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努力重返国际社会 联合国不应该“假装我们不存在”|纽约时报中文网

本月,台湾联合国工作小组的负责人乔安·欧在她位于曼哈顿的办公室。她的职责是,推动外界给予台湾人更大程度的认可。 BRYAN THOMA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作者 杰安迪

2016年9月23日

从位于12楼的转角办公室俯瞰曼哈顿东42街的繁忙景象,台湾外交官乔安·欧(Joanne Ou)可以瞥见摩托车队正护送外国领导人前往东边几个街区外出席联合国大会。

但在这场为期一周、高调赞颂普世权利的政治盛事举办期间,这间实际上就是台湾驻纽约领事馆的机构里,她和同事们只能从远处望着所有的一切,每当又有人发表关于正义和全球包容性的讲话,他们的不满就增加一分。

自从台湾在1971年被迫将其在联合国的席位让给毛泽东领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以来,这个有2300万人口的自治岛就一直徘徊在外交的荒野中,被联合国以及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等附属机构拒之门外,其奥运选手则被迫以中华台北的名义参赛。

“联合国大谈正义和人权,但他们却假装我们不存在,”乔安·欧说。作为台湾联合国工作小组(United Nations Task Force)的负责人,她的职责是让台湾人民得到外界更多的承认。“这是可耻、荒谬而幼稚的。”

乔安·欧把愤怒的矛头指向了中国以及联合国技术官僚。前者是台湾多年的敌人;后者则越来越愿意默许北京方面的要求,即自从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军队在1949年的内战中败给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叛军以后,台湾就应该被视为一个分裂出去的省份。

蒋介石率部逃到台湾海峡对面曾被称为美丽岛的地方,并在这个林木葱郁、岭峻山高的岛上建立起了与大陆相抗衡的中华民国政府。

多年来,北京一直在凭借日益增长的经济和政治实力削弱台湾的地位,并通过慷慨的一揽子援助——以及报复性姿态——瓦解它与邦交国的关系。和台湾保持正式外交关系的国家目前已减少至22个,其中包括梵蒂冈。

不过,在外交领域默默无闻40年的台湾,正抖擞精神发起反抗。本月,一个由台湾活动人士组成的团体游走于美国各地,举行抗议活动,旨在让世人关注中国边缘化台湾之举。该团体还向国会议员发起游说攻势,想让他们敦促国务院放松关于禁止台湾最高领导人——包括总统、副总统、外交部长——踏足华盛顿的限制性规定。

“这是一个非常可悲的局面,使你我没有机会倾听台湾民选领导人的声音,”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亚洲研究兼职高级研究员孔杰荣(Jerome A. Cohen)说。

本周,台湾外交官开始要求台湾的邦交国向联合国秘书长施加压力,敦促其允许台湾加入国际民航组织、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等机构。

大多数专家都认为,这类努力可能是徒劳的。伊萨卡学院(Ithaca College)的台裔政治学者王维正(Vincent Wei-Cheng Wang)说,中国正越来越有底气地否定台北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让拥有极其发达的经济和充满活力的民主制度的台湾屡屡难遂心愿。

“令我感到沮丧的是,国际社会一直没能找出让台湾融入国际舞台的具有创造性的办法,”王维正说。他指出,以往曾有过让朝鲜和韩国都加入了联合国的折衷方案,也曾进行过让巴勒斯坦成为无投票权成员的投票。“台湾的尊严和存续理应得到国际社会的更多支持。”

从位于12楼的转角办公室俯瞰曼哈顿东42街的繁忙景象,台湾外交官乔安·欧(Joanne Ou)可以瞥见摩托车队正护送外国领导人前往东边几个街区外出席联合国大会。

但在这场为期一周、高调赞颂普世权利的政治盛事举办期间,这间实际上就是台湾驻纽约领事馆的机构里,她和同事们只能从远处望着所有的一切,每当又有人发表关于正义和全球包容性的讲话,他们的不满就增加一分。

自从台湾在1971年被迫将其在联合国的席位让给毛泽东领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以来,这个有2300万人口的自治岛就一直徘徊在外交的荒野中,被联合国以及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等附属机构拒之门外,其奥运选手则被迫以中华台北的名义参赛。

“联合国大谈正义和人权,但他们却假装我们不存在,”乔安·欧说。作为台湾联合国工作小组(United Nations Task Force)的负责人,她的职责是让台湾人民得到外界更多的承认。“这是可耻、荒谬而幼稚的。”

乔安·欧把愤怒的矛头指向了中国以及联合国技术官僚。前者是台湾多年的敌人;后者则越来越愿意默许北京方面的要求,即自从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军队在1949年的内战中败给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叛军以后,台湾就应该被视为一个分裂出去的省份。

蒋介石率部逃到台湾海峡对面曾被称为美丽岛的地方,并在这个林木葱郁、岭峻山高的岛上建立起了与大陆相抗衡的中华民国政府。

多年来,北京一直在凭借日益增长的经济和政治实力削弱台湾的地位,并通过慷慨的一揽子援助——以及报复性姿态——瓦解它与邦交国的关系。和台湾保持正式外交关系的国家目前已减少至22个,其中包括梵蒂冈。

不过,在外交领域默默无闻40年的台湾,正抖擞精神发起反抗。本月,一个由台湾活动人士组成的团体游走于美国各地,举行抗议活动,旨在让世人关注中国边缘化台湾之举。该团体还向国会议员发起游说攻势,想让他们敦促国务院放松关于禁止台湾最高领导人——包括总统、副总统、外交部长——踏足华盛顿的限制性规定。

“这是一个非常可悲的局面,使你我没有机会倾听台湾民选领导人的声音,”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亚洲研究兼职高级研究员孔杰荣(Jerome A. Cohen)说。

本周,台湾外交官开始要求台湾的邦交国向联合国秘书长施加压力,敦促其允许台湾加入国际民航组织、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等机构。

大多数专家都认为,这类努力可能是徒劳的。伊萨卡学院(Ithaca College)的台裔政治学者王维正(Vincent Wei-Cheng Wang)说,中国正越来越有底气地否定台北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让拥有极其发达的经济和充满活力的民主制度的台湾屡屡难遂心愿。

“令我感到沮丧的是,国际社会一直没能找出让台湾融入国际舞台的具有创造性的办法,”王维正说。他指出,以往曾有过让朝鲜和韩国都加入了联合国的折衷方案,也曾进行过让巴勒斯坦成为无投票权成员的投票。“台湾的尊严和存续理应得到国际社会的更多支持。”

这份屈辱通过联合国的文件和官员的讲话传递出来,他们提到台湾时,称之为“中国省份台湾”,还有用不同颜色标注的地图显示二者为同一个国家。在中国的要求下,联合国于今年夏天引入一项新的安全措施,令持台湾护照的人无法进入位于纽约的联合国办公楼区域游览,其依据是一项规定,即游客必须持有由联合国成员国或观察员国颁发的身份证明。

“那可是花了14个小时飞到纽约的老人,等了一辈子才有机会参观联合国,结果却被拦在门外,”驻纽约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副处长苏瑞仁(Brian Su)说。“真让人感到耻辱,联合国甚至不愿返还他们为这次游览支付的20美元!”

尽管自身也被阻止进入联合国,这些台湾外交官却是以长远的眼光看待这种局面,指出巴勒斯坦艰难争取国际认可的努力就越来越成功。他们的作战计划包括幕后外交和一项资金充足的软实力运动——竭力突出台湾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摆脱独裁统治之后取得的成绩。

大多数夜晚里,在他们位于曼哈顿中城的办公楼大厅内,都会举办各种公共活动,展示台湾的电影、高级科技实力,以及台湾在包容同性恋和少数族群方面在亚洲起到的日益突出的表率作用。

在更高层面上进行的外交斡旋相对不那么成功。今年1月,蔡英文当选台湾总统,令两岸关系披上一层寒意。蔡英文是台湾首位女总统,她领导的民进党动过台独的念头。在她的前任、国民党领导人马英九领导下,台湾和中国签署了包括扩大贸易、两岸直飞在内的一系列协议,还使得大陆游客激增,提振了台湾经济。

马英九为拉近两岸关系而进行的八年努力,也带来了一些的外交成果。2009年,中国允许台湾加入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的决策机构世界卫生大会(World Health Assembly),不过只是以观察员的身份。四年后,北京放弃反对台湾参加制定全球安全标准的国际民用航空组织(International Civil Aviation Organization)举办的大会。

尽管如此,北京的好意可能已经枯竭。台湾至今没收到国际民用航空组织下周二在蒙特利尔举行的论坛的邀请。最近几个月,中国政府已经释放出对蔡英文不满的信号,急剧减少赴台旅行团的数量,给台湾的旅游业造成严重的打击。
“这的确让我们感到伤心,”42岁的乔安·欧说。这是她第二次主导台北追求更大国际认可的工作。在联合国大会举行之前,欧女士曾努力进行协调,鼓励各个国家的元首在做公开演讲期间提起台湾的强烈愿望。她说,去年总共争取到16位。

在这一周,她和同事都趴在电脑屏幕前,观看在线转播的演讲,焦急地寻找可以让他们感到振奋的话语。

至周三晚上,评论好坏参半。台湾长久以来的两位盟友——巴拿马和多米尼加共和国的总统——均未提及台湾的困境,但小小的密克罗尼西亚岛国瑙鲁的总统带来了言辞方面的胜利,他用三段话对台湾被排除在国际社区之外的状况进行了谴责。

这番将台湾描述为“瑙鲁的好朋友”的言论,令欧女士感到欢欣鼓舞,促使她脱口说出了一句赞颂在面对更强大对手时的不屈不挠精神的中国古语。

“逢强智取,”她说道。

杰安迪(Andrew Jacobs)是《纽约时报》记者。
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AndrewJacobsNYT。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纽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