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然: 没有真选举 就有假贿选|东网

15

15.jpg

中国是官本位社会,也是指定与选拔的社会,而不是选举的社会,因为选举的基本要素都不具备。
2016-9-22

在大陆已发生了多起所谓的贿选案件。但这样的贿选,应该加上引号才准确。有因才有果,没有真正的选举,那里来的贿选。贿选的前提得有真选举。

中国是一个官本位社会,也是一个指定与选拔的社会,而不是选举的社会,因为选举的基本要素都不具备。所谓的贿选只不过是权钱交易、权权交色、权色交易,是以选举的名义搞实质性腐败而已。把腐败说成是贿选,不是对选举的无知,就是挂羊头卖狗肉。

从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中可看出选举的一些重要元素。选举是公开的,选举之后的监督也是公开的。选举是廉洁的,腐败的人、自私自利的人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选举必然分少数派和多数派,他们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选举是多党竞争的,不同派别都可以选举自己喜好的代表。选举是向下的结构,而不是贯彻上级意志的向上结构。选举是抛开主义之争,任何主义在选举面前都是平等的。选举的目的不是专政,而是上台执政。

巴黎公社的原则是永存的,不是暴力革命原则是永存的,而是民主选举原则是永存的。恩格斯在晚年说,资产阶级共和国是无产阶级统治的现成形式,即选举的基本元素没有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分。选举是一种制度安排,通过竞争性选举获得执政的合法性。

可惜,号称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官员们,却把马克思主义的选举观有意或无意地忽略了,切割了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理论,把选举切换成选拔,把选拔再次切换成指定,把指定再切换成群众当家作主,于是就有了不著选举任何边际的“选举”。

只要是民主社会,无论是什么样的选举形式,都离不开选举的基本要素。这些要素包括程序正义、平等竞争、自由选举、秘密投票、结果公开这五个方面,离开任何一方面都会扭曲选举的本性。

选举不能包括民主的全部,但没有选举的民主就是假民主。选举必须在程序上是正义的,选举必须是平等的,平民也能当总统。选举必须是竞争的,没有竞争的选举不是搞世袭就是搞专制。现在专制国家也搞选举,只是表忠心的一种方式。选举必须是自由的,选民必须在不同的竞争中有所选择。没有选择又没有竞争,选举就成了典型的作秀。强制性的没有选择的选举只是伪选举。中共十三大强调搞的差额选举本来向选举迈出一小步,后来却退后三大步。投票必须是秘密投票,公开举手同意,没有秘密的投票是对选举的侮辱和严重侵害。

用这五个方面来衡量中国的选举,真与假一看便知。选举缺少基本的程序正义,导致选举走过场。选举没有平等竞争,若一旦出现,竞争者会被打压,甚至以破坏选举罪的方式来拘役。大陆存在八个民主党派,民主党派之间不是竞争执政的关系,而是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关系,是政治协商与民主监督的关系。代表是指定的,没有自由选举,民众对人大代表没有实质的联系,人大代表不是向人民负责。指定地点秘密投票是不存在的,不是举手就是公开的按电钮。结果是公开的,但没有前三个要素,结果的公开已失去了选举的根本性意义。这样的人大代表只会向指定者负责,向自己利益负责,就是不向人民负责。

既然没有选举的基本要素,贿选之说就不成立。选举的历史来看,哪个国家在搞选举时都有贿选,贿选是有污点的进步。没有这个进步,贿选就不能通过人类的理智与道德把污点去掉,让贿选变成廉洁选举,变成政治文明的方式。

阳光是最好的清洁剂,只要选举公开,贿选的污点就会被抹去。监督是最好的杀毒剂,只要有良好的社会监督,有独立的媒体监督,选举的毒素就会被消除。只是这对中国来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要想真正地走向民主,也可能从假贿选变成真贿选才是最不坏的现实选择。一开始就把选举想像成朗朗乾坤,是极为不现实的。

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