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博学: “一个中国”心理病症候群|民报

3

3.png

精神医学上,心理症比精神病还难于医治。后者可以吃抗精神病剂,前者没药医,尤其是因为内心恐惧引发的强迫症。此症的表征:不断重复一样的语言或动作,例如骂同样的话、手洗个不停;如果语言中充满政治味,就是所谓“政治强迫症”,“一个中国”就是其中之一。此病好发于秋天,果然,白露后的杭州 G20 会议,习大大又发作一次,嘴里不断自语,在场的欧巴马毕竟不是医生,只好装作没听到。习大大发作了,国台办当然要跟着发作,说来说去,就是“一个中国”原则,此病还会跨国传染,从中国传到台湾,甚至全世界。

2016-9-21

9月5日,G20刚结束,远在中亚的吉尔吉斯中国大使馆就被放了炸弹,新疆独立组织看中国不爽,承认是他们干的;同一天,在中亚的亚美尼亚也被“一个中国”传染病突袭,78位持有台湾“车轮牌”护照的公民,被认为涉及诈骗案,遣送回中国。继肯亚事件以来,这已经是第四次中国跨境逮台湾人了。在一中原则之下,“山寨中国”被搞错了,或者是被故意弄错,台湾驻俄罗斯代表处的外交官火速搭机,飞往亚美尼亚首都揶理温,企图阻止,非但无法入境,连搭机飞回莫斯科的签证,也被当场拒绝。“山寨中国”搞外交搞到这种地步,悲哀啊。

“一个中国”心理病症候群

毛泽东在北京天安门城楼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图/取自维基百科(Photo: Sina.com / 公有领域)

亚美尼亚这个有四千年历史的古老国家,历史悲情和台湾相似,都是因为地理位置,亚美尼亚在第三世纪成为第一个基督教国家,因为夹在强国之间,被灭国两次。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被鄂图曼土耳其帝国统治下的亚美尼亚人,企图藉此机会翻身,俄土大战期间,亚美尼亚支援相同信仰的苏俄,结果却在战后引来更大的杀生之祸。从1915年到1923年,败战的土耳其仇恨亚美尼亚倒戈,开始对亚美尼亚人展开灭族式的大屠杀,和驱离行动,土耳其境内有二百万人,估计有一百五十万人失去生命,其余人民逃散世界各地。二战后,亚美尼亚成为苏俄联邦国家成员;1991年,苏联崩解,亚美尼亚再次独立。独立后的亚美尼亚问题不少,接近亚塞拜然山区有一块土地,人口以基督教亚美尼亚人居多,但是信回教的亚塞拜然认为土地属于亚塞拜然的。1991年,经过公投后,以99.9的公民投票主张独立,现在这个13万人口的小国家名字叫:纳歌诺卡拉巴克,首都:思捷潘奈克特。亚美尼亚就是这样的悲剧国家,又如何能去理解中国其实有两个,一个是山寨中国:真名叫台湾。

“两个中国”终于在中国土地上对立

中国政府,部长级别以上官员,几乎都罹患“一个中国”大头病,外交部和国台办单位尤其严重。诱发此病原因,表面上看起来是中国党媒和电视镜头,但是,深沉解析掌权者的内心恐惧,才知道:此病有很深的心理因素,因为“两个中国”的始作佣者,并不是国民党,也不是民进党,而是老共自己。老共希望世人不要再提往事,偏偏往事却如影随形。

1927年,国民党第二次革命“北伐”打到上海,国共就闹分家了,但是前一年,毛泽东因为文笔出众,受到汪精卫的提拔,担任国民党中央文宣部代理部长,在第二全代会上大大露脸,还以为前途无可限量。这是老毛在国民党内最高职位,以一个师范生水平,不容易啊。没想到屁股没坐热,就被蒋介石炒了鱿鱼,老毛一气之下,干脆跑到老家湖南搞秋收暴动了。秋收暴动没成功,老毛跑到井冈山落草为寇,而在上海的周恩来等高干,面对老蒋追杀,也开始东躲西躲,过起亡命生活,最后终于在井冈山聚集了。

1931年11月7日,老毛宣布不承认中华民国政权,在苏共支持下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以瑞金为首都,颁布宪法、国旗、国徽、国歌,建立黄金储备的国家银行,毛泽民为行长,并且发行国家货币,钞票上放上列宁肖像。当时所谓“苏区”统治了福建、江西、浙江,到湖南山区农村,共16万平方公里土地,人口约300万人。中央执委会主席毛泽东为国家最高领导人,副主席项英,“两个中国”终于在中国土地上对立。1949年,新中国建立时,毛泽东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是新中国的摇篮,最伟大的雏形。”

老毛在瑞金搞两个中国,这下子换老蒋生气了,对老毛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进行围剿。老毛经不起打,刚开战,首都瑞金就沦陷,老毛迁都沙洲坝;1934年,第五次围剿,老毛决定放弃江西,展开25000公里长征“落跑”;1935年,抵达陕北,迁都保安,国名更改为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1936年迁都到延安,躲进山洞里,国名改为中华苏维埃民主共和国。这个赤色中国被老蒋压着打,一共迁都四次。长征开始,老毛身边有86000人,但是到达陕北保安只剩6000人,8万人死于途中。写《红星照耀中国》的艾得家史诺说:“一路上只能走深山老林,三分之二的人死于饥饿和传染病,没有粮食时候只能以皮带、皮革煮汤充饥。”

1936年12月12日,发生西安事变,老蒋在西安被杨虎城派人绑架;13天后,张学良陪老蒋飞回南京,随即被审判后关押。1937年一月,老蒋对西北军进行整顿,张学良所属部队全部换防,杨虎城被逼迫出国,苏联从中协调,以蒋经国回到中国(当时小蒋是苏联人质),交换老蒋停止剿共,展开国共第二次合作,共同抗日,条件之二是老毛必须解散中华苏维埃民主共和国,不能搞两个中国;苏区更名为陕甘宁边行政区,国民党也裁撤了西北剿共司令部。80年后,历史学家都认为西安事变救了老共的命,只差一步,老蒋就要干掉毛泽东,却因为这件事让老共活了过来。一样的历史在1950年又发生,韩战爆发,救了老蒋,让山寨中国活下来。

八年抗战让共产党休养生息,壮大自己,到1945年战争结束,老毛控制的苏区人口已经有一亿之多,中华苏维埃民主共和国再度复活了。

中华苏维埃民主共和国再度复活

1945年七月,北京民盟的知识份子已经预料到日本要失败了,黄炎培、章伯钧、傅斯年、储安平等人专程飞到延安,希望老毛放下武器,国共合作建立新中国。黄炎培见到老毛,感叹地说:“余生六十年,看尽古今政权兴亡事,可叹啊。”老毛回答说:“我们已经为中国找到新路了,只要实施民主,由人民一起监督政府,就不会发生人亡政息的事。”太感动了,章伯钧、黄炎培、储安平等人都被骗了,只有傅斯年看出老毛根本说假的。在会见民盟之前,老毛早已在1945年六月召开的七全大会上宣布:“干掉国民党以后,目标就是干掉民主党派,中国要建立共产党一党专政。”傅斯年没有被骗,是因为一首诗,老毛欢迎傅斯年到延安,写给傅斯年的七言绝句:“竹帛烟消市景虚,关河堂锁祖龙居,坑灰未烬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老毛一生假装爱读书,掩饰自卑,但自视更高,看不起读书人,却非常欣赏刘邦和项羽武力革命和独裁。傅斯年从诗中看出来了,最后拒绝老毛,随蒋介石到台湾,但是章伯钧、黄炎培,留下来当红色中国高官,被斗争到死,老报人储安平的下场更是悲惨。

在苏联压力和民盟推促下,日本刚宣布投降,1945年8月底,周恩来和老毛终于飞到重庆,开始所谓的和平会谈。一开始就因为双方的称呼抬头发生冲突,老毛不承认中华民国政权,并且坚持共党在苏区所控制的据点,是主权独立的国家;经过协调后,双方各退一步,会谈纪录上不写中华民国国名,只写上“政府和中共代表会谈纪录”,和平协议抬头上也只写“国内和平协议”,双方不再坚持国对国和谈,签约时间是10月10日,史称“双十协议”。刚签完字,国共就开打了,可见老毛和谈是假的,赤色中国想要吃掉白色中国才是真的。

“山寨版中国”的产品不好吗?

现在高谈和平协议的洪主席,是否读一下历史,研究一下和平协议的抬头要怎么写才好。幸好,国民党内至少还有明白人,曾经担任副主席的“好杯杯”立刻打脸洪主席说:“签和平协议,不必了,一点用也没有。”9月4日,国民党吃过“93游行健步丸”后,精神大振,立即召开全会,会中订定新政纲,立马把象征两个中国的“一中各表”拿掉,只有学历史的吴敦义在会中疾呼,“千万不可”。至少吴敦义知道,先搞两个中国的不是国民党,而是老共。国民党急着要替老共效劳,擦他遗留下的“两个中国”屁股,为了甚么?是嫌弃“山寨版中国”的产品不好吗?还是红色比蓝色更伟大?

两个中国的历史,其实是山寨版中国轮流当的历史。台湾被山寨版中国压榨70年,老毛的山寨中国也干了18年,加上自己闭关22年,一共40年。而这失去的22年,正好是老蒋在美国警察保护下,以假乱真的22年。

假货有时候比真货好,市场上称A货,尤其是经过改良后的假货。现在是真货和假货在市场上PK 的时代,回头看看历史,两个中国都卖过假货,谁也不需笑话谁,还是小英说的对:“双方应该抛开历史包袱,面对两个中国的现状,才是负责任的政治家。”

minb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