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亚诈骗: 国家导演的庞氏骗局|法广

9

9.jpg

不可想像,一起将央视、16家银行和中国各地400多家代理机构卷入的骗局只是云南地方当局就能左右的行为。在更大的背景上看,云南只是这起国家骗局的代理人而已。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到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执行总编陈小平博士,让他来给我们的听众介绍《中国钱局》一书中的涉及金额总数达430亿元的泛亚庞氏骗局这篇文章。

2016-9-24 索菲

法广:9月22日这一天,有近千名泛亚投资者到国务院新闻办、国家大剧院及最高人民检察院请愿,要求政府为投资者讨回公道。而在此之前,泛亚事件已经前后在媒体上曝光很久了,这个泛亚事件究竟是怎么回事?

 

陈小平:《中国钱局》这本书中专门报导泛亚庞氏骗局的长文倾向认为,透过泛亚事件各种报导信息中的晦涩难懂的专业术语,简单地说,泛亚事件是在中国共产党治理区域发生的一起涉及金额总数达430亿元的“国家庞氏骗局”。

法广:这个“国家庞氏骗局”具体是如何运行的呢?

陈小平:首先,泛亚为这个庞氏骗局编了一个很好听的故事:泛亚是全球最大的稀有金属交易所,拥有占全球总量95%的铟库存,泛亚称他们是在为国家做战略储备——即所谓的“为国收储”。

铟是一种柔软的灰色金属,用途颇广。可用作低熔点合金、半导体、整流器、热敏电阻等;还可应用于宇航、无线电和电子工业、医疗、国防、高新技术和能源等领域。

其次,庞氏骗局的一个核心要素是,把新投资者的钱作为快速盈利付给最初投资的人,以诱使更多的人上当。泛亚骗局也是这样玩的。它向社会不特定人群吸收存款,并答应给他们每日万分之3.75左右(年化13.5%)的固定收益。然后,利用新投资人的钱来向老投资者支付委托日金费和短期回报,制造赚钱的假象进而骗取更多的投资。最后,这个骗局的雪球滚到了22万个帐户近430亿元。

对想到泛亚平台赚钱的投资人来说,当资金不再进来或者进来的速度减缓后,他们不但拿不回收益,就连本金都拿不回去,唯一能拿到的就是等价的铟;但由于他们买入的铟价格已经高出市场价20-30%,因此永远不会有买方出现。

泛亚编制的庞氏骗局的气泡终于在2015年7月爆发。

法广:《中国钱局》似乎对泛亚事件的介绍与此前媒体报导的有些不一样,他们更多倾向认为,泛亚事件只是地方政府治理规模范围内发生的一起诈骗事件。

陈小平:在泛亚事件中被舆论讨伐最多的确实是云南省和昆明市,因为他们就站在泛亚事件的背后,观众有目共睹。

由于在此类平台上的每一笔大宗交易都会计入地方GDP,因此省级政府对这类平台都很支持。时任云南省金融办公室主任刘光溪曾经盛赞进入云南纳税企业100强的泛亚。他说,泛亚的品牌很值钱,泛亚直接为国家纳税3.6亿元,为国家间接纳税6.7亿,总计近11亿,哪一个创新民营企业会有如此强的能力?

不可想像,一起将央视、16家银行和中国各地400多家代理机构卷入的骗局只是云南地方当局就能左右的行为。因此,在更大的背景上看,云南只是这起国家骗局的代理人而已。

泛亚资金链断裂后,投资者抗议不断,但云南当局不为所动,为什么?用昆明市金融办与法制办当时给投资者们的解释是:“泛亚是一种金融创新,法无禁止即可为。”

法广:既然是国家主导的庞氏骗局,且法律上又不禁止,为什么到2015年之后,对泛亚事件的处理开始出现变化呢?

陈小平:2015年初,习近平旧部陈豪出任云南代省长,次年,又升为云南省委书记。而曾在2011年4月21日为泛亚开市锣的时任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仇和已经在2015年3月接受调查。这种云南官场地震为泛亚事件的新变化奠定了基础。

根据《中国钱局》的长篇报导,目前,陈豪是泛亚风险处置领导小组的负责人。从2015年12月立案到2016年8月,曾经的云南官场中的商场能人——泛亚董事长单九良等20名主要犯罪嫌疑人的案件已经经历了立案、批准逮捕,目前已进入审查起诉程序,可以预料,对他们的最后判刑是不会仁慈的。

习近平旧部陈豪在云南对泛亚事件快速追责的思路很清楚,对人不对事,他只是想通过“法治”泛亚董事长单九良这些人来平息投资者的愤怒,并不想让国家来为这个庞氏骗局承担责任。

《中国钱局》一书的文章最后认为,这种思路下的泛亚风险处置必定是个烂尾楼。投资者们被圈走的钱还是一分都拿不回来。这就是为什么到22日还有近千人到北京继续抗议的原因。

fag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