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雄: 砸寺庙|自由亚洲

6

6.jpg

一九五十年代中共当局镇压藏人武装反抗的过程中,不少寺庙因为是反抗据点受到炮火打击甚至飞机轰炸。随后进行的“民主改革”,又迫使大批僧尼离寺还俗,不少寺庙因无人驻守而荒废,或改作它用遭毁坏。另一类则是以摧毁寺庙为宗旨的直接破坏, “砸寺庙”就是这样的行为。

2016-9-24

图片来源:唯色博客

海外舆论往往把砸寺庙归于文革时从中国内地进藏的汉族红卫兵。如果没有高原大山阻挡,成千上万的汉人红卫兵无疑会乘“大串联”之机,涌进西藏去破“旧”。依当时的标准,西藏的“旧”是最多的。然而遥远路程和恶劣交通挡住了他们。当时进藏的主要是藏族红卫兵。几千名藏族学生在北京中央民族学院、成都西南民族学院、兰州西北民族学院,及位于陕西咸阳的西藏民族学院读书,他们已接受数年共产党意识形态教育,文革鼓吹的“造反”又投合青年人的叛逆与躁动,他们责无旁贷地把对西藏社会“破旧立新”当成使命,返回西藏,对推动西藏文革起了关键的“煽风点火”作用。随着那些藏族红卫兵返回家乡,砸寺庙随之开始。

6.jpg

那时返回西藏的藏族红卫兵往往保持诸如“首都红卫兵”、“内地红卫兵”等称呼进行活动,印刷宣传品等,是后来把问题搞模糊的原因之一。我向很多藏人了解文革情况,他们都承认砸寺庙的主要是藏人,且有不少是自发的。无疑当时存在高压逼迫,然而一种社会氛围并非仅由执政者造成,还有群众的配合。群众有时更激进。例如在当局尚能控制的中心城市和地区,如拉萨,寺庙建筑基本都留存下来,而同为西藏黄教三大寺之一的甘丹寺,离拉萨七十公里,就被毁坏得只剩废墟。西藏寺庙遍布农村牧场和丛山峻岭,皆为当地最坚固的建筑,没有当地人参与,仅靠汉人红卫兵不可能把散布在上百万平方公里的数千寺庙毁坏得那样彻底。

说明砸寺庙者主要是藏人,目的不是为汉人开脱,把责任推给藏人。在我看,这首先不是责任问题,除了应该正视历史,还需要从中得到思考——为什么千百年把宗教视为生命的藏人会砸寺庙?以人民在文革遭受的苦难推断当初人民一定反对,是过高估计了人民的理性和预见能力。实际那正是人民缺乏的。中国内地的文革矛头是针对中共当权者,而在西藏,既有对当权者的不满,也同时发泄被煽动起来的对西藏传统社会的仇恨。

固然,毛泽东并没有真给藏人解放和他允诺的“现世天堂”。但是阶级斗争理论给了藏人与过去不同的世界观。一九六十、一九七十年代,毛泽东的新宗教在西藏取得全胜。中国对西藏的主权控制之稳定前所未有。今天常让当局寝食不安的“民族问题”那时几乎可以不考虑。藏人与汉人也普遍融洽。

对文革期间藏人参与砸寺庙,最方便的解释是恐惧和逼迫。我当然同意这一点,但如果那就是全部,并不意味可以心安。世界历史上最顽强的反抗就是宗教反抗,每个宗教在面临被毁灭时都曾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出现众多宁死不屈的殉教者,藏人参与砸寺庙即使归于“积极分子”,为何“积极分子”会有那么多?其他人为何会顺从?仅解释为怯懦,与其说是解脱,不如说是另一种抹黑?

6

我相信藏民族是忠于信仰和敢于坚守的民族,所以才试图找出表面现象下的缘由。有从那年代过来的藏人表示,“神界轮回”的确能代表他们的心路历程,除此尚无其他更有说服力的解释。

自由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