使他的这些“妄议”不是奉旨而发,也是能被习近平接受,甚至是默许的。为了让听众相信这一点,金灿荣在报告中引用了习近平最近的这样一句话:“中华民族的能量压抑太久了,要爆发一下了”。
不过,在我看来,金灿荣报告最重要的价值不在于他的利益和政治动机,而在于他讲了许多大实话,表达了他的真实想法,而这些想法对于理解未来中国会不会打仗这个重大问题,确实有很大帮助。

我对金灿荣相信中国必有一战的逻辑有这样三点解读:

首先是利益考量,那就是美国乃至整个世界都不能承受与中国全面开战的后果,因此,美国及各国不仅在中国实力的威慑下会对中国做出实质性的让步,而且,即使打起来,也是可控的,会给中国留够面子。这样,习近平就能从对外战争中获得足够的国内政治利益,像普京那样进一步巩固个人权力,甚至延长任期。

其次,这样的利益考量,是基于对权力和集权的绝对信仰和崇拜。金灿荣在报告中,不回避习近平遭遇地方政府和精英全面“软抵抗”的现实,但他坚信,这一切都会在19大后通过习近平完全实现大权独揽而得到彻底解决。

第三,也就是最深层的逻辑,就是所谓“文化自信”。这种文化自信其实是文化宿命,或者是对人性之恶的宿命。在这一点上,金灿荣代表了不少中国人,包括在政治上反对中共当局的中国人的想法。他们都坚信,中国人不可能改变传统的成王败寇的权力游戏,不可能“搞西方那一套”,因此,即使中国选择战争的结果是引发洪荒之灾,也只能听天由命,因为他们的现实经验以及基于这种经验的历史解读,都告诉他们,中国人在权力和地位竞争中,除了拼死去赌赢,没有别的选择。那些试图诉诸理性而失去权位的输家,不论有多么高尚的动机和理由,都要遭到被羞辱的下场。

在我看来,正是这种文化宿命观或人性宿命观的行为逻辑,而不是利益考量和形势的误判,是现代战争,也是未来中国选择战争最大的可能致因。虽然历史和现实都告诉我们,试图说服持这种宿命观的当权者是很难的,但我还是愿意相信,中国其实还有避免战争的可能。这种可能主要来自现代科技,特别是来自人类即时共享信息这一空前的格局。虽然这个格局并不能阻止一些人通过煽动和鼓吹战争来获益,却大大增加了人类制止和限制战争的实际能力。

自由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