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 雨伞运动只是个开始|自由亚洲

11

11.jpg

雨伞运动让人伤感,是那份万劫不复的挫败感。真普选争取不到,不少组织者和参与者都彷佛掉进万丈深渊,即使未至于陷入永劫轮回之中,却躲不开内心的歉疚和沮丧,困扰和自责。

2016-9-29

不错,雨伞运动的确没有带来真普选,而真普选亦确是港人保障高度自治、免受北京干预的希望所在。但老实说,这场社会运动七十九日,在此之前,有谁相信过单凭占领街头,就能瘫痪特区政府运作,扳低北京的庞大阻力,令真普选水到渠成?更何况,占领运动到了后半,声势已成强弩之末,日走下坡呢?

com-quote620.jpg

杜耀明雨伞运动两周年回顾。(粤语部制图)

大家应还记得,两年前9月28日占领运动的打开,是由于官逼民反。数以万计的市民,当时从四面八方涌至金钟,声援政府总部外面集会、快要被警方铁腕镇压的示威学生和群众。面对群情汹涌,当局不去缓和,反而不惜激起民愤,由警方发放八十七枚催泪弹,以求武力镇压。但民众毫不畏缩,继续留守多处街头,警察只好暂时退场,占领格局亦初步形成。

民众强烈不满粗暴镇压,政府民望插水,使街道占领者不仅处于道德高地,更有民意支持。但运动参与者又难免错判形势,误以为民意支持不会倒向,单凭占领闹市地段,终可难倒中港两地政权,迫使北京为真普选开绿灯。

无疑,实现真普选是大家的梦想,但若说一仗可以功成,未免不切实际。其实起初策动罢课,以至重夺公民广场行动时,都没有这般美丽的想像。甚至是占领中环,也不是可望一击即中,而是通过一而再、再而三的占领、拘捕、检控、审讯,循环往复,从而瘫痪执法和司法部门,以换取政制改革的谈判本钱。

只不过乘住民意谴责暴力,民怨升温,雨伞运动领导者的政治期望亦不断拉高,成功似乎在掌握之中。这种想法既让他们满怀希望,一往无馀投入运动,但也把他们推入死胡同,当占领运动不能带来真普选,就等同彻底失败。部份人感到意兴阑珊,既然79天的占领行动已尽所能,却依然丝毫拉不动现行的政治体制,日后也再难有寸进,因为他们不知凭什么可以汇聚更巨大的政治能量,推动政制走向真正的普选。

但哪一场社会运动必定成功,谁说得准呢?由甘地追求印度独立到曼德拉破除南非种族隔离,都非一朝一夕之功。在漫长的抗争中,他们在乎每一仗,但也不是单凭哪一仗去取得胜利,而是不断的尝试、检讨、更新,不断累积力量,赢取民心,再把运动推前一步。

曼德拉由暴力革命转向和平行动,甘地由非暴力抗争通住新生活实验,都在于让人看到希望,而希望在于更多人的醒觉、认同和参与,投身社会改革,令集体抗争、命运自主的路越走越阔。他们不确定哪次才是集体抗争的最后一役,但只要站在公义的一方,还有越来越多人加入行列,与公义同行,改变命运的历史时刻始终会来临。眼前这一仗当然要全力以赴,但能否毕其功于一役,真的如此重要吗?

有人说,失败之为失败,更在于无法从事件之中吸取经验,记取教训。如果雨伞运动只懂追求根本无法一蹴即就的目标,却又觉得一次失败便从此认命,而不好好总结一下经验,其实这种放弃既不能解决问题,更成为问题的一部份。

在金钟清场那天,由中环通向政府总部的马路两旁拉着一条横额,上面用英文写着:「这只是个开始」。不错,在那天,战役已到了最后一刻,但对数以万计的参与者来说,经过今趟占领运动的洗礼,他们显然得出跟运动组织者不一样的结论——雨伞运动的确未竟全功,却拉开了港人争取命运自主的序幕,好戏还在后头。

自由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