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南央: 夏霖律师被判重刑是对他的政治迫害|自由亚洲

6

6.jpg

李南央谈夏霖政治迫害案(CK摄).jpg

李南央谈夏霖政治迫害案(CK摄)

夏霖案的判决一公布,李南央便在网上发表文章《夏霖案的判决荒谬绝伦》。文章说:“夏霖是我的‘状告海关案’律师之一,跟我签约一年后遭到拘留。网上传他是因为担任浦志强和郭玉闪的辩护律师而落难,但是他也是我的律师,他的命运我不能不关心。”

李南央的父亲李锐,曾任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国务院水利部副部长、毛泽东的兼职秘书。李锐一生刚正不阿,因此历经坎坷。2013年7月,李锐96岁高龄,李南央为父亲整理编辑《李锐口述往事》一书,由香港大山文化出版者出版。李南央将一些书由香港带回北京时,遭北京海关扣留没收,于是李南央状告北京海关。

李南央目前居住在美国旧金山湾区,日前她在寓所中接受了记者采访。她表示:“我先说夏霖的这个案子是政治迫害,根据我也不用网上的,我用我自己的经历:我在上海用美国的信用卡就被诈骗了;还有我在上海的一个朋友,银行把他的80万人民币转到境外去了。银行诈骗和信用卡诈骗,这是最最厉害破坏社会安定的诈骗,没人管,你去告也没有人管。夏霖的这个案子,根本没有苦主,没有任何人去告,是公安局把姓王的、姓罗的抓起来、关起来,逼着他们一定要去告夏霖。这还有什么可说的,这绝对是政治迫害。”

李南央指出:即使按法院判定的夏霖律师对王、罗两人的退赔金额,也只能在北京中关村分别买一套37平米和22平米的二手房,夏霖竟因此被判12年重刑。以此为标准,现如今中国大陆处以上的国家干部,有多少人得进班房?有多少人得蹲12年以上?

李南央说:“为什么要迫害夏霖?他代理的郭玉闪、代理的浦志强都放了,偏偏把代理的律师夏霖抓起来了。我心里有一个结,我觉得他跟李锐有关。把夏霖判得这么重,就是因《李锐口述往事》这一案子,是一个非常难办的案子。这个是两年多以前的案子,放到今天绝对不会立案。既然立了案,就是个烫手山药,夏霖的经验、夏霖的法律根基,在这个案子上对他们是一个威胁。”

李南央指出:夏霖案的判决,也说明习近平的权力腐败已经无以复加。她说:“其实腐败有两个意义,一个是权力的腐败,一个是金钱的腐败,而权力的腐败是最险恶的。他们居然把所有的政治案件转换成经济案件,夏霖案也是,太是了。对夏霖的政治迫害是非常明显的,把一个摇摇晃晃拿出台面的500万判成12年,连逻辑都不要了。我觉得习近平权力的腐败是太可怕了,到了完全没有制约、完全失控的情况。”

李南央表示,虽然对夏霖案能获得公正审判不报任何希望,但她绝不会沉默。她说:“我们为什么要替夏霖呼吁?不是要求求你这个党、你这个政府,你明白点,按法律办事。是因为我们要告诉你,我们不被你们奴役,我们是人,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意志,我们不接受你们对我们的压迫。”

(特约记者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