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坎庄烈宏发函联合国求助 粤警致电“劝”噤声|自由亚洲

4

4.jpg

广东乌坎村村民庄烈宏9月19日起连续数日在联合国总部外请愿,促请联合国关注中国武警镇压广东陆丰乌坎村村民维权行动,打伤约百人,抓捕七十多人的事件。9月20日,广东陆丰警方通过羁押在海丰看守所的庄烈宏父亲越洋喊话,“奉劝”庄烈宏停止活动,被拒绝。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就此专访了庄烈宏。

2016-9-26

6

流亡美国的广东乌坎村民庄烈宏,9月19日起,连续多日到纽约联合国总部外声援乌坎村民,抗议广东当局镇压村民为土地进行的维权活动。25日,他在美国接受本台电话采访时说,家乡陆丰市公安局因受到压力,通过其父亲致电给他,劝他停止活动:

“(当地时间)9月20日晚上9点55分,我就接到一个电话,他说是陆丰公安局打来的,证实我本人之后,就将电话叫给我的父亲听。我问我父亲,现在怎么样?他说,同志们对他都非常好。对我说,你就不要再外面跟那些人在一起了,不要去搞什么事啦,小心被人家利用。这样子会害了我们一家的”。

庄烈宏的父亲庄松坤因参与陆丰乌坎村维权,9月13日凌晨三点,被公安抓走,随后被以涉嫌“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交通秩序罪”刑事拘留,目前羁押在海丰看守所。庄烈宏说,他在电话中明白表示,自己不会停止维权活动:
“我听了之后,我也挺生气的。我说,他们对你这么好,还抓你,你不用怕,你也没有犯什么罪。我的事情你不要管了。我说,除了我的家人和我家乡人,没有人可以利用得了我。也让他们(公安)不要给我再打什么电话了。他们既然敢关你,就让他们关吧”。

庄烈宏于乌坎村村民首次发起大规模土地维权活动遭到当局镇压后流亡美国。他说,通过亲属威胁放弃抗争,是当局的一贯作法:

“就是因为我在19日到联合国去抗议,肯定会对他们(当局)造成一定的压力。当局肯定会跟他们(父母亲)说,你儿子在外面颠覆国家政权、勾结境外势力,或者煽动民族仇恨等来恐吓我。我的父亲一辈子从事渔民生涯,他们的思想都很单纯,在看守所里面与外界是断绝的。还联想到村支书林祖恋被迫认罪,当时在当局抓了他的孙子之后,林祖恋才被迫认罪。”

广东陆丰乌坎村集体所有的3200多亩土地,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当时的村委会悄悄出让,而七亿多元卖地款被侵吞。2011年,村民在多年上访无果的情况下,发起集体抗议,遭到镇压,但事件引起全球关注。广东省当局做出小让步,翌年2月1日,村民选出代表村民利益的村委会。当时有舆论曾认为,乌坎模式是中国基层民众维权成功的典范。然而五年后的今年9月8日,被选为村官的林祖恋被当局以“受贿”等罪,判刑3年1个月,引发村民游行示威。结果遭到当局再一次武力镇压。

庄烈宏说,9月17日,警方到他的母亲家,抢走了母亲的手机:

“此前的17日,当局到我家去,在我母亲手中夺走了我唯一和家人联系的手机。我没有想到(当局)这种手段可耻到这种地步,没有想到继汪洋之后,广东市委书记胡春华尽然连老人、小孩、妇女,甚至残疾人,他们都不放过”。

目前,乌坎村仍在当局严密监控中。当局在村口设卡,村内设哨,网络被屏蔽,警察随时会闯入村民家抓人。庄烈宏说:

“现在乌坎村内,每一天都有分批的武警防守在每一个角落。13日中午起,乌坎村的网络都被封闭,想要传达乌坎村内的消息,非常困难。13日镇压的时候,100多个村民受伤者,现在都还在治疗,有几十个人的伤势都非常重。被抓的70多个村民中,就放了两个未成年人。前天,魏永汉也被抓了。他们抓人的时候,也没有出示有效证件的,想到哪一家去开门抓人,就到哪一家去”。

庄烈宏还说,他来美国两年来一直低调,但看到乌坎村民维权遭镇压已无法继续沉默。他在给联合国的公开信中,请求关注广东当局抓捕维权村民,敦促当局停止镇压行动。

安徽异议人士沈良庆认为,事实证明,“乌坎模式”在一党专制的环境下,不可能实现:

“现在当局对维权都是这种模式,如果警方能解决,警方解决。警方不能解决的,动用武警。如果武警不能解决,最终只能想邓小平那样,上坦克。当时的广东省领导人汪洋,他没有用像胡春华这样的镇压模式,那是因为他有他的机会主义考虑,他希望用比较柔性的方式解决问题,可能在政治上对他更有利。当时给人的感觉好像乌坎维权成功了”。

沈良庆说,在一党专政的格局下,维权成功的前提必须是得到共产党的容忍,否则就是遭到镇压。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嘉華)

自由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