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伯炎: 毛泽东暴力夺权与暴力治国的遗祸|民主中国

4

4.jpg

毛泽东枪杆子打江山与枪杆子坐江山,以军营形式改造社会,用指挥军亊指导经济,他用支部建在连队的统军,再移植于建政统政,把支部建在村社。中国两千年皇权不下县的自治社会,被他党权党治改变。今天,那些村匪乡霸,把权与钱都霸尽,正是他那党要领导实为垄断一切造成的。

2016-9-26

从30年前一农民批毛说起

 文革后,毛泽东盖了棺,仍未定论,四人帮,被审了,五人帮,仍在暗传,笔者听乡间文人老郭叹道:老毛读《资治通鉴》真白读了,“武安邦、文定国”这常识,他也不懂,而是武安邦武定国闹的乱、犯的错嘛!
仔细一想:陆贾说刘邦的:马上得天下,岂能马上治之?老毛还真是:枪杆子打江山,靠枪杆子坐江山,以军营形式改造社会,用指挥军亊指导经济,那工农业大跃进,如大兵团作战。而且,听不得不同意见,梁漱溟在政协为农民说点话,就被他骂得狗血淋头。整风,他请人说话,立即用反右封口灭口。以他比皇帝,人家还容许臣僚谏议,制度也设谏议大夫。难怪梁潄溟说他没一点雅量。而他用支部建在连队的统军,再移植于建政统政,把支部建在村社,两千年皇权不下县的自治社会,被他党权党治改变,今天,那些村匪乡霸,把权与钱都霸尽,能说不是他那党要领导实垄断一切造成的吗?
乡间文人与我闲话老毛时,北京邓小平与陈云们,还在争论对毛是三七开或倒三七开评他功过,邓小平还把毛思想与毛本人分离,称毛泽东犯了错,可毛泽东思想还是正确的!也就是玩抽象肯定,具体否定的政治手段,难道这批毛与护毛的矛盾,如定时炸弹,不是由这些大佬埋下,今天似乎引爆了,不是在毛逝世40周年,正被踏熄了吗?
由此,可看出他们这些肉食者,还真不如乡间农民的一语中鹄。就说到老毛的症结与要害,便想到汉代王充说的:“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而这些民意、民声,他们听不到,被自我吹捧的伟光正声音压倒,由暴力专制扼杀了。

毛时代是武化灭文化灭文明的时代

 老毛那“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換新天”的改天換地豪情,仍闹了一次前人挽叹的“无限头颅无限血,可怜換来假共和”的悲剧。
中国3千年文明,别说唐宋,到明清,中国的GDP也世界领先,老毛却说是:“一张白纸,好写最新最羙的文字”却被他大破大立的运动,破坏成文化、经济废墟,闹成实行苛法酷政秦制的军营加监牢式社会,他死后,又一切从原点开始,把公社的农奴,再解放为有耕作自主权的农民,灭了的商品生产与市场流通,再还原,关闭的国门又打开,被他关入牛棚的学者教授再请进大学,被他称交白卷为英雄,断了的学校弦歌,再招生恢复,无不是在他的废墟“白纸”上,重建文化,重构文明。
当文革后期,写《西行漫记》吹捧过毛的羙囯左派记者斯诺重访中国时,老毛已露馅,只好自称是:马克思加秦始皇,来应付斯诺了。
可是,比毛更通马克思的斯诺纠正说:毛是斯大林加秦始皇。笔者认为毛又远超斯大林与秦始皇了:他用马克思做皮,秦始皇做核,毛写诗批郭沫若骂秦始皇焚书坑儒:“千载皆行秦政制,十批不是好文章”(十批,指郭的《十批判书》)毛还真把历史倒退两千年,实行秦的商韩酷制了。他效秦始皇焚书坑儒,羸政坑460个儒生,他的反右运动就坑了315万(新公布数字,过去只说55万)文化革命,凡沾文化的,被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横扫,难道这不是把文化、文明中国,变成武化、野蛮中囯吗?野蛮到如丛林里的兽类争权夺地,任何朝代建国,无不是恢复秩序与伦理,治礼作乐,承先启后,哪能是用枪杆子夺江山,再抓枪杆子去霸权位,甚至权力转換的接班规则也没有。有人说:要是毛岸英不死,今日中国就与朝鲜一模一样了,信然。历史教师袁腾飞说毛泽东对中囯的最大贡献:就是毛泽东死了!未必是幽默话,事实证明:今天,未死硬的毛幽灵,不仍在作祟、作乱吗?
当年,胡适以贫穷、愚眜、贪汚等,著文称它们为五鬼乱中华,都很皮毛,哪能比这毛幽灵,乱中华超过半世纪了,仍在发酵作怪呢。而文化革命之乱,才叫达到巅峰:他对作乱的高论就有:乱,是乱了敌人,煅炼了自已。以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毛未想到乱得不可收拾了,在武汉,差点被百万雄师拘囚,从不坐飞机的他,赶快坐潘景寅驾的机逃了,才利用林彪保驾护航,由三支两军变为全国全面的军管与军统,还真把中国变成了牢獄后,再加军营国家:不仅农村公社,按军队的班、排、连、营组织,大城巿中学,也废了班级,改称连排。用军宣队、工宣队去领导大、中、小学,乡村则派贫下中农管学校,笔者邻居李姆姆是文盲造纸工,她也在工宣队管过音乐学院。如此荒诞的毛时代,有人还怀念,而毛的文革时代,国外敌人是帝修反,国内敌人,从地富反坏右,再增加到21种黑类,窒息得有人以为朝鲜很社会主义,从鸭绿江偷渡被抓回,仍叫投敌叛国,成都就还抢毙了一个姓赵的川大学生哩。今天,脱北朝鲜人,无论南投韩、北投中,仍抓回去就毙,可中国当局,老观念老话仍不变,还说啥中朝两囯鲜血凝结的友谊,这不是毛的幽灵作怪,把他的后辈变得很愚蠢吗?
毛泽东的武治国,由大老粗取代文化人,或用老粗在前台,文人做幕僚,且权力集中于老粗之手,其行政能力与效力,可想而知,那种上呼下应,万众喏喏时夸大的亩产万斤谎言,炼铁出些渣就称钢铁元帅升帳笑话,能不是毛时代的荒诞与丑陋吗。
毛为何偏爱老粗,忌讳文化?因前者头脑简单,容易顺从、服从,是专制者的基础。有文化能思想能判别,有独立意识,是独裁的麻烦。于是,毛泽东在位27年推行的53次运动,实是不断奖励与发现奴才,不断排斥与打击人才的运动,运动到党外人才灭净,如左派政治家英国工党社会主义理论祖师拉斯基的学生罗隆基、儲安平被清除;跟党很紧的作家老舍学者傅雷也没活路,逼得自杀;而党内的颇具学理的顾准、艾思奇也打成右派;自已的秀才文人邓拓、田家英也逼自杀。这种灭人才用奴才,闹到会弄点红歌红剧作宣传的于会泳,当了文化部长,会唱《智取威虎山》的钱浩亮做了副部长。最后,老粗当政,发展到文盲治国,农民陈永贵与纺织工吴桂贤也做了副总理,接见卫生界外宾,听外宾赞中国李时珍了不起,吴还问手下:李时珍同志在那个单位,能请来见客人吗。而《人民日报》文盲造反上台的鲁瑛,留下一本鲁瑛笑话,至今还在网上销售哩!沭猴而冠这成语,毛时代,真运用得超常超出人的想像。
这样荒诞畸型的毛时代,今天还有人留连不舍,用脑残、脑子进水与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皆难解释,还是萧伯纳的名言:历史教训人们,人类从未由历史获得过教训。惜乎,今天还去韶山拜毛神悼念老毛逝世40周年的毛粉,哪听得懂如此深沉的历史反思哩!

追根溯源挖毛禍毛孽

若1980年复出的4千老干部在京开会批毛清算毛能彻底,甚至不忌讳清算文革前17年自已助毛制造互斗互害社会的责任,不同意邓小平用若干历史问题决议封人们批毛的口,有实亊求是与理论彻底的坚持,就是暂时搁置前17年问题,把文革弄清说透,也不致造成如此文革结束40年后,还有这种文革后遗症。
若1989年,经拨乱反正、改革开放,那10年孕育的民主朝气与自由活力,不遭天安门的军队血洗镇压,哪还有毛时代的整人,邓时代的整钱,膨胀坐大一个使老布什总统也惊异的特权暴利集团,成为中国改革生出的特权阶级,他们子女都成了红色资本家,过着比罗克菲勒、比尔盖茨更奢侈的生活,还口不离马克思与爱国主义呢?这些怪胎孽种,不是8964的血与火培育猛长的妖怪吗?
若上台的新主,不用两个30年互不否定的谬论,去打开潘多拉盒子,把江胡冷藏的毛幽灵放出来作祟,能有湖南、河南那些毛粉倾巢而出,还有什么毛粉的东圣党出来,称中共为兄弟党,来招摇吗?
但信息网络时代在推动人类亿万民众向现代文明前进的潮流,既非一小撮被精神奴役得认不清自已也认不清时代的愚众,能阻止。也非那些SISI恐怖者能破坏。无论毛泽东如何灭文化毁文明,未获得批判与清算,可历史已反弹出:毛时代人手一册毛语录,不是已变为人手一架手机吗?那语录以270条话语做铁栅,囚人们思想,这手机却可使人向世界作精神遨遊,突破专制一言堂的精神禁锢,任专制在网上建柏林墙,非智,而是蠢。再想使专制有愚民作基础,颇难,且必然破产。
毛时代以暴粗口做贱相为荣,以穷以无文化为贵,不是仍被拨乱反正了吗?今天,文盲半文盲也要弄一顶硕士或博士头巾戴上,去充知识分子,不也批倒毛泽东那“知识越多越反动”的胡说吗?就是今上出国,到处晒他的书单,也很愿给人爱读书重文化印象。有人笑他在G20会上读错了“农”字,以怪罪简体字,把農改成农,易与衣字混淆,固然有理,若再挖深点,挖到老毛轻贱文化、毁坏文明,没有整人运动整到习仲勋,没有文革,今上能从正规学制读到清华北大毕业,会出这纰漏吗?所以,罪孽仍主要在毛泽东。批毛,是打开中国锁的重要鑰匙。
民主中国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