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显聪: 民族自决与领土完整|民报

11

11.jpg

除了致力推动自决、独立,联合国的宪章,亦有旨在“维护领土完整”的条文。一些亲中人士,就经常以此作为反独的根据。然而无论是“推动自决、独立”,还是“维护领土完整”;背后的宗旨都是非殖民化,反帝国主义。有关的条文,在宪章更是连贯的。

2016-9-29 作者:香港独派人士 招显聪

维护领土完整,有违自决精神

由此可知,所谓“维护领土完整”针对的,并非一个地方从一个帝国独立(解除殖民)的情况,而是一个国家侵略另一国家之类的情况。一个国家侵略另一国家,正正有违自决的精神。像克里米亚那个在俄军脋迫下的入俄公投,便有可能违背此项准则。至于台湾,则只要坚持台湾主权未定论,便没有需要理会这一点。

由于不能破坏其他民族之团结,列国主动鼓吹一个地方独立不大可能;否则可能背负帝国主义的罪名。这就是数位参选人士被褫夺权利,两制“名存实亡”。美国新任驻港领事唐伟康也只能说,美国认定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

在科索沃独立前,塞尔维亚曾向其提出以港式的一国两制解决问题。然而一国一制抑或两制,只是决定了国族才去讨论的内部问题。当时科索沃的问题,则是从阿尔巴尼亚人到科索沃人(从阿尔巴尼亚人,走向科索沃人),与塞尔维亚人的民族问题。人家根本不想跟你塞族人一国,为何要跟你讨论一国一制抑或两制?

反观香港,“雨革”后无疑多了一些人公开主张独立。可是部分人却明言,那不过因为“两制寿终正寝”。有些人则说,那是因为基本法可以被中共任意扭曲。唐伟康说一国两制需要珍惜、保护和维持,其实尊重港人得很。

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有人以香港沿用英式制度作为回归英国的根据。这种讲法有两大问题。第一个问题,是英式制度不等同英国共同体,我们不能强迫英国人接受公民民族论、文化民族论。第二个问题,是无论英式还是美式(举例而已),现有体制依然是外来、殖民的。无论归英还是独立,都是去中国殖民的。用一个消灭的对象来定义自己,笔者认为十分矛盾。

英国移交香港,是误会香港人想当中国人

在欧盟的支持下,克罗埃西亚、科索沃最终走向独立。若然列国不支持香港独立,那只能说她们认为香港的问题只是中国的内政问题,而非像克罗埃西亚、科索沃、台湾、加泰隆尼亚的民族问题。香港人理应检讨自己的论述、行动,不是一味埋怨列国忌讳中国就可以解释。自己不思进取,难道寄望别人将江山打下送给自己?别人打下来送给自己的还算是“独立”?

笔者私底下曾跟朋友讨论,否认联合声明(英中)跟宣告声明失效孰优孰劣。基于“先解决国族问题,后讨论制度问题”,论述上当然以前者为佳。宣告声明失效亦有责任举证。否认联合声明则令中方需论证香港中国是一共同体(只要港人在否认联合声明上团结,中方根本无法论证)。然而基于“五十年不变”的声明内容,法理上,笔者亦不能全盘否定宣告声明失效的策略性。可是中方的承诺只是五十年不变。一些团体要求英国关注香港的“四七大限”,试问人家又可以怎么样?

有说香港移交中国,是基于联合国将香港剔出自决前途的殖民地名单,故香港脱离中国需要联合国收回上述决定。错了。联合国只是将香港剔出有关名单,并无要求英国将香港移交。不论香港能否自决,中国的角色亦不应存在。

香港不存在于联合国自决前途的殖民地名单,不代表香港不能自决。只是香港存在于上述名单,宗主国必须配合而已。二次世界大战,英美草书《大西洋宪章》,反对一切违背民意的领土变更。故后来国民党要求英国参与开罗宣言,并交出香港主权,也被邱吉尔拒绝。近年在克里米亚的问题上,英国也敢于跟强大的俄罗斯对着干。英国将香港主权移交,是基于非殖民化。简单来说,就是误会我们想当中国人。

本文小标为民报编辑所加,内文粗字为民报编辑所标。

minb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