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直: 解决辽宁贿选案 事关19大人事布局|世界日报

4

4.jpg

辽宁贿选,事发于中央钦定的两名官员没有“上”,而被“贿选”的官员挤掉。事发3年,贿选人在任期将近完成时才被查,是19大前严肃政治纪律、不折不扣地贯彻中央组织路线和人事安排的需要。这种需要,说到底,就是排除任何可能的竞争性因素,一切服从党安排。

2016-9-26

按照中国官媒的说法,最近被查处的辽宁贿选案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查处的第一起发生在省级层面,严重破坏党内选举制度和人大选举制度的重大案件”。报导称,被查处的955名涉嫌贿选的人,中央(中组部)管理的官员34人(省部级),辽宁省管理的官员905人,其他部委管理的官员16人。辽宁出席全国人大的102名代表有45名通过贿选当选;辽宁省人大换届时参加投票的616名省人大代表,有523人收受钱物。由此导致45名全国人大代表、523名省人大代表被罢免……。

按照中国宪法,人民代表大会是中国“最高权力机构”。因此,一次罢免数量如此之众的官员,实际上已经造成了辽宁省最高权力机构的瘫痪,并由此带来了诸如由大多数通过贿选而当选的人大委员所议定的决议等法律文件,是否仍具效力等一系列法律问题和政治问题。当然,中国官媒大多没有聚焦于此,而是突出强调此事在破坏党纪方面的严重性质,其次才强调其违反法律的性质。

暂且不论中国网路上所谓“没有选举,何来贿选”的问题不论,此次辽宁贿选案被查处的时机可谓来得正是时候。首先,辽宁大面积贿选,波及人员众,涉及利益广,查处此案,可据此造成更大的震慑效应。其次,也是更关键的,就是要通过此案再次宣示和严肃“党的选举纪律”,重修“党让谁上,谁就上;党没让谁上,谁就不能上”的组织戒律。

其实,正是后者,在中共19大准备期间尤显重要。在中国现行选举制度下,卖官鬻爵式的贿选,早已成为普遍化现象,此即中共自称的“买官、卖官、跑官、要官”。此前中国官媒所披露的四川贿选案,如果深挖,其规模恐不在辽宁之下。只不过,辽宁前书记王珉落马,正需要这样的案件为其注解。

辽宁贿选,事发于中央钦定的两名官员没有“上”,而被“贿选”的官员挤掉。事发3年,贿选人在任期将近完成时才被查,是19大前严肃政治纪律、不折不扣地贯彻中央组织路线和人事安排的需要。这种需要,说到底,就是排除任何可能的竞争性因素,一切服从党安排。

(作者是大陆政治观察人士)

shij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