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律师夏霖不服12年重判 要求上诉|法广

15

15.jpg

9月22日早上,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就维权律师夏霖被控“诈骗案”作出一审裁决,夏霖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12万人民币罚金。夏霖曾担任艾未未、谭作人、浦志强、郭玉闪等案的律师,因此舆论怀疑:夏霖被抓和被重判存在案外因素,甚至是对维权律师的打压。夏霖当庭对判决表示抗议,为其做无罪辩护的律师丁锡奎也证实:夏霖不服判决提出上诉。

2016-9-22 肖蔓

夏霖今年46岁,被抓前是北京华一律师事务所律师夏霖,虽然曾代理北京小贩崔英杰杀死城管案,也曾经是艾未未、谭作人、浦志强、郭玉闪等案件的律师,但他本人却因为低调而不太为人所知,加之夏霖身上背负的是“诈骗罪”,得到的舆论关注较少。

2014年11月9日夏霖被抓后,他的妻子林茹收到的刑事拘留通知书 称:夏霖涉嫌「赌博」和「诈骗」,一个月后,夏以“涉嫌诈骗罪”被正式拘捕,检方指控夏霖涉案金额达1000馀万元人民币,该案涉及夏霖和朋友之间的经济来往。他的妻子林茹对媒体表示,夏被捕前并没有接到任何人和司法机关索取和裁决债务的通知和文件,夏亦曾向她传话称如果是向朋友借款,自己绝对有能力偿还。

夏霖的两位代理律师──丁锡奎和王振宇,坚持为他做无罪辩护。丁律师认为,这起以「赌博」立案、最终以诈骗起诉的案件,是一起“为追诉而追诉”的政治案件。 知情者介绍,庭前,有关部门曾向律师施压,提出三条,不能中途退庭,不能媒体“炒作”,不做政治辩护。最后一条,被丁锡奎律师回绝。

夏霖被抓,案由是三个月之前的一场赌博。之后,夏霖的罪名被升级为“诈骗”。而检察院指控提出的几位债主,都是他有经济往来的朋友。最初,郭玉闪也一度被警方列为“受害人”。据郭玉闪介绍,夏霖被抓初期,警方曾再三要求他指控夏霖诈骗,被他拒绝了。知情者介绍:“其他几位,失去人身自由一段时间,又都是生意人,压力之下,只好控告他借钱不还。”

王振宇律师认为,这种国家非要出面去替私人“讨要藉款”的行为,正暴露出了夏霖案的政治特色。但“诈骗”的罪名,有效影响了舆论对夏霖的关注。

据介绍:夏霖不属于中国维权律师群体这几年兴起的“死磕派”,他追求“技术化”的办案风格,擅长从法条中寻找对当事人有利的证据,并不高调与政府对抗,认为律师的位置就是在法庭上。不愿意被贴上“人权律师”标签的夏霖是个性情之人,有着四川人和贵州人的性格脾气,好喝酒爱打牌,但他却也有“不忘初衷”的特点。

1988年进入西南政法大学的夏霖曾经经历过1989年的民主运动,虽然19岁的夏霖远离北京,但在那个夏天,他和同学们在重庆歌乐山下,一起宣誓:“此生不做鹰犬爪牙”。毕业被分配到公安局工作的夏霖不愿做“脏活儿”而考取了律师,成为最早在贵州开办律师事务所的人之一。

在商业诉讼桉领域做的很成功的夏霖,有一天,从麻将牌桌上下来,突然在电脑上看到余世存的文章──《八九一代人是丑陋的》。后来夏霖告诉郭玉闪等朋友说:这篇文章当时把他惊出了一身汗,觉得自己太堕落了。这成了他离开贵州的直接诱因。2001年,他到了北京,送儿子上了“不用带红领巾”的私立学校,自己则去读北大的民商法研究生班。之后,他10岁儿子读报时得知北京小贩崔英杰杀死城管案,要求父亲帮帮这个人,这使得夏霖全身心投入该桉,最终救了崔英杰的一条命。

据介绍:夏霖挂在嘴上的一句话是:“政治案件法律化,法律案件技术化”。但他的“技术派”处理方式,在中国的政治环境里处处碰壁,在常常被从事政治反对活动的人批评后,今天被当局以“诈骗罪”重判。

fag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