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 柏林墙边的思考|自由亚洲

16

16.jpg

最近去比利时参加藏人的活动时,顺路去了德国柏林。再次参访了柏林墙遗址,还到了柏林墙博物馆。其中很多历史资料让人感触颇多。

2016-9-20

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1961年6月15日东德统一社会党总书记兼东德国务委员会主席乌不利希在国际记者招待会上说“没有人想要建造一堵墙!”可就在那一年建起了人类文明与野蛮的分界线——柏林墙。

事隔28年后的1989年,当时东德的党魁昂纳克信誓旦旦的说: “柏林墙还会存在50、100年。”可就在那一年的11月9日起柏林墙开始倒塌,共产东德从此开始土崩瓦解。代表着人类灾难、死亡与血腥的东德共产制度与柏林墙一起被送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回顾历史,可见一些智慧的中国人说“共产党的话你要反着听”总结得是多么的精辟深刻而准确。真是高手在民间哪!

柏林的地铁站,只有售票系统而没有检票系统,且很少查票。这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非常难以理解。可是如若有人逃票,一旦被查到,不良的信用就会记录在案。这对当事人今后的借贷、租房等生活诸多方面都会产生极大影响,带来很大不便。不良记录会成为把你与文明隔离开来的私人“柏林墙”。我想,没有人愿意为自己建立这样一堵墙,因此极少有人逃票。

仅从这点来看,对比制度漏洞百出,贪腐之门大开的共产社会,就充分说明好的制度会使坏人变好、坏的制度。会使好人变坏的道理。

如今的东、西柏林已经重新融为一体,从表面上根本看不出任何区别,不过两德的乡村建筑还存在着明显的差异。例如,东德农村的铁门高墙和铁窗在西德是很少有的。

东德的制度变迁不过二十几年,如今的东德人民内心明朗。与他们接触,除了感到他们对共产专制的邪恶认识更清楚之外,根本感觉不到与西德人有其他区别。文明的社会秩序在整个德国井然有序地运行着。

显而易见,所谓的“历史论”、“阶段论”、“文化论”、“素质论”、“国情论”都是暂时的或根本不存在的。只有制度论才是真正的关键所在。

以中国来说,只要有了公平合理的民主、自由、宪政、法治的社会制度,经过阵痛后,中国人也会和现在的德国人一样懂得珍惜自己的信用,内心明朗地过着自由自在的有尊严的生活,公权力会得到有效的制约,社会自然会在惩恶扬善的良性循环中运行得井然有序。

2016年9月19日

自由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