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维健: 习近平走过的扶贫路与杨改兰一家因贫自绝的路|北京之春

6

6.jpg

习调研七个省对中国贫困地区之触目惊心,必有切肤之感,但仍然出手砸二千个亿开G20制造人间天堂,可见其冷血到这样的惊人程度。“浓浓牵挂暖人心”,暖的是权贵,冷的是百姓。杨改兰一家因贫自杀,习是犯罪,也是盛世之下每一个丰衣足食人的耻辱。

2016年9月号

杭州G20,20个人的会花了二千个亿,与甘肃杨改兰一家六口因贫自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杨改兰一家的自杀不啻是对中共盛世的最大讽剌,于是,“央视”网搞出了一篇《浓浓牵挂暖人心 习近平今年走过的扶贫路》文章来捧习的臭脚。

4.jpg

此文词句之肉麻暂且不提,在例举的七个调研中全是空洞的屁话,什么要以坚定的决心和坚强的意志,坚持精准的扶贫,精准的脱贫,切实做到,脱真贫,真脱贫。虽然G20“宽农”被其读为“宽衣”贻笑世人外,但对吊书袋子仍是痴心不改,连扶贫也要秀一秀,来个“不破楼兰终不还”之句,这句诗与扶贫又有什么关系?“不破楼兰”是指攻打吐蕃今日西藏,反倒道出了西藏自古以来并非中国的属地。
中国政府一直在国际舞台上声称解决了贫困问题,但实际上以联合国二美元的标准,中国贫困人口还有二亿之多(国际社会统计五亿),这和中国经济的增长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以中国目前的经济实力是完全能够解决贫因问题,特别是农村的贫困,目前中国农村贫困的标准是相当的低,真要扶贫不是难事。仅以杭州G20花费的二千多个亿,以及动辄“大撒币”的外交,稍作收敛就可以解决中国的扶贫资金。当然扶贫款的多少还不是主要的问题,主要的问题是扶贫的制度性腐败。
扶贫中国历届领导人都有指示,但从来是说得多做得少,七折八扣到了贫困户手里,已是阿凡提请客汤的汤了。究其原因表面上看是地方官员贪赎造成的,实际上还是制度。扶贫款主要来自中央政府,如果中央制定扶贫的标准,扶贫款不是发到地方政府,而是直接发到贫困户的手中,就不会有杨改兰式的悲剧发生了。只要地方官员控制发放扶贫款,由他们认定谁该发,谁不该发必定会产生弊病,官员一方面可以以此来要挟贫困户,也可以以自己的亲疏关系来发放,对维权人士那些对干部有意见的则打入扶贫另册。扶贫另一个弊病是官员截留扶贫款,将扶贫款成为自肥之款,这一点看看贫困县盖的政府大楼,干部的座驾之豪华就一目了然。
习既然调研了七个省,对于扶贫所存在的问题相信不会不清楚,但他对此作了什么具体的政策,文章没有提到,没有提到是因为习根本就没有提出具体的措施,只以那些不着边际的空话,大话,煽情的话来哄骗民众。习近平所走的扶贫之路,实际上是扶贫走秀,他的扶贫路走过了,但是依然发生杨改兰悲剧。习调研七个省对中国贫困地区之触目惊心,必有切肤之感,但仍然出手砸二千个亿开G20来制造人间天堂,可见其冷血到这样的惊人程度。“浓浓牵挂暖人心”,暖的是权贵,冷的是百姓。杨改兰一家因贫自杀,是习近平犯罪,也是盛世之下的中国社会每一个丰衣足食人的耻辱。
“央视”的这篇文章意在提示虽然出了杨改兰事件,但习没有责任,习对扶贫问题是有足够的关心与重视,但实际上却暴露了习近平的扶贫之路不过是一个走过场的扶贫之路,是一个没有解决任何实际问题的扶贫之路,他所牵挂的不是贫困户,而是树立他个人国际地位的G20。“央视”马屁,既是马后炮,又拍在了马脚上。

北京之春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