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 工会是破坏企业的”小三”|自由亚洲

14

 

14在西方民主国家的市场经济运作中,从本质和效果上来说,工会都是一支破坏性的力量。哪里的工会势力强大,哪里的经济就会遭殃。

2016-9-28

台湾兆丰银行的纽约分行因违反美国反洗钱法而被罚57亿台币,被检调机关彻查,该银行主管等被解雇和求偿。但兆丰银行的工会却站出来指责媒体,说批评声音损害兆丰。工会理应捍卫的,是员工权益,不应站在资方(尤其是造成银行重大损失的老板)一边。兆丰工会的反常反应,更引起人们对工会角色和功能的质疑。

在西方民主国家的市场经济运作中,从本质和效果上来说,工会都是一支破坏性的力量。哪里的工会势力强大,哪里的经济就会遭殃。

例如在美洲大陆,工会势力最强的是委内瑞拉,可这个国家已经被工会等左派势力破坏到破产边缘,通货膨胀率高达808%(全球最高),对美元的官方汇率是6.35%,但黑市是890%,债台高筑,民不聊生,连买日用品都得排长队,在今天这个时代!

在欧洲大陆,工会势力最大的是希腊,这个欧洲国家也被包括工会在内的左倾力量自残到遍体鳞伤,成为欧盟中经济最糟、最接近崩盘的国家。

而欧洲和美洲大陆的另两个国家英美,恰恰都因为抑制工会势力发展,工会成员大幅萎缩,而各自成为在欧洲和美洲经济发展最好的国家之一。

英国在八十年代撒切尔夫人担任首相时,不仅强力抑制工会,甚至跟这种左翼势力直接对抗;在工会用大罢工等阻止撒切尔首相的民营化、市场化改革时,撒切尔夫人毅然动用警力保护要上班的工人,最后打败了工会。使当时有1300多万会员的工会,减少了400万,近三分之一。英国之所以后来成为整个欧洲经济最好的国家之一,与撒切尔首相当年把国营企业私有化、全力推行市场经济、大幅减税(最高税率从83%减至40%,一下子砍去43个百分点)、削弱马克思主义者主导的工会势力有直接的关系,或者说是硕果。

在当时的美国也是同样,信奉保守主义的里根总统,与撒切尔夫人联手,推行被称为“紧身衣”的政府瘦身(小政府)经济改革,也是大幅减税(个人最高税率从71%减至29%,一下子砍去42个百分点),同时遏阻反对这种改革的左翼工会势力,结果给美国带来连续110个月的经济扩张期(蓬勃发展)。

在美国,全国性工会组织劳联产联,在上世纪高峰时,工会成员占就业人数的30%,近年则一路下降,1980年降至20.1%,到2013年,只占11%(约1,300万人),多数是在国营领域,在私营企业只占7%。

即使在私营企业中,通过对比,也可清晰看出工会的破坏力量,或者说正负效果。几年前,美国三大汽车公司面临破产危机。主要是因为工会多次罢工等,把工人的福利增至企业无法承受的地步。例如通用汽车公司,2006年时的工人平均时薪(包括福利等)就高达73点26美元(中国车厂工人每小时一点五美元),其中超过33美元(占46%)是福利开支(包括牙医、眼睛等各项医疗保险,人身保险,退休金,还有名目繁多的补助等)。而在美国设厂的日本丰田汽车公司,每产一辆车的工人医疗保险开支,才是通用公司的十分之一(2007年)。

美国人的平均寿命越来越长(已超过78岁),大量退休而领取高额福利的汽车工人,就成为公司的不可承受之重。在通用,现役工人和退休员工的比例,已达一比四(现役工7.3万,退休人员29.1万,加上其家属,约百万)。

在2007年,美国三大汽车公司工人的平均年薪已达14万美元,而同年的美国大学教授平均年薪才是9.6万。普遍学历是中学毕业的汽车工人的年薪不仅远超过大学教授,更超过绝大多数的美国人。所以三大汽车公司要破产是必然的。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1962年由山姆•沃尔顿夫妇在美国乡下小镇白手起家创办、后来成为全美连锁店的沃尔玛(Wal-Mart)。其创办人早就指出工会是一股“分裂的力量,会使公司丧失竞争力”,所以沃尔玛从一开始就拒绝工会,至今他们在美国的四千家连锁店,没有一个有工会。招募员工时的条件就有不加入也不组织工会这一条。现在沃尔玛员工在美国有160万(超过140万的美军数量)、全球愈210万员工,是全世界最大的零售商(8500家分店),2009年净利润为258亿美元,是美国《财富》杂志2015年评选的全球最大500家公司排行榜的第1名。

为什么同样是民营的,三大汽车公司和沃尔玛差别这样大?美国一家汽车公司的负责人曾形象地说,企业和工人,就像场婚姻,只有两者亲密无间、齐心协力,才能发展壮大。但如果中间夹了个“工会”,就像一场婚姻中有个插足的第三者(小三),情况一定会糟糕。因为这个“第三者”动不动就组织罢工,逼迫企业让步,让工人拿到更高福利和工薪,还不许企业解雇工人。这样企业就无法在市场经济中有竞争能力,被同行打败而出局就是迟早的事。

工会势力不仅损害自由市场,导致无法公平竞争,也由于它拥有权力和金钱而严重腐败。像美国汽车工会,每年仅会费收入就有二亿美元,即使近年会员减少,他们仍有数十亿美金的资产。曾有报导说,美国工会的一个总部,设在纽约曼哈顿第六大道的最昂贵的大厦顶楼,全是大理石地面,装潢相当奢华。新泽西州一个工会主席的年薪超过40万美元,是当时克林顿总统年薪的一倍多。

那么如果没有工会,一旦资方压榨劳工,怎么解决?这有两种方式,一是国家有《劳工法》,可以通过法律渠道(到法庭告资方)解决;二是可以“解雇”资方。你辞职不干了,到其它地方高就;只要你有本事,就会有更多、更好的机会,只要是市场经济的就业环境。这样,通过资方和劳工双向的可以自由解雇对方,形成一支流动性的失业队伍(零失业对自由经济不利),才更有利促进经济竞争、促使个人发奋努力,在自由选择环境下,最后得利的是资方和劳工双方。而资方一味地迁就工会,尤其是在不合理的罢工威胁下让步妥协,不仅会使企业陷入美国“三大汽车公司”那种困境,也会养出一批不愿为发奋努力却坐享优厚待遇的员工。于是“小三”们,把三大变成三小,最后从竞争中被淘汰。

兆丰银行的丑闻,工会的异常表现,都再次凸显出台湾整体经济的国营化和左倾主导的问题严重,迫切需要改革。不仅兆丰,台湾的八大公股为主的行库(银行和金控)都存在因国营而导致的官僚化、腐败机会加大、缺乏效率、工会坐大等等弊端。兆丰,是不祥之兆。

2016年9月27日于台北
自由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