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 李峰失踪 马姐下狱 苦肉计?|自由亚洲

6

6.jpg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李峰:从官场失踪到人间蒸发?》中已经介绍过:王岷从吉林省调任辽宁省委书记后,接到的下面上来或者中纪委转批下去的对李峰的举报材料不但全部扣发,甚至涉嫌向李峰透露举报内容。

2016-9-27

原标题: 李峰失踪 马姐下狱,中共政权的苦肉计?

王岷是二零零九年十月左右到辽宁省委报道的,此前在吉林省担任省长和省委书记期间,即已经被时任辽宁省政法委书记李峰在酒桌上放倒了。

李峰此次“失踪”之前,辽宁方面早就有传说王岷在担任吉林省委书记期间,李峰即已经利用和王岷的酒友关系,把在辽宁省定期向他李峰进贡的私营业主弄到吉林大发“中朝贸易”之财。

还是过去文章中已经说过的话,“不是不报,时机不到”。如今,随着他李峰的官场失踪,他和他周围的红顶商人们的“中朝贸易”之财终于招来灭顶之灾。

日前博讯新闻刚刚发布一则独家新闻,题目是《中共支持朝鲜发展核武,中联部安排马晓红出面执行》。文中说:美国媒体曝光中国丹东鸿祥实业董事长马晓红涉嫌帮助朝鲜发展核武器,引发国际社会高度关注。辽宁警方以“涉嫌严重经济犯罪”为由,对马晓红立案调查。来自美国有关方面的消息对博闻社透露,马晓红背后还有一层神秘关系,她是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中联部)的关系,是中共打着民间名义与朝鲜进行“外交”的棋子之一。

美国有关方面消息人士向博闻社指,美国当局其实已经掌握马晓红是中联部的人,美方通过智库和媒体曝光她和她的公司协助朝鲜发展核武器时,并没有曝光这层关系,目的是不想让中共当局难堪,给中方“面子” ,好让中方采取行动,“毕竟要靠中共当局的配合,对朝鲜的制裁才能切实有效”。

消息人士指,美方掌握有马晓红与中联部关系的证据,是否要公诸于众,这要视乎中方动作的情况而定。

“马晓红出道前不过是商场工人,后来做丹东某进出口公司经理,后来跳出来自己发展,短短十多年拥有多家公司的实业集团董事长、辽宁省人大代表,如果没有官方在背后支持,是不可能做到的。”辽宁当地的消息人士说。

马晓红背后与中联部和中共官方究竟隐藏着什么关系?消息人士建议博闻社记者关注两个细节:一是马晓红的“优秀共产党员”身份,第二就是,马晓红被辽宁警方宣布“调查”同时,辽宁省人大副主任李峰突然被免职。

“马晓红的优秀共产党员称号,作为一个私营企业家,她那5、6百人的公司没几个党员,最恰当的解释就是,因为她很好地完成了中联部对朝鲜的地下工作任务。”消息人士说。

“至于李峰被免职,表面原因是因为辽宁省人大代表贿选案,他作为省人大副主任、党组书记,负有领导责任。但是不要忘记,李峰曾任辽宁省公安厅长、省政法委书记多年,对于鸿翔这样与朝鲜官方、军方有联系的企业,没有辽宁省公安当局的照应和默许,不可能顺利的。”

与博讯这篇文章发表的同时,美国司法部已正式指控马晓红,,称此人及其贸易公司协助被列入黑名单的朝鲜公司逃避美方制裁,并帮助这些公司获得可能被用于平壤核武器项目的原材料。

被媒体公开披露的指控内容称,马晓红及其公司鸿祥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为受到美国制裁的朝鲜公司充当财务代办,涉嫌协助平壤开发核武器和弹道导弹。美国司法部表示,马晓红及其公司和其他相关人员利用美国的银行系统为朝鲜公司隐藏了数亿美元的交易记录。

上述指控明确表示,马晓红及鸿祥实业代表朝鲜光鲜银行(进行了美元交易,后者于2009年因资助平壤的核武器项目而受到美国制裁。

美国财政部同时宣布对马晓红及其旗下的贸易公司以及鸿祥实业的两名商业助手实施制裁。

在美国向中共方面明确表示“人赃俱在,不容抵赖”的情况下,正如博讯的文章所说:中联部同意抛出马晓红,是不得不为之。《纽约时报》也引述美国执法官员透露,中方对马晓红的调查行动,是在美国司法部的压力下采取的,。

纽时还引述朝鲜问题专家、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副教授成晓河表示,中国当局开展这项调查并不令人感到意外。他说,“如果美国做出具体指控的话,中国就不得不进行调查。”

博讯的文章还详细介说:45岁的马晓红90年代开始涉及朝鲜生意,2000年1月创办丹东鸿祥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及辽宁鸿祥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鸿祥集团目前已发展成为集对朝贸易、货运代理、船舶运输、朝式餐饮等为一体的综合性、多元化与专业化的集团公司。

集团下属全资、控股、合资合营公司包括:丹东鸿祥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辽宁鸿祥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辽宁鸿祥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丹东鸿祥边境贸易信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柳京酒店、沈阳七宝山饭店。上述公司或酒店、饭店都与朝鲜存在密切关联。

另外,鸿翔还拥有一支由10艘船只组成的运输船队。据悉,马晓红和她的姐妹在香港注册多家公司,并透过这些公司管理往返于中国和朝鲜的货船。

消息人士对博闻社指,马晓红与朝鲜合资,在辽宁沈阳搞的七宝山酒店是朝鲜在海外投资的唯一一家具有四星级标准的商务酒店。美国CNN曾援引一名朝鲜“脱北者”消息指,该酒店是朝鲜军方黑客的窝点。中共《环球时报》也曾报导,该酒店的朝鲜服务员“据说都是朝鲜的高干子弟,是经层层选拔而来的。”而且报导引述中国社科院一位研究员的说法称,“七宝山酒店是中朝合资,朝方的出资人好像是军队。”

事实上在中共辽宁省委和省府机关里,上至省委常委下至普通科员,无人不知中联部在辽宁省会和丹东市均设有秘密工作站,内部习惯称之为“驻在”,辽宁省公安厅和国家安全局均有秘密配合中联部工作的任务。至于马晓红其人最初是中联部自己在辽宁省发展的“下线”,还是李峰向中联部推荐的?笔者更倾向于后者的可能性。

笔者去年曾在本专栏发表一篇《“半岛不能有核”从何说起?》,文中揭露事实上,如果“半岛不能有核”这句口号早在十一年前出自中共领导人之口,并将之定为中朝关系的不可逾越的红线的话,根本就不可能会出现如今的半岛核危机。

人们不记得一九八九年六月江泽民在当上中共总书记后,对外出访的第一个国家即是北韩,受到了以金日成及金正日父子的热情欢迎。但在那段时间,主要是当时的中共政权因为“六四”镇压而在全世界面临严重孤立,除了北韩而外,几乎再没有一个国家愿意中共党魁到访。如此分析,江泽民将他出任中共最高领导后出访的第一站定在北韩也是无奈之举。

也正因为如此,到一九九一年底之前,整个中共政权及江泽民本人对北韩的态度还是比较友好。虽然在经济和军事援助方面江泽民等人不止一次抱怨过金日成和金正日“实在是贪得无厌”,但总体上还是基本上满足了北韩的要求。

当时有西方观察家分析,北韩至今也没有开发出一座铀矿,更没有一座可以提炼浓缩油的工厂,那么它发展核设施无论是民用还是军用,其基础原料肯定是从国外进口的。北韩发展核设施的计划已经布署了十多年,早在八十年代初就曾经向中共提出援助该国浓缩油及派遣专家的问题,但遭到当时中共领导人的婉言拒绝。据说胡耀邦当政时金日成曾经向他求援,但胡耀邦用东北大豆和冻猪肉顶替了原子浓缩铀。

八九年“六四”事件之后,,金日成亲自写信保证建立核设施完全是为了“和平利用”,当时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众常委不敢作主,通过杨尚昆请示了邓小平之后,,终於同意向该国援助一定数量的浓缩铀。在提供核原料的同时是否也应金日成的请求派专家前往,外界说法不一。

谁都知道当年的金日成出尔反尔,向来说话不算数,其一向是挂羊头卖狗肉的无懒嘴脸中共领导人并不是不清楚,但也许当时是出於对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报复心理,中共领导人终于在这个问题上向北韩让步,从此种下来半岛核危机的遗患。

综上所述,不但是马晓红的“下狱”,甚至包括李峰的“失踪”,都很可能是中共政权为向美国方面“有个交待”而导演的一出“苦肉计”。

zi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