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报: 中国应该为王全章骄傲, 而不是迫害他|博谈网

6

6.jpg

去年7月,中国政府发动了几十年来对法治倡导者最广泛的镇压,拘捕了约300名人权捍卫者。一些人被单独囚禁至今,试图去探视他们的律师和家人被告知不在那里,到别的地方找去。

2016-9-24

作者: Michael CasterPeter Dahlin 编译: 赵亮

被监禁的中国律师王全章的夫人李文足和他们3岁的儿子王光威(音)

本文译自英国《卫报》9月22日刊登的中国人权卫士紧急救援协会共同创始人Michael Caster 和Peter Dahlin的评论文章,题目为“中国应该为王全章骄傲,而不是迫害他”。以下为文章译文。

与此同时,官方媒体能独家接触到许多的活动人士,他们在审判前被当作罪犯上电视“游街示众”。

 

这场镇压的主要目标之一是律师王全章。

王全章因为为反对地方腐败官员的村民辩护、为法轮功修炼者辩护,以及为倪玉兰等人权活动人士辩护而多次惹火了中国政府。

2013年,王全章因为拒绝一名法官的非法要求而遭拘捕。这或许是人权律师在辩护过程中被所谓司法拘留的第一个实例。在为客户辩护中途,把一名律师拖走正好说明了在中国对法律援助的阻碍。

他获释后,王全章把这起事件当作是一次学习的机会,并为维权人士写了一个关于司法拘留的法律手册。王全章经常投入大量的时间帮助其他律师,为他们辩护。极少有其他律师敢于代表他们。

为此,他被秘密关押了一年多,现在面临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审判秀。

我们认识王全章多年,在中国人权卫士紧急救援协会共事过,直到2014年初。我们可以说,他是我们见到过的最勇敢的人之一。他对法治的投入和承诺是无懈可击的。当局的这些指控毫无依据。

中国的国安解释说王全章的罪行是为法轮功学员辩护,以及使用社交媒体来强调其客户遭受的虐待。这些行为并不违法,王全章没有违反法律。

自今年1月以来,有好几次都凸显了当局缺乏实际的证据。3月初,警方和国安试图迫使王全章的夫人李文足、他的父母亲以及甚至一位律师朋友去录制谴责王全章的录像。他们没能得逞。

当局试图通过威胁以及承诺轻判来逼供,而拘留中心借口说没有他的记录,不许他的律师及含泪的家人与他有任何接触。

李文足也未能幸免。她一直遭到骚扰,在多个场合被拘留,被用政治暴力的伎俩恐吓,让她背叛她的丈夫,或是以此恐吓王全章配合当局。

如此的无法无天和滥用权力只是更显示了(当局)对他即将到来的审判的心虚。

8月初,法庭称王全章已经放弃了他的辩护律师,宁愿要法庭指定的律师。任何认识他的人都知道这是荒谬的。自从2012年以来,王全章就安排了一名信赖的同事,如果他被拘留或被捕的话,出任他的代表律师。悲哀的是,在中国,大多数人权律师最终需要有自己的辩护律师。

自2010年以来,王全章多次向我们表示,他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接受法庭指定的律师。好像没有一个虚假的律师,就完不成一个虚假的审判。

审讯时,可能也会指责假想出来的“外国敌对势力”,正如我们在最近的一些审判秀上以及一些反西方的宣传视频中见到的。

王全章与中国人权卫士紧急救援协会的共事被当局用来指控他,尽管自2014年以来我们就没有在一起工作过。我们的工作是专注在加强中国的法治。这对当局似乎无关紧要。

如果中国政府是认真的想让中国有法治的空间,就必须立即释放王全章,撤销对他的一切指控。我们希望如此。对于象王全章和他的同事们这样的人权捍卫者,任何国家都应该为有这样的国民而骄傲。

原文China should be proud of Wang Quanzhang -instead it persecutes him

bo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