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 大陆推”一岛两制” 引蓝绿卖台内哄|世界日报

9

9.jpg

台湾八位泛蓝县市长访大陆,北京高规格接待,所提建议北京几乎照单全收。事件被大陆媒体形容为北京改变对台战略,推动“一岛两制”。台湾内部却引发蓝绿对立,绿营指这是“吴三桂”“蓝八奴”想卖台;国民党则反讽,昔日绿营县市长陈菊、赖清德、谢长廷等也访大陆,才是“绿八奴人质”。蔡英文执政造成的两岸僵局,国、共两党正酝酿突破,能否见效,值得留意其后续发展。

2016-9-21

这件事涉及很多层面,包括北京的“以商围政”“以民逼官”是否进入新阶段,能否奏效?两岸关系的主导权到底在谁手中?蔡英文政府是放任泛蓝县市长自行其是、趁机下台阶,或强力干预阻止?泛蓝县市长这样做能突破两岸政治僵局吗?连串疑问涉及共产党、国民党、民进党三方的动态变幻关系,影响台湾民生和两岸前景。

蔡英文执政已120多天,联合报系最新民调,48%民众对她处理两岸问题不满意;满意者仅31%,另有17%无意见。尽管她就职演说拐弯抹角、迂回曲折,想告诉北京“我虽是台独支持者,但请相信我不会搞法理台独,我知道‘九二共识’是国、共两党坚持的交流基础,请理解我不能公开承认‘九二共识’,但我会‘维持现状’,让现状交流持续下去”。她只公开承认“九二会谈的历史事实”,坚决不承认“九二共识”。

北京鉴于陈水扁执政出尔反尔的先例,加上蔡英文和李登辉关系实在太近,何况习近平主席已亲自宣示,“九二共识是两岸关系的定海神针”,不可能妥协。北京坚持要蔡英文亲口说出“认同九二共识”,但蔡政府显然迄今还不够清楚理解:习近平亲自宣示定调的,就是铁板一块、不可能妥协,因为这也牵涉两岸交流的主导权归属,北京必然须牢牢掌握。

蔡英文在15万军公教、旅游业两波群众上街头示威,陆客游台明显急冻下,台湾南部虱目鱼契作、农产销大陆都岌岌可危,四面楚歌,八位泛蓝县市长赴大陆,无疑对蔡政府是再次沉重打击。国台办隆重接待,承诺打造对口平台,实现地方县市需要的经贸实利,譬如新竹米粉、马祖高粱酒等特产销陆,推动八县市的陆客特殊旅游行程,颇有“一岛两制”区别对待意味。这八县市打着“为民请命,不是和新政府作对”,也让蔡政府很难公开刁难。

但眼见两岸交流的主导权,筹码在大陆一方,台湾这边如果也被泛蓝县市长抢去,蔡政府的中央权力就像被架空了,滋味不好受。民进党才气急败坏,扣八位县市长“吴三桂”“蓝八奴”(不雅的闽南语暗示)和“卖台”等大帽子。问题是国民党执政时,台北市长柯文哲、绿营谢长廷和陈菊等县市长也频频造访大陆,推销地方农特产,“城市对城市”交流有利基层人民利益,绿营如何阻挡?

北京看准这些趋势,形容它策略是“各个击破”“重蓝轻绿”“区别对待”,或“以商围政”“以民逼官”,或统战分化台湾,甚至策略改变,推动“一岛两制”,利用泛蓝地方政府逼绿色中央,解读可见仁见智。只要看蓝绿又吵成一团,大陆开放一些省市和台湾蓝营执政县市继续经贸交流,塑造“对大陆友善,经贸利益就源源不断”,对蔡政府和绿营执政县市就构成莫大压力,确实踩到了民进党的痛脚。

可是台湾对大陆交流,依宪法和法律,主导权毕竟在台北的中央政府,而非地方政府权限。八县市长即使打开和大陆的对口交流,有其局限性,经贸细节的突破,与两岸结构性交流有别,遑论政治突破。因为货物通关、两岸各种民间交流,审批权限仍在蔡英文政府,包括泛蓝县市长访大陆的审批权力。而大陆经贸利益惠台想切割台湾县市不易,譬如陆客赴台,如何限制只去泛蓝执政县市旅游消费,除了住宿地选择,对风景点观光、购物,难道北京能禁绝陆客去绿色执政县市?从这个角度看,泛蓝县市长其实也在为蔡政府解围,绿营何须阻止民众做大陆生意、赚大陆的钱?

整个事件再度显示北京对台政策弹性大、筹码多,光打“经贸牌”就足以让蔡政府左支右绌,陷入尴尬,凸显其大陆政策不务实、失能。以八个县市的政治能量,不可能出现“地方领导中央”的效应,这些交流仅限经贸层面,无法突破两岸政治僵局,那才是北京想达成的目标。

所以“一岛两制”很难说是北京的战略突破,只是权宜和巧妙施压,蔡英文如无法突破“认同九二共识”这个自作的茧,台湾经济就不可能变成一只美丽的蝴蝶。等待她的,包括限缩台湾的国际活动空间、外交断交潮等猛药,北京已缩紧口袋,但似未放弃最后希望,正等待蔡英文答完试卷。

shij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