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非: 严查贿选 权力洗牌|东网

9

9.jpg

官方选择在此时踢爆贿选案,从严从重选择对象开刀,目的是发挥警示和震慑作用。
2016-9-22

最近内地官场的一大热点是辽宁贿选案。全国人大常委会罕见地召集临时会议,宣布四十五名辽宁省选出的全国人大代表资格无效,该省的五百二十三名省人大代表辞职或被罢免终止资格,三十八名省人大常委被罢免,省人大常委会因不足半数实际上解散。全国人大成立筹备组,提前重新选举。

此前,辽宁已有原省委书记兼省人大主任王珉、省委常委苏宏章、省人大副主任王阳、郑玉焯、省政协副主席陈铁新等多名省部级高官下台,这几人均涉及拉票贿选方面的违纪问题,辽宁已成为继山西、四川、江西、江苏之后,又一大腐败重灾区。而本次贿选曝光后,五百馀名辞职的辽宁省人大代表中,包括副省长冮瑞、原省人大副主任闫丰、仲跻权、复旦大学党委书记魏小鹏等多名高官。可以预料,辽宁官场的震荡与整肃,还将进一步深入。

实际上,辽宁贿选牵涉的不仅是人大代表选举,在早前的省委换届选举中也存在贿选问题。省政协委员虽然不是选举而是官方指定,但可以想像箇中的明码标价、买官卖官更便捷。

在辽宁贿选案之前,官方曾查办过两起重大贿选案,分别是四川南充拉票贿选案、湖南衡阳破坏选举案。南充贿选案在该省党代会期间,涉案官员杨建华公款拉票贿选当上市委常委,该案累计有五百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而衡阳市贿选中,有五十六名省人大代表被确认当选无效,五百一十二名市人大代表辞职,涉案的四百多名党政官员被立案调查。涉案官员中厅局级以上数十人,曾任衡阳市委书记、后升任湖南省政协副主席的童名谦也被控玩忽职守罪锒铛入狱。

辽宁贿选案的动静之大和波及之广,远非南充、衡阳两案可比。可让外界充分看到了所谓民主选举的真相。在省一级,都如此明目张胆几乎是全体出动地政治造假,则更基层的市、县、乡是何德性,可想而知。辽宁如此,则其他省份是何情况也无需猜测,天下乌鸦一般黑。

官方选择在此时踢爆、见光贿选案,更是充分拿捏了时间点。今明两年是全国范围内的集中换届年,党的方面,有省市县乡四级党委大换届,从今年十一月份即将开始升级党委大换届,直至明年召开中共十九大。国家方面,地方各级人大、政府、政协以及开始集中换届,并一直延续到二〇一八年三月国务院、全国人大、全国政协等换届。从严从重选择一个对象开刀,目的就是在发挥警示和震慑作用。

严查贿选案有杀一儆百之意,在辽宁贿选案公布后,各部委及各省市纷纷闻风而动。中组部会同中纪委展开换届巡视督查;内蒙古纪委成立“换届纪律督查工作领导小组”,并与各市签订《严守换届工作纪律责任状》;湖南省成立“省委加强换届风气监督工作小组”,部署派出监督组,对各级换届全面监督。

至于全国那么多省市,缘何拿辽宁下手,其实并非偶然。原省委书记王珉曾经在官场平步青云,上上下下牵涉关系颇广,其下台已昭示了新一轮清洗的信号。中央提早调“陕军”出身的上海市委副书记李希掌辽宁,先是担任省长卡位,仅一年就扶正为省委书记,现在看来也是提早布局。现任辽宁省纪委书记则是由中纪委宣传部部长陈小江空降。负责反腐廉政的两大责任人均是高层信得过之人,从侧面显现出整肃辽宁官场的决心。

但所谓严查贿选,其实不过是权力洗牌的又一表现。内地的选举本来就是官商权贵的小圈子游戏,要么是赵市长、钱局长落选,要么是孙董事长、李总经理上位,跟老百姓没什么关系。查处贿选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真正选举,而是在于加强对人事布局的管控罢了,确保在换届时换上可靠之人。

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