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中国的鬼城——开发商没钱了|博谈网

6

6.jpg

在中国,录制影片的挑战之一是面对可怕的长长的交通堵塞。在世界上大多数人口众多的国家,这是我们许多人已经习惯了的现实。所以你可以想象:在上下班的交通高峰期,沿着一条静静的八条车道没有生机的高速公路行走,那感觉是何等的“离奇梦幻”。

2016-9-24 作者: Steve Chao 编译: 赵亮

本文译自《半岛电视台》9月22日的报道。

我们的摄影师和我身处中国东北城市沈抚,这座城市象征着这个国家步履蹒跚的经济。

 

沈抚是一座绵延22公里的鬼城。这里曾经是农田,现在一栋栋楼被弃置在那里,把景致变得七零八碎的。

这是中国各地数百座被弃置的城市之一,在那里,建设陷于停顿。

步行穿过一些失败了的项目,我们发现许多只有混凝土结构的架子,依然等待着放上外饰墙面。

在里面,我们见到了被丢弃的安全帽、机械和依然没有打开包装的原材料。

地方官员花了数亿美元建沈抚,期望能从越来越多涌入附近城市沈阳和抚顺的人当中吸引一些人,毕竟,中国正在经历从未见过的最大的农村向城镇的人类迁徙。

然而规划者们没有预料到的是该国的经济会显著放缓。工作枯竭,人们再也不会来了。

在沈抚,这意味着用于建设的钱已经用完了。

政府顾问们罕见地承认,南至云南、北至黑龙江的地方规划者们都出现了财政失策状况。

经济学家Anne Stevenson-Yang说,它更像是“巨大的失误”:“随便在空中一指,你就会在中国发现一个没用的项目。”

在过去二十年里,Stevenson-Yang在中国旅行。她去了许多古怪的发展项目,包括复制曼哈顿和巴黎,大片大片空置的高层建筑。

“这是你在世界上其他地方不曾见到的疯狂水平,你不得不去想它将造成的危机程度是其他地方不曾见到的”,她说。

令她担心的是所有这些建筑把中国压在债务大山之下,让中国正在下沉。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有同样的担忧。

在我们自己的旅行中,我们见到了一座假的迪拜棕榈岛。不象原岛,这里远离海洋而建,使用旧的农业灌溉水渠,把水抽到开发区。这里原本想建成一个退休的社区,但是也已经停工。

“开发商没钱了”,一名脾气暴躁的经理在门口告诉我们。

在沈抚,地方规划者花费了1600万美元建了一个60层高的钢结构,叫做“生命之环”,意欲吸引旅游者,但是迄今为止,没有人来。

中国总理李克强表示,他的政府正在解决债务问题。今年3月,他告诉世人不要担心,说中国的经济没有走向“硬着陆”。

但从那以后,中国政府鼓励银行继续资助基础设施项目,而不是抑制花销。

中国已经有两万亿平方米的住宅空间空躺在那里,一些经济学家担心会发生最糟糕的状况。

“如果中国之前愿意放弃超增长,那么它还有可能避免潜在的严重的崩溃和严重的债务危机。但是它没有这么做,也不会这么做”,Stevenson-Yang说。

正如我们发现的,是工人们在感受到痛,他们对此并不开心。

2015年,中国见证了在其有记录的历史中最多的示威,大多数是劳工示威。

在四川省,我们遇到了一群最近举行了罢工的煤矿工人。他们与我们秘密地见了面,许多矿工告诉我们他们感到自己被排除在中国的经济繁荣之外。

“在中国,我们都是工作的公民,本应都是一样的。但是在现实中,其他人开奔驰宝马,我们甚至连一辆自行车都没有。那就是我们的现实。我们被困在这座矿上,想着我们将如何再熬三十年”,一名矿工说。

中国的官员们承认中国从一个农业社会崛起成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许多人还是“贫民”,中国的发展是“极不均衡”的。但是他们坚持称正在进行改革,他们将会证明批评者是错的。

对于中国企业这一切意味着什么?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在我们找到答案之前,这将是一条跌宕起伏的路。

原文Inside China’s ghost towns:’Developers run out of money’

bo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