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 抵制日货有用吗?|东网

9

9.jpg

要想抵制、制约别国的经济,要看双方的相互贸易依存度,即谁更离不了谁。
2016-9-22

9月18日那天,前乒乓球世界冠军王楠的丈夫、房地产商郭斌,在其微博发了一条爱国反日的帖子。郭斌称他从不用包括电器在内的任何日本产品,为了解气,在日本住酒店都把水打开。其妻转发支持,引发热议。很快有人翻出郭斌戴日本手表的照片,网民嘲讽他浪费水资源,批评他狭隘的民族主义意识。

也有人认为就是由于太多这样的人,一边鼓吹抵制日货,一边享用日货,高喊爱国口号,大做爱国生意,才让日本坐大。如果人人都不用日货,中日国力此消彼长,态势早已变化。网上更是常见这样的段子:如果整个中国抵制日货一个月,日本经济停滞;抵制日货半年,日本陷入经济危机;抵制日货一年,日本经济崩溃。结尾都是中国人就转发,不转不是中国人。

中国全面抵制日货真的能有这么大的作用吗?日本经济完全依赖中国市场吗?

二战投降后,日本经济重新腾飞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其标志是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后来经济总量更是跃居世界第二。中日建交于尼克松访华后的1972年,在此之前中国市场上几乎没有日本产品,中国也很少会有原材料出口到美国的小帮凶日本那里,中日贸易量少得可怜。这时日本经济的崛起应该和中国没有多大关系。

70年代末,中国开始改革开放,注重经济建设,中日的贸易量逐渐增加,但双方进出口的品种差别很大。中国出口到日本的主要是原料、纺织、玩具等,进口日本的电器、机电、汽车、成套设备等。现在中国虽然超过日本,经济总量世界第二,但经济质量、产业结构、产品附加值仍然和日本有不小差距。

实际上,日本韩国这样的小国,经济起飞,维持很高的产值,主要还在于它们的全球战略和全球贸易,而不是依赖和某一个国家的贸易。类似的,中韩迟至1992年才建交,开始大规模贸易,而韩国1988年就开了奥运会,成为经济起飞的亚洲四小龙之一。在此过程中,中国市场和中韩贸易也不应高估。

要想抵制、制约别国的经济,要看双方的相互贸易依存度,即谁更离不了谁。中国的商务部长曾说过,中国出口一亿件衬衫到美国,才能买来美国的一架波音飞机。美国可以进口别的国家的衬衫,但中国要买民用大客机,不买美国的波音,只能买欧洲的空客,而且因为没有竞争议价能力,会更贵。同样,中日贸易量很大,但谁的产品更有优势、对方更需要,谁才更有能力制约对方。

就算这样,真正的制裁抵制,也不见到有决定性的效果。美国这么多年来联合许多国家,一直在制裁、贸易禁运古巴、朝鲜,但这两国也并没有因此而一蹶不振。全球化的时代,国家之间往往是相互依赖,本国抵制外国产品,外国固然难以出口到本国,但本国也很难出口到外国,由此带来的就业、税收等一系列问题,本国不仅也要承受经济的损失,还可能有政治的动荡。

真的要想和外国竞争,只有提高自己的产品质量、经济优势、创新能力和劳动生产率,而不是像义和团一样抵制、排外。

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