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良臣: G20峰会让世人更看清中国撕裂的社会——到底是”天堂”还是”地狱”|民主中国

6

6.jpg

这个国家太缺少共识了。给天下人的感觉就是,这个国家很奇怪,政府包括国家高层似乎根本就不知道天大一群民众在想什么,需要什么,还以为自己可以一手遮天,沿袭两千多年治理国家的方式:不论你们想什么,要什么,都要看我愿意给你们什么。

https://oss.maxcdn.com/html5shiv/3.7.2/html5shiv.min.js
https://oss.maxcdn.com/respond/1.4.2/respond.min.js

2016-9-24

先说一个近似段子的帖子,意思是,如果说“有房才有砖”,一定会被人骂死,政府也不可能向着你;可如果说“有国才有家”,马上就变成“正能量”了。
可谁都看得出,二者用的是同样逻辑,然而,在这个国家,前一个是荒唐的,后一个却能堂而皇之,被政府拼命灌输。如此这般,想不让这个社会撕裂都难。
中国民间认为2+2=4,政府却非要说2+2=5,关键是你还不能质疑。
眼下的中国,不论政治还是经济,思想还是教育,抑或对内对外,官民都是天差地别,民众与政府不说根本就不一条心,而且政府说政府的,民众说民众的。政府防着人民,人民不相信政府。即使在对外态度上,政府与民众也是各唱各的调。比如对待朝鲜一次次核试验和韩国安装“萨德”拦截导弹系统,这原本应该“同仇敌忾”的一件事,然而也不。有位网友就这样说道:“朝鲜在中朝边境连续试爆核弹,早已污染了松花江、鸭绿江、图们江,早已在严重危害东北人民的生命健康,你却抗议韩国部署萨德;朝鲜到家门口六十公里处再放核弹,你又抗议韩国部署萨德;到年底朝鲜可造二十枚核弹,东北人民早已如坐针毡,惊恐万状,你依然抗议萨德;等到朝鲜把核弹放到中南海的那一天,你就只有到马克思那里抗议萨德了。你不抗议拿矛的,却在抗议拿盾的,你他妈的没有病,那到底谁有病?”
到底谁有病,全世界都知道,也早就是不证自明的事。

                                             二

在2016年的这个9月,即使截至在键盘上敲这篇稿子,也才过去不到半月时间。可就在这半月里,发生的一些事,让人看到这是一个严重撕裂的社会,这个国家根本没有共识。
一边是“主流”天天溢美的报道,一边是民间,特别是互联网以及手机上大量的嘲讽、批判;一边刻意让杭州民众告诉去他们那儿的外国人,说杭州是“人间天堂”,一边是民间大量转发一件又一件刚发生的悲惨事件,证明这个国家的一些人像是生活在“人间地狱”。
你说这是多么大的反差啊!
别的不说,一件是江苏一位九十岁老太太因强拆被活埋;另一件似乎更悲惨,甘肃一年轻农妇因贫困而产生绝望,残忍地以强行灌农药方式杀死了自己从三岁到八岁的四个孩子,然后自己也喝农药自杀。几天后这名农妇的丈夫在处理完妻儿后事后,仍以喝农药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一家六口就这样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也不知他们是逃离了“天堂”还是不想生活在这“地狱”。总之,人们一对比,无比愤怒。一个20国峰会,花费2000亿,可自己的国民穷困到自杀。好一个“天堂”!倘若他们一家六口生活在“万恶的资本主义”西方,你很难说不会与这个国家更多的人们走上街头,强烈抗议政府。当然,在今天西方民主国家,估计你也很难再见到只有我们这种“社会主义国家”才会发生的惨剧。
让我们还是来看看普通网友、作家,乃至名教授是如何说的吧。
在老太太被活埋的报道出来后,立即有网友编出段子:“江苏徐州一位90多岁的老太太:历经军阀混战、日本侵华、解放战争、镇反运动、反右运动、三年灾荒、十年文革、九八洪水而大难不死,却在2016年9月7日这一天遭强拆活埋,结束了其惊心动魄的一生。”
而对G20峰会,一作家骂道:“为了一个B会,就把一个城市搅得鸡犬不宁,工厂停工、商铺关门,市民放假,核心区居民外出旅游。理由很他妈的高大上,为了安全。为了谁的安全?外国领导人?搞笑。结果,客人来了,忽然发现景区没人、公交车上没人,这似乎很丢人,于是,又叫人不上班来坐公交,到景点演戏。真他妈的是个笑话。可是,为什么会有笑话?因为他们本身就是个笑话。因为有权,于是就可以任性;因为有权,于是就可以折腾人民。这样的笑话还要继续下去吗?会的,只要他们在,新的笑话就会层出不穷。”
中国人民大学知名教授周孝正说的是:“为了一个仅2天20人的聚会,赶走200万人,花费2000亿,如此穷奢极欲,就是与商纣王隋炀帝相比,也有得一拼。这样的世道不亡,天理难容!”
他们之所以如此猖狂,正如有网友所言:“他们违法违宪犯罪,你不能抗议,抗议就是寻衅滋事,抗议就是聚扰公秩,抗议就是妨碍公务,抗议就是煽动颠覆。每条‘口袋罪’都是信手拈来,先抓人再慢慢装进合适的‘口袋’,总有一款适合你!一个号称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人民真要作主搞选举却成了犯罪,而真正的罪犯却像模像样地在‘为人民服务’。”
可见,这个国家的政府与民众已经撕裂到何等地步,说几与水火,甚至不共戴天,也一点不夸张。

                                              三

谁都想不到,2016年9月上旬有那么几天,估计是这个国家个别人感觉“最难熬的日子”,我甚至想,说不定有人后悔揽这样一个“盛会”,炫是炫了,酷也酷了,似乎给自己长了很多脸,可让那么多人嘲笑甚至是耻笑,真有点“奇耻大辱”。谁都想不到,一个“通商宽衣”,再加上一个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接近8000万美元”(吓死人),仿佛长了翅膀,瞬间在这个星球上广为传播,简直比电波还要快,也就是说这“丑”瞬间就丢到了全世界。
平心而论,跟很多事相比,这真不算个事儿。“核心”、领袖也是人。是人,谁没有过说错话、看走眼、念错字的时候?这个国家的几亿手机用户为何要纠缠这种不值得纠缠的口误?对自己的“核心”自己的“领袖”怎么能如此不尊重?这一连串的问号,真用得着一句套话,那就是“说起来话长”。
如果不是一个“神奇”的国度:国家,是民主国家,国民,是自由公民,出现这种事,不论发生在这个国家的什么人身上,估计绝大多数人最多哈哈一乐也就过去了。要命的是,这不是一个民主国家,实行的不是民主制度,夸张点说,几千几百年来,从几百几千万到几亿十几亿国民,就是一群绵羊,任由统治者宰割。
可问题是这原本天大一群绵羊,在受到西方发明的互联网或叫进入信息时代再辅以“普世价值”的熏陶后,像是改变了DNA,变得天不怕地不怕。他们压抑得太深、太久,一旦哪怕有一点机会甚至“空子”,都绝不放过,一定要利用。你不是否定“普世价值”吗,你不是没有言论自由吗,你不是会拼命删帖吗,那这一回就让你好好删!
你越是怕人批评,他越是偏要批评;你越是怕人嘲笑,他越是偏要嘲笑——有人不想,正是自己这种“特色”制度把中国网民训练成这种“德性”。不然,这种情形为啥在西方在美国就要弱化得多?近日,美国著名汉学家、汉语语言学家林培瑞在接受美国之音首期【美国观察】时说,在美国,当年副总统Dan Quayle说错了/拼错了,没有美国媒体或者政府部门要将之屏蔽,老百姓“笑多久,是你自己的事儿”。
对呀,官再大,你出了丑,能管得住老百姓笑吗?毛泽东时代,特别是文革时期,那么厉害,张口就有可能成为“现行反革命”,就有可能被处死刑被枪毙,可人们背地里或是在家中还不是要骂要笑。如果连人们笑的权利也要剥夺,那么估计即使比周厉王也要等而下之了,可这个世界上有哪个“领袖”喜欢民众说他是中国的“周厉王”呢。

估计有人怎么也想不明白:现在是怎么啦,自己的国民怎么都变得如此可怕,可怕得让人胆战心惊。就那么一点点口误,都不放过,怎么会这样?他不知道,这是国民在“泄私愤”,在“撒气”,而这正是你剥夺国民应有的自由的结果。要知道,国民认为今天的中国大陆,权力都集中在你一人之手。既如此,当民众感觉到特别憋气或叫憋屈的时候,他们不向你发泄向谁发泄?谁让民众不好受,也就等于让自己不好受。如果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还谈何自信,谈何正确,又还如何领导他们去“做梦”?
新一届核心上台后,特别是近一年半载,大家都在议论“中国的问题”,政治的、经济的,民生的,社会的,官员的,民众的。前两天看到网络上有文章说,中国大陆官员都在“软抵抗”,其实再扩大一点,这个国家的民众又何不在“软抵抗”呢,只不过官员和民众“软抵抗”的内容有所不同罢了:官员是不吃不喝不贪但也不办事,而民众的软抵抗是,国家说的,政府说的,他们一概不信。不仅如此,民众的软抵抗,说起来更可怕。这个社会稍微出点事儿,他们就“起哄”,也就是说他们不相信这个国家会越来越好,或者说,他们乐于看到这个国家“出事”,出大事——对有些人来讲,应该说这才是最可怕的。
为何会这样,说到底,就是这个国家太缺少共识了。给我们这些普通人的感觉就是,这个国家很奇怪,政府包括国家高层似乎根本就不知道天大一群民众在想什么需要什么,还以为自己可以一手遮天,沿袭两千多年治理国家的方式:不论你们想什么,要什么,都要看我愿意给你们什么。也就是说,这个国家还是在坚持我给你们什么,你们才能有什么,我不给的,你们就不能要,要也不给。克林顿说是美国人民领导他,那是美国是克林顿,而中国恰恰相反。这就是“特色”,这就是“国情”。
可他们忘了,一手遮天的时代毕竟已经翻过去了,中国大陆也不可能再回到文革回到毛泽东时代,我有理由相信民众也绝不允许中国大陆再出第二个毛泽东。否则,也就对不起1949年后那些非“自然死亡”的几千万冤魂,而当下的这十几亿中国人也就真的白活了。
民主中国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