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红冰:《台湾国家安全白皮书》|博谈网

1

1.png

——蔡英文总统二〇一六“双十”演讲向历史提交的报告
2016-9-27

博谈网编者按:未经授权,袁红冰自主代撰,并建议蔡英文二〇一六年的“双十”总统演讲的主题,参考《台湾国家安全白皮书》的内容,以期一扫执政百日国家意志和方向暧昧不明的阴晦之气,力挽执政之颓势,重新收拾离散之民心民意。

一、引言:自由台湾面临避无可避的命运决战

作为主权者,人民拥有不可剥夺的知情权;了解国家面临的危机,构成知情权的核心政治内容。

作为国家元首,人民的第一公仆,总统的首要天职就在于洞察国家危机,并让人民准确了解国家危机的内涵——向人民讲出事实真相,是总统必须遵从的政治伦理。

自由台湾面临前所未有的国家危机,海峡对岸的强权正在把一次命运决战强加于台湾人民。台湾人民天性良善,愿以真情祈盼和平,但是,此次命运的决战避无可避。

《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强权者的骄横傲慢,将一个命运逼问置于自由台湾之前:是继续作一个主权事实独立的国家存在,还是接受“九二共识”,进而“香港化”,最终沦为中共极权国家框架下的一个“行政特区”。

接受作中共管治下的“行政特区”的命运,台湾民众可以得到苟安和属于政治奴隶的和平,同时将失去决定自己命运和台湾前途的权利,失去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和自由台湾的国格;

选择作具有国家主权尊严的国际法主体,台湾人民就必须准备承受中共强权强加于台湾命运的艰难,并为此付出一切必须付出的代价,最终战胜命运的挑战。

未来的历史和台湾的前途都在等待台湾人民的回答。我,台湾总统蔡英文相信,我的人民——台湾人民的回答,一定会赢得世界的尊敬,因为,台湾人民是信奉自由的族群。

基于对我的人民的信任,我将依据总统职责,义无反顾,维护台湾人民决定自己命运和台湾前途的权利,维护台湾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维护台湾国家主权事实独立的现状。我愿为履行上述职责鞠躬尽瘁,并以百死不悔的意志,引领台湾人民迎接命运的决战。

二、马英九政府和国民党留下的台湾国家安全债务

我,和选择我任总统的人民,同马英九政府、国民党之间的分歧,关乎自由台湾的根本政治权益和国家安全。台湾民主化之后国民党的政策和马英九政府执政八年的国策,将台湾国运推向生死存亡的边缘,台湾国家危机势若累卵。现择其要者,概述如左。

(一)对于中共“先经济统一,继之以政治统一”的统战谋台战略,国民党和马英九政府不仅毫无防范反制的意志,反而曲意逢迎,开门揖盗,极力配合,遂使台湾经济沦为中国经济附庸的趋势迅速发展;同时,台湾开拓多元对外经贸关系的能力,也由于“投机中国大陆经济”的意识成为时尚而大幅萎缩。

对外经贸关系多元化是一个国家经济安全的基石,国民党和马英九政府则摧毁了台湾经济安全的基石。全面依赖中国的经济政策,实质上成为马英九政府帮助中共套在自由台湾脖颈上的经济绞索,从而为中共强权利用经济手段在政治上逼迫台湾屈服创造条件。

当前中共通过操控“陆客”来台人数企图迫使台湾接受“九二共识”,只是中共强权用政治铁手拧紧经济绞索的牛刀小试。台湾必须作好准备,勇敢顽强地面对更加险恶的危机。因为,中共强权经济逼迫的终极目标,是企图让台湾人民交出独立主权。

(二)马英九执政八年,基本完成国民党共产党化的进程。绝大部分国民党权贵家族和国民党政府高级官员都从中共统战策略中得到巨额,甚至超巨额财富——国民党已经在个人经济利益上与中共形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经济利益的依附,必然导致政治意志的依附。马英九国民党政府实施的全部国策,都随中共“先经济统一,后政治统一”的谋台战略的节律起舞;以至于洪秀柱时期的国民党竟然堕落到要与中共“一中同表”的程度。

国民党共产党化的直接社会危害性,表现为中共权贵、国民党权贵和依附于国共权贵、投机两岸的红顶奸商,已经形成盘根错节的利益集团。这个利益集团与台湾的国家利益完全冲突。

中共权贵、国民党权贵和红顶奸商,利用手中巨大的政治权力能量和金权的能量,沆瀣一气,蛇鼠一窝,通过腐败权力和肮脏金权之间的交易,肆无忌惮掏空台湾社会财富。国民党和马英九中央执政八年,台湾社会两极分化,财富分配不公,劳工群体和其他弱势群体追求幸福的权利受到忽视,年轻族群创业艰难,等一系列动摇台湾国本的社会危机,相当程度上是中共权贵、国民党权贵和红顶奸商三位一体利益集团倒行逆施的结果。“兆丰案”所显现的,只是这个官商一体的利益集团的冰山一角。

(三)国民党共产党化戕害台湾国本的另一项政治效应,在于媚共恐共的意识风行国民党官场和学界、商界。国民党政府官员普遍醉生梦死于末日心态,文恬武嬉,对中共强权咄咄逼人的谋台战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彻底放弃国家责任,一心只思利用手中权力为刀叉,饕餮分食台湾社会经济利益,这“最后的晚餐”。

堕落的国家权力是邪恶至极的教唆犯;它教唆整个社会堕落。马英九国民党政府官员的政治堕落,导致国家迷失方向,社会丧失理想,年轻族群失去希望;乃至军魂破碎,武备松弛,官兵皆生畏战之心,少有为国决战之志。

(四)“国民党共产党化”的更准确的表述,应当是“国民党的共产党附庸化,奴才化”。马英九执政八年在内政上为虎作伥,推行有利于实现中共谋台战略的国策,在外交领域则借“外交休兵”之名,对中共强权压缩台湾国际生存空间的行为逆来顺受,唾面自干,基本放弃在国际社会彰显台湾独立国格的努力。

时至今日,《中华民国》只能以“中华台北”的“妾身不明”之名,蓬头垢面,垂首缩颈,侧身行走于国际社会。国民党权贵和马英九政府官员竟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自由台湾的独立国格实已面临前所未有之危机。

国民党马英九执政中央八年,台海和平的表相之下,自由台湾维护国家主权独立的政治、经济、军事、外交能量在大出血——马英九通过逢迎配合中共谋台战略,换取中共“恩赐”的和平;国民党给台湾留下的,是巨大的国家安全债务。这个债务,今天要由全体台湾人民偿还。

我,现任台湾总统蔡英文,向历史和人民讲出上述事实,绝不是为推诿责任,更不是指望国民党承担责任。国民党,这个已经被历史忽视的政治残迹,根本没有资格承担属于自由台湾的国家责任,也不配再进入我的政治视野。

我说明国民党马英九政府留给台湾国家安全的债务,只有一个目的:让人民客观真实地了解台湾面临的重大国家危机,并以此为前提,承担起总统对国家的全部责任,引导台湾冲出危机的重围——只有人民了解危机的真相,我要求人民共体时艰,共赴国难,才具备正当性。

三、威胁台湾国家安全的危机策源地

当前世界上只有一个强权,动用其全部国家能量试图否定自由台湾事实独立的国家主权;当前世界上只有一个强权,公开宣示要剥夺台湾人民决定自己命运和台湾前途的权利;当前世界上只有一个强权,威胁不放弃使用武力改变自由台湾国格事实独立的现状,并以一千余枚对准台湾的导弹,证明其威胁的真实性;当前世界上只有一个强权,要将其政治意志强加于自由台湾,让台湾由事实独立的国家沦为其统治下的一个行政特区;当前世界上只有一个强权,运用政治、经济、外交、文化、军事等所有国家手段,在全球范围内压缩自由台湾国际生存空间,矮化自由台湾国格,侮辱台湾公民的国格尊严;

——这个强权就是中共一党专制的极权主义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

在东海,台湾和日本围绕钓鱼岛、冲之岛礁有明确的争议;在南海,以太平岛为突出问题,台湾同东南亚的一些国家存在一系列海洋利益的冲突;国际恐怖主义的威胁也一定程度影响台湾的国家安全。但是,所有这些争议、冲突和影响,都不会动摇自由台湾的国本,都不构成对台湾国家安全的根本性威胁。《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唯一正在实施摧毁台湾独立国格战略的强权。

国民党马英九政府执政八年,台湾国门向试图摧毁台湾国本的中共强权赫然洞开;海峡两岸经贸、文化交流的实质,既表述中共强权“从经济统一到政治统一”的谋台统战战略顺利推进,又意味着台湾维护国家主权事实独立状态的能量以怵目惊心的速度流失。“两岸一家亲”的和平梦呓中,自由台湾的国家危机如火如荼。忠诚于台湾的有识之士,莫不为之忧心如焚。

幸赖自由台湾的民主政治给台湾人民展现主权者的意志和权威的可能:二〇一六,人民运用选票,依法剥夺了国民党执政的权力,马英九政府实施八年的媚共卖台的国策遂即嘎然而止,中共统战谋台的战略遭受前所未有的重大挫败;同时,自由台湾的国家命运也因此来到一个新的历史起点。

我,蔡英文,于二〇一六年五月二十日就职台湾总统。执政之初,我向中共强权释出充分政治善意。作为对和平负有政治责任的台湾总统,我希望以自由台湾的善意化解海峡对岸的敌意;作为对台湾国家安全负有最高责任的国家元首,我试图通过善意表达,为自由台湾赢得战略喘息期,使台湾社会有时间医治国民党马英九政府给国家安全造成的严重戕害,以固国本国体,以重振国运。

执政百日是一个检讨国策的时间节点。事实证明,委屈难以求全;真心的善意换来的是强权的绝情。中共强权把我关于两岸关系的“不挑衅,无意外”的善意宣示,视为怯懦无勇,软弱可欺。显然,强权不会被善意感动,只会被坚硬的意志说服。

中共强权在我执政百日期间的所做所为,把一个基本事实置于台湾人民面前:中共利用包括经济手段在内的全部国家能量,向我领导的政府施压,试图逼迫自由台湾的国策,回到国民党马英九执政时期的背叛和出卖台湾根本政治利益的模式——中共强权要把一次关乎自由台湾生死存亡的政治决战强加于历史。

面对严峻的逼迫,我首先应当向台湾人民致歉:此前在两岸关系上没有明确宣示自由台湾的国家意志和政治底线,只试图用暧昧的表述和单纯释放善意感动中共强权;结果证明,此前我的善意只是缘木求鱼,与虎谋皮,同时也在百日内使台湾社会一定程度上由于失去明确的国家意志引导而陷于困惑,甚至混乱——这是总统决策的重大失误。

不过,我已经认识到失误,并决定纠正之。

作为对中共强权逼迫的回应,我必须告诉人民一个真相:当前世界上,中共强权是威胁自由台湾根本国家安全的唯一策源地。同时,我也向全体忠诚于自由台湾的人们发出召唤:放弃幻想,同仇敌忾,准备迎接一次国家政治命运的决战。

为避免任何人误判自由台湾的国家意志,我以国家元首的名义,向世界申明台湾人民的政治底线:

“我们可以放弃一切,但是,绝不放弃事实独立的国家主权、绝不放弃决定自己命运和台湾前途的权利,绝不放弃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我们从不谋求把我们的意志强加于别的国家和别的群体,但是,我们也绝不接受任何人将他们的意志强加于自由台湾——这是我们的铁血誓言。”

四、“统一”不是选项,“九二共识”必须拒绝

“统一”不是选项,“九二共识”必须拒绝——这是审视台湾的国家安全和核心政治利益得出的结论。

中共谋台战略的终极目标在于“统一”台湾;国民党也随中共政治节律起舞,将“统一”设定为党的政治追求。但是,中共的战略目标和国民党的政治追求,违背自由台湾的国家核心政治利益。

用事实独立的国家主权,卫护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和台湾人民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此一语概括了自由台湾的核心国家政治利益。

独立的国家主权,是卫护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之盾,是台湾人民决定自己命运权利的守护神。失去独立的国家主权,自由台湾就失去一切。

中共的“统一”战略所要摧毁的,正是自由台湾的核心国家政治利益。所谓“一国两制”的实质,就是中共极权专制以中央政府的名义凌驾于自由台湾之上,台湾则丧失独立的国格和主权,矮化为中共极权管制下的“行政特区”。主权沦丧,导致下述必然后果:自由民主生活方式和台湾人民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不复存在;台湾人民也像中国十五亿人民一样,丧失属于自由人的一切权利,沦为中共一党专制下的政治奴隶。

真理如日,昭昭天地:中共谋台的“统一”战略戕害自由台湾的核心国家政治利益,因而不能成为台湾人民的选项。国民党欲与中共极权终极统一的政策,实质是将台湾主权和独立国格拱手奉献给中共的叛卖之策;国民党的政治意志和政治存在,从根本上与自由台湾的国家安全利益相冲突。

同时,台湾人民应当清醒意识到,海峡两岸根本不存在“统一”的政治基础。

符合法的正义精神的统一,只应该是“自由人民的自愿结合”。现在,中国实行中共一党独裁的专制制度,在这种制度之下,只有共产党的党意和官意,没有民意,更谈不到民意正常表达的空间。所以,完全不可能实现“自由人民的自愿结合”的原则。

台湾是自由民主国家,中国是极权专制国家。自由民主与极权专制不可能共存于同一个国家中;中共对香港的“一国两制”政策,越来越像一个谎言。中共谋台的“统一”战略如果得逞,只能意味着极权对民主的征服,专制对自由的摧残。

基于上述全部思考,我,蔡英文,以台湾国家总统之名正式昭告世界:违背“自由人民的自愿结合”原则的“统一”,绝不能成为自由台湾的一个选项;任何强权都不要指望台湾人民会屈服于假借“统一”之名对自由台湾的侵略和征服。

“九二共识”是中共和国民党达成的以“同一个中国”为内涵的共识。从当代国际政治现实的角度审视,“一个中国”即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可见,“九二共识”实质上是中共的招降书和国民党的投降书。因为,承认“九二共识”与否定自由台湾主权事实独立是同一回事,马英九时期的国民党为遮政治之羞处,还假借“一中各表”的谎言欺骗台湾人民;洪秀柱时期的国民党则图穷匕见,放弃“一中各表”的谎言,要真诚地与中共“一中同表”。

我,蔡英文,以维护自由台湾主权为总统最高天职,拒绝承认国共两党的“九二共识”。拒绝的理由一言以蔽之——承认“九二共识”就等于屈辱地签订了自由台湾的主权卖身契。我相信,我的拒绝定然会得到台湾人民的认同和支持,因为,人民不会让他们选出的国家元首和自己的国家承受屈辱。

自由台湾之所以必须拒绝国共两党的“九二共识”,还有更为直接的国家安全的理由。

承认“九二共识”的潜台词,就是承认海峡两岸同属中共强权主宰下的“一个中国”,即承认两岸关系是国内关系,而不是国际关系。如此一来,当中共动用其全部国家能量对自由台湾实施终极主权逼迫时,国际正义力量就难以找到支持自由台湾的国际法理由;同时,台湾与美国等自由民主国家事实存在的军事同盟关系的政治基础,也会受到严重戕害。

承认“九二共识”必然产生一个效应:自由台湾自断国际援助之路,自绝于事实存在的国际盟友。这也正是当前中共联手国民党逼迫台湾新政府接受“九二共识”的重要政治阴谋之一。

我深知,维护国家主权的尊严常需要付出包括经济利益在内的沉重代价——当前中共限缩陆客来台就是一个证明。我请求台湾人民同我一起,共体时艰,承受所有必须承受的艰难,付出所有必须付出的代价。因为,我们绝对不可以做一件势将侮辱祖先、遗羞子孙的事——为一时的经济利益而出卖国格尊严。

五、转型正义:重铸国魂军魂,确立“台湾命运共同体”意识

人无魂,是为行尸走肉。国无魂,国本动摇,社会失去理想,人民失去方向,年轻世代找不到希望;军无魂,国防名存实亡,主权得不到剑与盾的护卫,必陷于强权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困境。

国民党马英九政权八年执政,对台湾国家安全最深刻的戕害,正在于全面推行恐共媚共的国策,导致国魂湮灭,军魂破碎。

我为元首的新政府,将履行转型正义的历史使命。民主转型的政治成果将因此得到转型正义的精神成果的祝福和佑护。

系统清除威权专制在国家行政体制、司法体制、教育文化领域的残迹,自是转型正义的题中之义。不过,执政之要,首在提纲携领。以转型正义为历史契机,重铸国魂军魂,就是我的政府执政之总纲。

通过转型正义,分清历史是非,以自由、民主、人权、法治普世价值为政治价值基础,以文化多元为精神价值基础,重建自由台湾的国家主体意识,进而一举扫荡国共两党使台湾主体意识蒙尘的“九二共识”留在台湾社会中的意识形态阴影——这是重铸国魂的核心内涵。国魂重铸,军魂必随之复苏。

唯有重铸壮丽的国魂,威武的军魂,国家才能重新拥有生机蓬勃的发展愿景,社会才能重新寻找到希望,民心民意才能凝聚成坚定而明确的国家意志。

唯有重铸壮丽的国魂,威武的军魂,自由台湾才能自信烨烨如日,以独立的国格,走向世界,并向国际社会要回属于国际法主体的全部权利。

唯有重铸壮丽的国魂,威武的军魂,台湾拓展经济空间的进程,才能获得克服艰难险阻的根本精神动力;把经济进程看作纯粹的财富范畴是错误的,因为,“人是追求意义的动物”,我相信台湾的工商业界人士和全体从业者也是——“为上帝积累财富”的箴言,使金钱得到高尚道德的加持;“为台湾祖国的主权安危而打拼经济”的信念,会给台湾经济的发展注入蓬勃的精神动力。

国魂壮丽,才能得到国际社会尊敬的注目;军魂威武,国格的尊严才会有立足之地。同时,成功确立“台湾命运共同体”意识,乃是重铸国魂军魂的事业取得最终成功必备条件。

我重申,转型正义在任何意义上都不意味着政治追杀。在分清历史是非,抚平历史伤痕,确立自由民主的价值基础之上,为实现社会和解创造条件;在对威权专制时期的罪错进行公正审判和道德审视的基础上,然后再展现宽恕的善意和美德——这是转型正义基本的价值追求之一。

相当时间以来,“超越蓝绿”或者“蓝绿和解”成为一种时髦的说辞。我对此的态度表述如左:“超越蓝绿”或者“蓝绿和解”,绝不意味着蓝绿政治人物间的权力瓜分,利益均沾;权力乃神圣的公器,我耻于作权力分赃的事,经由转型正义,清偿台湾威权专制历史命运中对于公理正义欠下的债务,进而形成“台湾命运共同体”意识,这才是对“超越蓝绿”应有的正确理解。

世界广阔,国家林立,自由台湾是你唯一能够以自由人的资格安身立命的祖国;无论宗教信仰、政治观念、财产状况、教育程度、社会地位、族群血统、性别年龄有什么不同,只要忠诚于自由台湾的国格,你就能够在台湾祖国的怀抱中,得到幸福和安全,享受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这就是我对“台湾命运共同体”意识的理解,并希望通过执政,使这种理解成为全体台湾人民共同的信念,即“台湾共识”。

六、全面深彻改革,奠定台湾国家安全的基石

国民党马英九政府的政治遗产,是以主权危机为核心的台湾国家安全全面危机;中共强权正在把一次攸关台湾国家主权生死存亡的命运决战强加于自由台湾。面对严峻的国家危机,自由台湾必须实施全面深彻的改革,才可能杀出命运的重围,救亡图存,奠定台湾国家安全的百年基石,赢得光荣的未来。

现将新政府誓将达到的改革原则目标公示如下,以使天下周知,以便全体台湾公民监督。

(一)果断采取政治、法律和行政措施,彻底清除马英九执政时期形成的中共权贵、国民党权贵和奸商恶贾“三位一体”利益集团对国家权力的操纵能力;从根本上解构权钱交易的体制性因素,创建公义为本、廉洁、高效的国家权力机制。

(二)没有对外经贸关系的多元化,就没有国家的经济安全。因此,必须尽快扭转马英九执政时期台湾经济沦为中国经济附庸的状况。为早日摆脱中共“以商逼政”战略造成的经济困境,必须付出一切必须付出的代价,作出一切必须作出的努力,采取包括争取加入各种国际自由贸易体系和新南向政策在内的一切必须采取的措施,开拓对外经贸关系多元化的空间,从而重新夺回国家经济安全的主动权。

在此过程中,政府对于受到经济转型影响的群体和个人,将给予充分的关注。“只要蔡英文领导的新政府还在,就不会让任何群体和个人单独面对经济转型的艰难;为重建台湾经济安全的基础而付出代价的群体和个人,只要自己不放弃成功实现经济转型的努力,政府就不会放弃你们。”——这是我,台湾总统的庄严承诺。

(三)以系统清理威权专制时期不公不义的分配制度残余为先导,逐步建立健全体现分配正义的社会财富分配机制。是否有利于阻绝社会财富两极分化恶性发展;是否有利于促进中产阶级的发育,形成以强大的中产阶级为主体的社会结构;是否展现出对弱势群体的人道主义关怀;是否有利于提升自由公平竞争的积极性——上述四项原则均衡考量的结论,就是确立分配正义的标准。

(四)“司法公正是社会正义的最后防线。”此一语道尽司法改革在改革体系中的重要地位。从价值观念、体系设置、人事调整三个角度,系统清除威权专制时期遗留的司法残迹,让台湾司法体制回归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普世价值,并在借鉴人类相关实践经验和全面考虑台湾现实需要的前提下,对司法体制作出革命性改变,以符人民对于实现司法公正之期待。

(五)文化、教育两个领域是国家软实力的重要源泉。软实力并不软;缺失属于自己的文化风格的国家,只能是“脑残”之国,精神不健全之邦。因此,文化、教育的改革事关国运、国体;必须受到足够重视。

文化、教育领域的改革,应当成为转型正义不可或缺的内容。清理威权专制残存的文化意识、教育理念,乃是改革的题中之要义。

借诸思想自由、创作自由、表达自由的机制,逐步形成以精神多元、文化宽容为核心的价值;以台湾的历史和现实命运为主要关切的文化体系,应当成为文化、教育改革的终极追求之一。

(六)对人类万年历史作纵横观,可以发现,没有任何强权能够强大到为所欲为的程度;相对弱小的国家仍然具有广阔生存空间。之所以如此,相当程度上是基于一个铁律。

这个铁律可以表述如下:强权的天性在于侵略和征服,不过其侵略和征服会止步于一种基本的利害权衡——即使强权能够灭绝相对弱小的国家,但是,只要相对弱小的国家的反抗,可以使强权遭受难以承受的损失,强权就会为了自身的生存利益而停止侵略和征服。

自由台湾的国防改革必须扫荡国民党散播的恐共媚共之风,通过重建威武之军魂,找回军队的自信和卫国的天职意识。

同时,国防改革的目的绝不在于同任何国家进行军备竞赛,而是依据上述铁律,着力发展可以给潜在侵略者造成不可承受的损失之不对称战力。

“有国无防,国将不国”——这是每一个台湾公民都应当铭记在心的箴言。

(七)当前台湾国家危机的核心,是事实独立的主权受到严重威胁。外交事关国家主权,因此,必然成为改革的重点领域。

外交职能部门必须彻底改变马英九执政时期,一遇中共强权即首鼠两端,妥协退让,甚至奴颜卑膝的外交风格;确立彰显自由台湾的国格尊严的外交意志;确立彰显自由台湾的国际法主体资格是外交职能部门之第一天职的信念。

为破解中共强权在世界范围内对自由台湾国际生存空间全面围堵,外交职能部门要积极开拓务实外交领域,扩大务实外交生存空间,有效强化台湾在各种国际事务范畴内的存在感,同时,为台湾国际经贸关系多元化进程提供强大的外交能量支撑。

“台湾是一个经济、教育、科技和社会发育程度都名列前茅的自由民主国家,台湾的存在为当代人类文明作出不可取代的贡献。国际社会却屈从个别强权的意志,将台湾拒于联合国之外;台湾不能使用自己的国名,只能使用‘中华台北’一类屈辱的名称参加诸多国际活动。以上现象是不公正的;出现这种不公正现象不是台湾的耻辱,而是联合各国的耻辱,国际社会的耻辱,当代人类文明的耻辱。”——通过全部外交活动宣导上述理念,让这种理念成为国际社会的共识,乃是外交职能部门必须承担的国家责任。

“徒法不足以自行。”外交改革的重点之一,是对驻外国的各类外事单位进行全面整顿。要裁撤尸位素餐的庸员,更要裁撤配合中共强权谋台战略的人员,要把具备明确台湾国家主体意识、强烈国家责任感和进取心的年轻英才,充实到各驻外国的外事部门。

我的执政团队会根据上列各项改革所要达到的原则目标,设计具体实施方案。

改革是一个系统工程,各项改革之间必定有互相影响,互相激荡的效应。因此,改革的总体方案设计,应当促使各项改革之间形成总体协调性和正向合力;切忌“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杜绝各项改革各行其事的现象。

此次全面而深彻的国家改革,事关自由台湾的生死存亡,必须意志如山,雷厉风行;改革千头万绪,极其复杂,必须整体策划,谨慎筹思,谋定而后动——我们必须在雷厉风行和谋定后动之间,找到一个通向成功的平衡点。

全面深彻的改革是台湾救亡图存的唯一之路。我坚信改革必定成功,因为,自由台湾不应当失败,台湾人民不会接受失败。

七、台湾国家安全的国际政治局势评估

中共极权主义全球扩张,与反制中共极权主义全球扩张——这既是当前国际政治的主题,也是今后一个时期国际政治局势发展变化的总体趋势。

客观局势的逼迫下,世界各国终将分成反制中共极权主义全球扩张和附庸中共极权主义全球扩张两个泾渭分明的国际阵营——对此必须有清醒而明确的预见,才能准确判断台湾的国家安全形势。

基于上述国际政治的主题和发展变化的总体趋势的作用,现在已经初步形成以美、印、澳、日为核心,由诸多东南亚主要国家不同程度参与的事实联盟,共同反制中共在泛东亚地区乃至印度洋区域的极权主义扩张。对于中共运用经济、政治、文化、外交、军事等方式推行极权主义扩张的战略,越来越多的欧洲国家也产生警觉。

在当前国际政治主题框架内,中共以灭绝自由台湾主权事实独立状态为目标的谋台战略,构成其极权主义全球扩张战略的重要一环;台湾人民反抗中共谋台战略的意志,则使台湾不言自明而又客观必然地,成为世界范围内反制中共极权主义全球扩张国家阵营的一员——必须特别强调,并非台湾要与中国为敌,而是中共强权的主权逼迫,迫使台湾不得不为维护独立的国格誓决生死。

自由台湾作为一个主权事实独立的国际法主体的存在,有利于世界的和平发展,有利于人类的自由事业,有利于国际社会反制当代极权主义全球扩张的趋势。自由台湾的上述国际政治价值,使台湾人民更加自信地向世界申明自由台湾的国家主权权利。

自由台湾所有国际活动的价值目的,都归结为维护台湾国格的尊严,维护台湾国家和人民的政治经济利益。自由台湾不是任何国家或者势力的政治棋子;自由台湾是具有独立国家意志的国际法主体。

一段时间以来,“美国会弃台以与中共妥协”之论,经过中共宣传机构和国民党政客学者的刻意渲染,再度甚嚣尘上。渲染这种论调的人士,显然试图以此强化恐共媚共意识,瓦解台湾人民维护主权的意志。

就此,我愿明确宣示:美国不会“弃台”——不是为了台湾,而是为了美国自己的利益,因为,台湾作为一个主权事实独立的国家存在,与美国的核心国家利益一致;自由台湾视信守承诺为美德,不会抛弃任何人,更不会背弃任何朋友,但是,也无惧任何背信弃义的行为——我们坚信世界不会背弃台湾,因为,自由台湾所表述的国家意志和存在价值,符合全人类的根本利益。

已经事实形成的反制中共强权全球扩张的国家联盟,拥有远强于中共强权的精神和物质能量。这表明,当前的国际政治形势不利中共谋台战略,而有利于自由台湾维持主权事实独立现状,有利于自由台湾追求成为正常国家的努力。

自执政之日起,我领导的政府每时每刻都不得不面对中共强权以“九二共识”为名实施的主权逼迫,其势直似欲排山倒海。但是,我不能退缩,因为,自由台湾拒绝作主权交易。

我预判:中共将动用包括准军事行动在内的几乎全部国家能量,把一次命运决战强加于自由台湾;同时,在国际局势的形格势禁之下,只要台湾人民显示出卫护国家主权的坚如铁石的意志,并充分作好决死战的准备,中共遂行全面军事入侵的机率不高。作出这样的判断,不是出于对中共强权的“善意”的信任,也不是低估中共强权的蛮横,而是基于“形势比人强”的信念——当前的国际政治形势,强于中共的战争意志。

上述预判,构成我制定台湾国家安全战略的一个重要支点。

八、结语:自由台湾的政治底线

此份报告结束之际,我必须再次重申自由台湾的政治底线。原因在于,政治底线是国家政治意志的核心内涵,也是国家安全的最后防线。

付出一切必须付出的代价,作出一切必须作出的牺牲,维护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维护台湾人民决定自己命运和台湾前途的权利,维护事实独立的国家主权——这就是自由台湾的政治底线。

任何践踏这条政治底线的强权,必然受到台湾两千三百万自由人的决死抗争——自由台湾已经将“不自由,毋宁死”的誓言,用雷电镌刻在玉山之巅的巨岩之上,以昭日月。

有哲人把留给后代的遗产视为一个人生命意义的终极表述。作为台湾总统,我的额骨上刻写着一个祈愿:

“愿我能够把一个正常国家,作为政治遗产,交托给下一代;愿此后的台湾人,能够从这个正常国家,跨出走向国际社会的步伐。”

丧失尊严的生存,是对人的侮辱。不能成为正常国家,台湾人就永远不能获得已经祈盼四百余年的尊严——这是台湾的宿命。既然如此,就让我们把自由台湾的国家理想,即“成为一个正常国家”,作为我们活着的理由,并至死不渝。

二〇一六年九月二十七日

bo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