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镜: 甘肃一家六口绝望自杀所揭示的中国现实|民主中国

6

6

2016年8月26日,甘肃一家六口因绝望自杀死亡的悲惨事件因临近9月初的杭州G20峰会而被封锁,直到峰会结束后才被媒体透露。消息一出,立即引发全社会前所未有的关注和批判潮。其中充满着对中国社会的悲哀之情。
2016-9-27
十几年以来,笔者曾多次在报刊杂志上发表文章,揭露中国社会底层人群的悲惨遭遇和无辜死亡情况,呼吁政府高度关注和改善底层人群的命运。无情的现实是政府对此无动于衷,我行我素,底层人群的命运更显悲惨凄凉,甘肃六口之家因绝望而自杀死亡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笔者完全同意舆论界对此悲剧的批评指责,但仍愿进一步谈谈笔者从这一悲剧中所想到的问题。
第一,悲剧以铁的事实证明,中国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它的相当一部分人口的贫困和悲惨处境仍然是很惊人的。据报道,这一家六口因绝望而自杀死亡之事件的主导者是年仅28岁的农妇杨改兰。杨改兰一家当时处于极度贫困之中。她生前和孩子们住的房子里,一只破旧的柜子是最奢华的家具。而房子是已有58年的危房,孩子们连可保暖的衣服都没有,夏天不穿衣服跑来跑去。即使是这样贫困的家庭,当地政府却在三年前取消了他们的底保。取消其低保的理由据说是她家还有两头猪和一头牛。正是因为取消了她家的低保,使杨改兰彻底绝望而决定先杀死四个儿女,然后自杀了结一生。在外打工的丈夫回来料理了五人的后事后,也在房外树林里服毒自杀。
指出这一点是要告诉全体中国人和全世界的人们,中国虽然总体上经济强大了,但相当多的人口仍然处于贫困甚至很悲惨的境地。而这一点,对于国际国内那些视野狭窄,观察片面的政客、学者则具特别的警示警醒作用。他们片面地认为,中国经济强大了,就什么都好了,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中国了不起了!其实,按笔者的长期观察和记载,屡似一家六口自我灭绝甚至比之更凄惨的事件还不少,只是未被披露而已。因为中国的新闻是不自由的,所谓负面消息一般不准报道。
第二,此悲惨事件证明,中国在经济迅速发展的同时,也制造了世界上最大的贫富差距国。杨改兰一家六口仅有的资产是山沟里一栋已有58年的小土墙危房、一个破柜子、两头猪、一头牛,其他则靠丈夫一人打工赚钱,大约每月三至四千元,全家人均月收入600元左右。而中国的高中级贪官,动辄占有几十、几百、上千亿的资产,连一个小村官也可有亿元的资产。最近网上流传斯诺丹爆料,中国赵家人第二代核心领导的家族在美国的资产达4.8万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0万亿元。可使全体中国人享受免费医疗达625年之久。杨改兰一家的资产同这些权贵、官员的资产相差千倍、万倍、几十万倍。这样的差距绝对是史无前例的。
中国赵家人执掌中国政权的60多年来,中国人一直被反复宣教,西方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特别是万恶的美帝国主义是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普通人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才是人类最美好的天堂,共产党才是普通人的大救星。今天的杨改兰事件所引出的对比,到底最大的贫富差距在哪里?天堂在哪里?地狱在哪里?难道还不应该颠倒过来吗?
第三,杨改兰一家的悲惨结局最有力最雄辩地说明,所谓共产党是代表人民利益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与老百姓是同一命运共同体,完全是骗人的慌言。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绝对不是没有钱,中国政府直接间接掌控的金钱物资之巨大,绝对是世界上甚至人类历史上独一无二的。为什么还听任底层百姓如此悲惨地死去?根本原因是它不为也非不能也!它要把无限的财力首先用到巩固其统治的事情上去,底层百姓的命运则是无关紧要的。例如,9月初举办的G20杭州峰会,会期两天就花了2000亿人民币,纯粹是为了显示赵家人的统治功绩和威力以及中国的富裕,让那些本来就享受帝王般生活的外国领导人再来享受比帝王还要帝王般的生活。这是拿中国人的血汗钱结外国领导人的欢心,他们的心中哪里还想过杨改兰这样的底层人群的命运!可以断言,只要从这2000亿中拿出500亿来帮助中国的贫困户,杨改兰一家的悲剧绝对不会发生。
第四,杨改兰家庭悲惨事件再次最有力地证明,所谓一党专政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效率奇高地管好国家和社会事务,只不过是共产极权主义者为巩固其极权统治,维护一党私利的宣传伎俩和骗人花招。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所谓万能党万能政府,能够包揽一切,解决一切。杨改兰事件为此作了最好的结论。中国赵家人对中国人的管控就像蜘蛛网那样严密和严厉,真正无孔不入,但仍然出现了杨改兰这样可怕可憎的家庭悲剧,使中国一些政客、学者所宣扬的中国模式之高效论不攻自破。
杨改兰事件后,虽然处分了几个基层官员,最高级别为副县长。但这仅仅是副县长所应承担的责任吗?副县长既无制定政策权,又不掌握大把财权,甚至省长省委书记也未必有此权能,这是整个制度和最高决策者的权能,是他们应当承担的责任。处分一个副县长能解决问题吗?这再一次证明,中国赵家人对底层人群的命运仍然持漠视态度。
第五,杨改兰家庭悲惨事件暴露出中国社会和人性正在严重丧失理性,蜕化到野蛮状态。杨改兰因生活困窘被逼入绝境而打算自杀了结一生,但她竟然如此狠心在自杀前先把四个幼小的儿女杀死,以便一并带走,特别当八岁的大女儿拒绝服药自杀时,她竟用铁锤将其砸伤致死,这是完全丧失理性人性,野蛮残忍至极的表现。连最凶残的野生动物如虎豹之类也不会杀死自己的幼子而是全力保护之,杨改兰的凶残竟然超过这些野兽的凶残,可见中国人的人性蜕化到了何等野蛮的地步!
但中国人丧尽人生,堕入疯狂的野性,绝非中国人的固有本性,而是与中国赵家人统治中国大陆60多年来一贯宣扬和实践的斗争哲学所形成的大环境有密切关系。中国赵家人统治中国大陆以来,一直以斗争和杀戮手段对待人,毛泽东公开宣扬“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根本不把人当人看待而可随意处置之。毛泽东统治的27年,就杀戮了8000万至一亿中国人。现在虽然不再有毛泽东时期那样的血腥杀戮场景,但极权主义者用各种形式折磨人、恐吓人,直至关人杀人,仍未收敛。正是这种大环境导致上行下效,民学官样,露出全社会的野蛮性。现在的中国社会无论官员和百姓,几乎是一个杀字了之,要么杀自己,要么杀他人,似乎别无他途。杨改兰的野蛮残忍行为,既是被生活绝望逼出来的,更是上行下效,受野蛮野性的权力残忍薰陶出来的。而这种残忍的野蛮野性必然导致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冷漠、冷酷,丧失互助互爱之心,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杨改兰一家的悲剧正是这种环境的产物。
第六,杨改兰家庭的悲惨结局表明,人要生存下去,更不用说过得幸福,必须有受正义和法律保护的私有财产,最主要的是有一定的私有土地和资源这种最基本的生存手段,完全依赖所谓公众和政府的关爱和扶植是绝对不可靠的。造成杨改兰一家悲惨结局的基本原因之一是她同全体中国农民一样,被赵家人剥夺了土地和资源所有权。正因为她和丈夫没有自己的土地和资源,一家六口只能靠丈夫出外打工,每月挣个三、四千元来维持生计,这对六口人来说绝对是杯水车薪。何况这种工资收入又不是如国家公务员和工厂工人那样铁定的。如果杨改兰和丈夫在本地能经营自有的三、四亩土地和资源,再加农闲季节外出打工赚点钱,杨改兰绝对不会陷入生活绝望而自杀他杀,至少她一家可用自种粮食和蔬菜维持生计,拿土地和资源换取某些生活必需品。
所以杨改兰一家的悲惨结局实乃中国赵家人在中国剥夺农民土地所有权,实行公有制集体所有制的恶果之一。是对那些迄今为止仍然反对私有制坚持公有制的政客和学者们的当头一棒!一切形式的公有制,实质上只能是少数权贵的私有制。而这些权贵们掌握了巨大的国家财富后是绝不会对广大底层人群发善心的。中国的现代史、当代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杨改兰事件更证明了这一点。
第七,杨改兰家庭的悲惨结局表明,人要生存下去,更不用说要过得幸福,完全靠个人努力也是不行的,必须同当地人群紧密结合起来,实行民主自治,相互援助,和衷共济,不能完全指望靠政府的恩赐,尤其不能靠专制独裁特别是极权主义政府的恩赐。
杨改兰一家的悲剧正是中国赵家人极权主义的产物。它不允许农村和农民有真正意义上的民间自主自治和互助互济组织的存在。因为它害怕这些组织剥蚀它的绝对统治权,更害怕这些组织获得深厚的群众基础和力量,有朝一日推翻它的统治。
如果杨改兰所在地区有众多西方民主国家那样的民间组织和NGO,杨改兰一家既可得到及时有益的指导,更可得到善意的关怀和帮助,她绝不会因生活绝望而做出如此野蛮凶残的事来。像杨改兰所处的那种非常贫困的地区,许多发达国家的慈善人士和组织,一旦进入,就会慷慨予以援助或向当地民间组织提供大量资助,转而援助杨改兰这样的贫困家庭,杨改兰一家就不会因生活绝望而酿成如此的悲剧。
令人遗憾和可耻的是,中国赵家人由于害怕引起政权不稳定,既拒绝这种民间组织的发展,更立法禁止外国人对中国民间组织的资助。而赵家人本身又不愿意解决这些底层人群的困境。人们也就不难看出杨改兰一家的悲剧到底是谁制造出来的。
第八,杨改兰一家的悲剧,表面看来,是她因生活困窘,当地政府工作不到家造成的,但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国赵家人的绝对独裁统治,拒不实行民主自由,把权利归还给国民,让权利支配权力,让国民真正当家作主。
而国民当家作主的首要表现就是实行“一人一票”选举制,即政府必须由全体国民选举产生,政府的权力必须受国民的监督和撤换,政府制定和执行的政策法令必须以国民的意愿和福祉为依归。以此为前提,再加国民享有充分的言论自由,以国民意志为依据的独立公正的司法制度,则造成杨改兰悲剧的前述七大恶劣现象就不会出现或可得到相当的缓解和及时的消除,杨改兰一家的悲剧自然会避免。
例如,有了民选立法机构、行政机构和监督机构,有了充分的言论自由,这些机构的言行和决定必然是公开透明的,至少比较公开透明,它就不可能远离民意。如此,中国的国民收入分配必然比较公平合理,不会让少数权贵霸占巨大的国家财富,而对底层百姓置若罔闻,形成世界上甚至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贫富差距,不可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仍然拒不实行全民免费医疗,成为当今世界上一条最坏的独特风景线!归根结底,不会出现杨改兰这样的家庭悲剧。
印度的穷人比中国更多,但印度人有一人一票选举权,凭此就可迫使政府实行全民免费医疗,廉价受教育,迫使它增加财政拨款帮助穷人解困。所以印度没有发生过杨改兰这样的家庭惨剧。
有了普世价值的民主制度,中国就会出现高度的地方自治,出现无数的民间组织和NGO,底层民众的疾苦和困难就会通过民众之间的互助,民间组织和NGO的关怀和帮助而获得及时解决,杨改兰一家的悲剧和其他已经发生和将要发生的类似的悲剧就不会发生或很少发生,而这也根本不需要靠政府来解决(大的灾难例外)。美国只有三亿多人,就有一百多万个民间组织和NGO,美国的中下层民众有困难,基本上靠民间组织帮助,无须乞求政府。何况美国也没有像杨改兰这样的穷人家庭,本来就不需要政府的帮助。
这就是民主国家的优势,民主国家与专制国家特别是共产极权国家的根本区别。就凭这一点,我们完全有理由嘲笑那些反对民主自由,鼓吹专制独裁,鼓吹中式民主和中国模式者的无知和昧着良心说黑话之可耻和可憎!
总之,杨改兰一家的悲惨结局表明,中国赵家人的统治,中国的现行制度和价值观,既不代表也不可能代表全体中国人的根本利益。不管赵家人及其御用学者怎样费尽心机,利用其独占的宣传工具,进行无休止的说教,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已经不再相信它的说教了,他们要求民主自由,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所以明智的赵家人应该清醒反思,而不应再执迷不悟了。
民主中国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