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博树: 习近平眼下成功, 长远不成功|台湾趋平和, 香港难安稳(6)|明镜

4

4.jpg

最近在香港台湾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实际上对两岸三地之间未来的政治格局的走向,都具有深刻意义。中国的独裁体制不变,港台问题、两岸统一问题都不可能真正解决,在习政权“党国中兴”和红色帝国崛起的背景下,两岸三地只会进一步走向撕裂。——张博树

2014年秋冬之交,台湾与香港两地几乎同时发生重大事件,引起举世关注:香港因“普选权”之争,爆发占中抗议,激烈开场,79天之後却黯然收场;台湾“九合一” 选举,国民党惨败。这不仅对港台两地的政治格局和生态産生深远後果,也必将对中国大陆执政者産生复杂影响。中国研究院邀请纽约、新泽西、康州多位学者、资 深媒体工作者,於2014年12月19日在纽约举行研讨会,进行专题探讨。明镜新闻网记者根据录音整理发言,并经发言者订正,现全文刊载如下。

研讨会日期: 2014-12-19 明镜网发表日期 2016-9-22

 

张博树(哥伦比亚大学客座教授):

我接着刚才胜平的话题讲。

谈到香港、台湾、大陆,三大块,到底现在是个什麽架势、什麽状态、什麽趋势?

首先一条,就是对大陆现在基本状况的分析,我赞成一个说法,就是习近平上台以後,政绩不小,总的说干得也算成功——如果我们按照党国自身的逻辑来衡量他、给他打分的话,那麽他的分数应该不低。

我最近常讲的两个词,一个是“党国中兴”,“党国中兴”什麽意思呢?25年前,中共曾经面临深刻的危机,後来从危机中逐渐地走出来,而且似乎底气越来越 足,这是我们理解习近平上台以後试图实现“党国中兴”的一个背景。还有一个词就是“红色帝国”,这个词本来是李伟东最先使用的,那麽需要进一步去论证这个 词,我的基本看法是党国和民族国家捆绑在一起要重构世界秩序,这既是国内政治的需要(通过高扬新国家主义巩固合法性),也是扩展党国版民族国家海外利益的 需要。就是在“党国中兴”、红色帝国崛起的这样一个背景之下,我们现在基本可以断定,在台湾问题上,习是有雄心的。所以我觉得刚才胜平讲的那一套,说习要把两岸统一这样一个“千古伟业”拿下来——最好能在未来八年把它拿下来,如果未来八年拿不下来,我再干一届我也要把它拿下来等等——这都有可能。

但是最近连续发生的香港占中和台湾“九合一”选举国民党惨败这两件事,对习近平来讲,似乎都不妙。首先,在处理香港问题上面,应该说,从当下看,从表面看, 他的处理似乎是成功的。刚才好几位提到了,香港占中,没有人事先预料到这个占中居然持续了79天!党国能够容忍在这样一个弹丸之地,一群学生,一群市民, 撑着个黄雨伞,在那个地方连续不断地“制造麻烦”。开始的时候,有些人估计,很有可能是第二个“六四”要发生。按照习近平干事的强悍作风,似乎以比较强势 的方式迅速地结束这个事情,是完全可能的。但是结果不是这样。在处理香港问题上面,习近平的智慧比我们原来估计得要高,他处理的手段老道而成熟。他居然容 忍在香港这个地方连续乱了79天。而且在这中间,北京还开了个APEC会——这麽一个给党国增光的事,他居然能够让这两件事并行不悖。说老实话,就我个人 来讲,我倒是从这件事上对习总有一点儿刮目相看。他最後是用“拖”的办法,把这个事情解决了。而且在整个宣传上面,应该说党国文宣系统做的还是可圈可点, 有张有弛,我是每天看央视新闻的,我也看凤凰卫视(何频:所以你赞扬习近平就很有逻辑了!众笑)Yes!在这个问题上,至少他做得不错!

但是刚才我说了,这是“按照党国自身的逻辑来讲”,他这麽做似乎成绩多多;然而,我同时又认为,习对香港问题的处理,其实是因小失大,即便按照党国自身利益 来衡量也是如此。为什麽说他是“因小失大”呢?虽然现在来看,党国这样处理似乎是成功的,但是就香港的青年一代而言,这个事情会对他们构成一个长期的、深 远的影响。按照自由主义逻辑,香港争取真普选的运动,是天经地义的,香港人不接受大陆习以为常的那一套假选举,他们要求的是真普选。虽然这个努力被党国暂 时挫败了, 但它也会促使港人加深对大陆政权专制本性的认识,没有这麽一番博弈的话,他们不一定会体会得这麽深、上升得这麽快、这麽彻底。所以我说,就香港来讲,党国 当下的成功,并不意味着今後可以永远这样下去,这是第一条。


国民党惨败,马英九谢罪。

第二条就是台湾的事情。历史有时充满了偶然,充满了巧合。台湾正好在这个时候搞了一个“九合一”选举,国民党惨败,台湾政治版图巨变,这两个事情之间有没 有关系?有多大?(衆人插话:“关系太大了!”“是关键!”“不是关键!”……)是不是关键,我们另外说,关系肯定很大。关系在哪儿呢?就是香港发生的事 情,实际上提醒了台湾民众——特别是年青的一代,而台湾的年青一代,现在来看正在逐渐地上升为台湾政治的重要角色——虽然我们还不敢说他们已经成为主角。 台湾过去的特点,在政治上是两党博弈,甚至可以说是相对撕裂型的两党政治,因为国民党和民进党的确代表了完全不同的政治传统。国民党是大陆过去的,原来是 个威权政权;民进党是从“党外”和民间自由力量发展起来的,这两个党之间所代表的不仅仅是本土力量和外来力量之争,而且还包含着民主与威权、精英与民间等 许多不同的政治蕴含。在过去30年台湾民主化过程中,两党之间的这种争斗,是理解台湾政治的一个关键。但是现在来看,随着年青一代的成长,情况似乎在发生 变化,我不能说原来的那个东西完全没有了,而是说那个成分逐渐在淡化。那麽新的一代上来之後呢,他们如何看待两岸之间的关系?如何看待对岸那个巨大的政 权?实际上,香港正在发生的事情,对台湾新的一代正是一个直接的刺激。这个刺激会促使台湾新的一代对海峡对面的这个强权更加警惕、更增添疏离感而不是亲近 感。这是一个方面。

台湾两党都缺乏两岸战略

那我们再来看北京,刚才大家提到了,说是“九合一”选举失败以後,习近平批评陈云林(前台办主任、前海协会会长),批评那些涉台官员,说这些年你们都干什 麽了?其实他不应该批评他们,他应该首先反思一下自己。对於香港正在发生的事情及其对台湾的影响,你自己是不是考虑到了?是不是想到了这些东西?是不是想 到了打压港人对台湾青年一代的影响?当然话说回来了,按照他自己那个“红二代”逻辑,党国自身的逻辑,他能不能把这个事想明白了,我表示怀疑。他没准还充 满了道德自负,认为自己才真正代表两岸三地的未来呢!

过去这些年,中共在台湾、特别在国民党身上,花费了巨大的心血。假如说陈水扁执政时期,是两岸之间关系相对低落的时期,那麽2008年马英九上台以後,国 民党重新执政,在这个时期,两岸真是一个蜜月的状态。客观地讲,马英九面对大陆,有些东西他也无可奈何。我党的办法就是,一方面两岸关系我要拉你:经济 上,我要统战你,你的政界商界,我要收买你;另一方面,在国际上,我要打压你,我要限制你的空间,你想撇开我,自己独立发展国际经贸联系,我要抑制你,不 让你独立发展。伴随着两岸之间经济体量反差的日益加大,大陆要做到这一点很容易,这让马英九几乎没有选择。从两岸经贸协定的签订,再到服贸协定的商讨,看 得越来越清楚,国民党是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逐渐被我党拉到这样一个已经预设好的位置。这件事情上,也可以说党国做得非常成功,而且,这件事不是从习上台 之後才开始做的,是从前边江时期和胡时期就已经开始做的。习只不过是在继续,他希望在原来已有的基础上继续推进,最後实现统一大业,那才真正是党国的中 兴,那才真正是习的千秋伟业,毛没有做到,邓没有做到,而习做到了!——我想这个梦他肯定在做。

但是现在“九合一”选举国民党惨败以後,台湾的政治格局、政治地图被重新改写了,党国过去十几年甚至二十几年长期经营的这套东西也需要调整,对习中央来说 这是个挑战。我们不能说党国原来在民进党方面完全没有做工作,不是这样,其实他们也做了很多工作,但是重心显然是在国民党,共产党希望国民党继续执政。现 在台湾的政治版图突然变了,对北京也是个问题:怎麽来适应这样的新情况?我怎样根据台湾发生的变化,来调整原来的政策,找到新的对台政策的支撑点?这对习 是个问题。我相信他的智囊,他身边的这些人,肯定在认真地筹划此事。

对於台湾来讲呢?我记得前几年我写的关於中国宪政改革的书里面,对台湾问题做过一些分析,当时我对台湾两党都有批评:他们都缺乏关於两岸政策的长期的战略 考虑,都缺乏这个东西,国民党缺乏,民进党也缺乏。国民党原来的说法,就是所谓“九二共识,一中各表”——我们都承认“一个中国”,但是你说的是“中华人 民共和国”,我说的是“中华民国”。这个问题到底最後怎麽解决?不知道,那就以後再说吧,往前走,走一步看一步。民进党更简单,你看1999年民进党的 《台湾前途决议文》,中国就是另外一个国家,希望中国共产党,希望中国的执政者,理解台湾人民的这个选择,理解台湾人民的这种苦衷,我们也希望和对岸发展 “正常的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他们就是这麽一套!根本不承认跟你是同一个国家,都不是那个“中华民国在台湾”,以後没准要改成“台湾民主共和国”了。这 样一个前提之下,它根本不可能跟大陆有任何交集。假如2016年民进党真的上台了,那麽对它来讲,也有一个挑战,它怎麽来调整自身的两岸政策?毕竟它也要 跟大陆对话,也要跟共产党对话,谁上台了就必须要正视这件事,这是个问题。

所以,简而言之,最近在香港台湾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实际上对两岸三地之间未来的政治格局的走向,都具有深刻意义。中国的独裁体制不变,港台问题、两岸统一问题都不可能真正解决,在习政权“党国中兴”和红色帝国崛起的背景下,两岸三地只会进一步走向撕裂。

(未完待续。 选自明镜出版社 《中国新震荡》)

明镜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