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傲霜: 哀, 莫大于”心不死”的白日梦——《我的战争》的”潜台词”|纵览中国

4

4.jpg

人是有爱自夸、自炫的毛病这不奇怪。有自夸才高八斗的,有自炫貌似潘安的。有人愛夸自己有权有势,有人爱炫自己家道殷实。但恐怕没有人向人家吹嘘自己当过強盗,或扒窃得手过多少财物。而这《我的战争》宣传片中的几个老傢伙竟明目张胆地炫耀自己当年就是入侵韩国的侵略者。就曽拿着刀槍来杀害过韩国人。这只能叫:不知人间有羞耻事!

2016-9-24

原标题:林傲霜: 哀,莫大于“心不死”的白日梦—-从《我的战争》宣传片中读出的“潜台词”

假如有几位日本老年游客来南京旅游。当导游小姐热情地向他们介绍说“这里是中国古城南京……”话音未落,这几个日本老年游客竟一脸兴奋甚至十分自豪地说,“我们是七十多年前就来过的!那时候不用护照!我们是端着槍、举着太阳旗进来的!那时我们叫你们是支那……”假如有这种事发生,说这伙人是不受欢迎的人,骂他们是法西斯军国主义份子,甚至立马下逐客令,就像“九. --”恐怖袭击后,几个在美囯的大陆游客竟“举杯相庆”被美国相关部门勒令离境-样,我看没有人会说“不应该”。 因为你太不懂起码礼貌,更太不知羞耻,甚至太无人性!

然而上面这个“假如”的故事却并没有在中国发生。却在世界的另-个地方—-韩囯的首尔发生了。伹“戏” 中的“主角” 并不是日本人,而是由几个(用台湾作家柏杨的话来说叫)“丑陋的中国人”, 来扮演了这个非常不光彩的“主角”。

最近北京一部反映所谓“抗美援朝”的影片《我的战争》的宣传片就出现了这样与笔者在本文开头假设的情节几乎一模-样丑恶的一幕。该宣传片的故事情节很简単,大体如下:一个叫作“夕阳红旅游团”到韩国首尔旅游,韩国导游热情接待,用汉语跟大家打招呼:“你们都是第一次来到首尔,所以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 这时,几个所谓的老艺术家竟然毫无礼貌地对导游小姐说,自己不是第一次来。在韩国女导游的惊讶和不解中,这几个所谓的“老艺术家”越讲越疯狂。甚而十分“自豪”(!?)地表示,“那时我们是文工团的!”又一个说“我们是钢刀连的!”接下来七嘴八舌:“我们是六十多年前来的!” “那时候不用护照!”更有一个狂叫“我们是举着红旗进来的!那会儿这叫汉城!”天下竟有这样不懂礼貌的游客,竟有这样的无耻狂徒!

是的,人是有爱自夸、自炫的毛病这不奇怪。有自夸才高八斗的,有自炫貌似潘安的。有人愛夸自己有权有势,有人爱炫自己家道殷实。但恐怕没有人向人家吹嘘自己当过強盗,或扒窃得手过多少财物。而这《我的战争》宣传片中的几个老傢伙竟明目张胆地炫耀自己当年就是入侵韩国的侵略者。就曽拿着刀槍来杀害过韩囯人。这只能叫:不知人间有羞耻事!

上世纪1950年的6月25日由于受到毛共在苏俄支持下推翻了中华民国合法政府这-事实的“鼓舞”,于是乎在苏俄头子斯大林的教唆下,其走卒金日成也想对韩国进行“武统”。 从而悍然发动了突然袭击式的侵韩战争。韩囯一时猝不及防,北韩共軍只用了几天时间便攻入了当时韩囯的首都汉城。金日成无耻的侵略行径震惊了美国和整个自由世界,让他们看清了苏联帝国与共产国际输出“革命”,独霸世界的邪恶野心。不抵抗,不制止侵略,就只有坐以待毙。因此美国下定决心介入韩战。而当时苏联由于在联合国被绝对孤立,一时负气“作秀”, 不出席联合国的一切会议。于是安理会顺理成章通过决议派遣以美国、英国、加拿大、土耳其等十餘国组成的联合国軍,由联合国笫一任秘书长特里格韦.哈尔夫丹.赖伊(Trygve Halvdan Lie,1896~1968)授旗,名正言顺以联合国名义出兵朝鲜半島制止金日成发动的侵略战争。由此可见,什么“抗美援朝” 完全是一个颠倒黑白不能成立的伪命题!“抗” 的是联合国軍,“援”的是金家王朝。

更必须指出的是,这场战争与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根本没有利害关系。联合国当时根本未将中国大陆列为要打击的敌人。而且美国高层领导还一再吿诫别去招惹北京。但当联合国軍很快以摧枯拉朽之势,将金家侵略军打得落花流水,溃不成军。光复汉城,拿下平壤,金家軍龟缩在中朝边境-带时,因为苏联是联合国会员国,狡猾的斯大林不敢、也不愿出面与联合国軍对抗。于是使喚毛泽东出兵北韩支援金家王朝。

当时中共內一些有见识的人都认为斯大林此举是拿中国当鹰犬使用。而且当时大陆多年战乱后,百孔千疮。因而反对出兵去介入这场与中国利益无关的事。。但毛泽东对斯大林已顺从成性,见苏腿软,竟甘心为“王”前驱。更为恶劣的是,竟然效法当年日本偷袭珍珠港的手法,悄悄偷渡过鸭绿江对联合国军不宣而战,全部是中共的正规軍,却变裝易服谎称为什么“人民志愿军”。 完全是以卑劣的手段服务于卑劣的目的。

所以什么“抗美援朝”,实则是屈从外国(苏联)人的压力,丧权辱国,拿中国人的命去为斯大林、金日成侵略他国“擦屁股”,火中取栗,对抗国際正义力量的可耻行为。也让中国扮演了侵略者的角色。因此1951年2月1日联合国大会以压倒多数票通过第498号决议,认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军队“进入朝鲜是侵略行为”。至今这个决议仍然有效,是不能翻的“鉄案”。 是畄给中囯人永远的耻辱。当然,由于当时中国广大民众处于被奴役的无权狀态,因此应承担罪责和被釘在历史耻辱柱上的是当时的执政的权势者,首要就是毛泽东!

而更可悲的是,毛泽东屈从苏联,丧权辱国的一意孤行,让上百万的中国青年白白死伤在异国他乡的韩国土地上,许多人尸骨无存,有的連名字都没有-个。有的虽在战后埋在北韩土地上。可后來金家王朝又与中共闹翻,骂北京当局“变修” 了,而把这些“志愿军墓” 加以铲除。死伤这么多人,最后仍被联合国軍,阻击在三八线以北。在西线更有许多领土为韩国夺占去了。金日成发动的这场侵略战争全面失败。唯-的“胜利果实”, 就是保全和留下了-个当今世界上最独裁专制,最恐怖殘暴的父传子、子传孙的世袭金家王朝。这叫什么社会主义国家?这是甚么共产国际主义精神?而今天这个世袭王朝,更在中国的大门囗玩试爆核弹,訛诈中共,要錢、要粮。更严重威脅着中国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这难道不是自作自受、自造的悪果吗?特别是中囯东北民众更首当其害。

所以,从毛泽东死亡邓小平掌权以后,聪明的“小平同志”自然深知当年这些见不得人的“家丑”。 因此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当局已羞答答地收起了“抗美援朝”这个弥天大谎言,而改称为中性的“朝鲜战争爆发”-类的含糊之语。就连中共御用文人魏巍当年挖空心思,奢侈滥用颂词写成的美化侵韩战争的“范文”《 谁是最可爱的人》。曽一度风靡大陆,并据此将侵韩的所谓志愿军“ 昵称”为“最可爱的人”。同时该文还长期被列入中学语文教科书中。到2007年该文也从各类教科书中黯然退出。由此可见所谓的“抗美援朝”到此已変成当局不大愿意再提的往事。

但令人费解的是,中共十八大后,隨着“兩个三十年” 不许“相互否定” 的抛出。毛年代许多广受诟病的臭事,又被一群毛迷,毛粉,毛左们当成香饽饽翻了出来,甚至被供奉成神主牌位。于是这场中国屈从于苏联的驱使,当局丧权辱国,几十万中国青年白白送死,而且死得轻如鸿毛毫无意义的丑事。却被当前一些五毛吹嘘为什么“立国之战”,“打出了国威”, 无异于把強盗说成“英雄”, 将可耻当成光荣!

如此为侵略他国自我表扬,大唱颂歌,只能是人性的泯灭,人格的変态。你们批评日本人不道歉,实则人家的领导人在谈话中,在诸如公报、文件中已多次道歉了。而你们同样侵略韩国,而且经联合国决议定了案的。现在作为联合国的会员国,不但无视联合国此-重要决议,而今不但不道歉,反而如此恬不知耻地进行自我张揚。这与強盗、小偷把他们偷来、抢来的财物拿来办“展览会”,豈不是-样的荒唐可笑吗?!

因而此次由当局隆重推出的这个《我的战争》宣传片中几个所谓的“老艺朮家”,别看-个个虽然-幅为老不尊、且行将就木的样儿,但实际上代表的却是一股势力,一股还在迷恋着对外输出“革命”,把一党极权专政制度强加于别国民众,把“革命红旗挿遍全球”的軍国主义梦。而必须指出的是,当年韩战爆发时,曾是这个“梦” 最美妙的高潮。但自那以后所谓的“国际共运”便从它的顶峰上跌落了下来。经过赫鲁晓夫再到哥尔巴乔夫和叶利欽,终于让苏联崩溃灭亡,东欧重获自由解放。世界亿万民众终于在欣喜中,眼看它盖高楼,眼看它宴宾客,眼看它楼塌了!

只有甘违历史潮流的不识时务者,还在迷恋着“我们是举着红旗进来的”、已一去永不复返的“美好时光”。 古语云“哀莫大于心死”。 而这伙人,这股势力,则是还在做着:哀,莫大于“心不死” 的白日梦!

2016年9月24日完稿

纵览中国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