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红冰: 写在蔡英文政治命运死亡交叉之际 ——关于自主代撰《台湾国家安全白皮书》的说明|博谈网

12

12.jpg

二〇一六年一月十六日,这是一个属于自由台湾的盛大庆典之日。这一天,台湾人民用选票展现主权者的权威,撞响国民党政治命运的丧钟。国民党政治命运的丧钟在自由台湾的庆典之日响起——历史就以如此严峻的方式表述正义。

蔡英文以及民进党,踏着民主政治铺就的红地毯,走上权力之巅。二〇一六年五月十六日,蔡英文就职总统,意气风发于九霄之上;万众仰视,望之如望虹霓——民意的仰视中蕴涵着沉甸甸的社会希望和国家期待。

然而,执政仅仅百日,世事变化竟令人有百年苍桑之叹:蔡英文及民进党政府的民望陡然跌落,执政民意满意度的调查已至“死亡交叉”之境。真可谓其兴也勃,其衰也速。

面对此情此景,绿营人士焦灼烦躁之情如火如荼,愤懑伤痛之意势如奔马;国民党政客则喜出望外,额手称庆,复之以摇唇鼓舌,唾液四溅,用“喜看邻家失大火”之意,以抒选举大溃败之余恨;更有诸多“名嘴”,似雨后之蛙,争相鼓噪,众口纷纭,却又莫衷一是。

虽说人生无常,世事多变,但是,蔡英文政府民意流失之迅速仍然成为不能不引起普遍关注的政治现象,尽管关注的角度各不相同。那么,应当如何解读这种现象的原因?

世事繁杂,千头万绪,如万花筒中之景。

愚昧之人,平庸之辈,大都迷惑于色彩斑斓之表相,“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故常浑浑噩噩,于似明非明之际,难识事物之根本。

智者观世事,高屋建瓴,得居高临下之功;提纲挈领,收纲举目张之效,故能于纷纭复杂、千头万绪的现象中,捕捉到事物发生的主要原因。

我虽愚钝,但愿效智者,以解蔡英文政府民心离散、民意流失之惑。

除中共强权的逼迫和国民党残余势力回光返照式的报复——此两项问题,我自主代撰的《台湾国家安全白皮书》中已有解析,在此不赘,就蔡英文自身而言,导致其政府执政百日衰颓的根本原因,在于蔡英文的一项失职和一项缺失。

中共强权为两岸关系设定了一个基本逻辑:中共强权可以赐给台湾“两岸关系一家亲”式的和平,前提是自由台湾必须以赞同“九二共识”的方式,签下国家主权的卖身契,以及放弃台湾人民决定自己命运和台湾前途的权利。

中共强权的上述逻辑还可以有另外一种更蛮横,也更真实的表述方式:自由台湾如果不屈服于中共强权的意志,赞同“九二共识”的核心意涵,即台湾与中共强权同属中共强权主宰下的“一个中国”,签下主权卖身契,放弃台湾人民决定自己命运和台湾前途的权利,那么,两岸关系立刻翻脸成仇,“地动山摇”——台湾不出卖事实独立的主权,中共强权就不给台湾以和平。

中共强权的逻辑既有诱惑,又意味着蛮横的威胁。中共强权要用这个逻辑绞杀自由台湾的主权和台湾人民的自决权。显而易见,中共强权制造的逻辑是对自由台湾国家命运的恶咒——中共强权正在把一次命运决战强加于自由台湾。

当前世界上,唯一威胁自由台湾主权的生死存亡的强权,就是中共;中共强权的上述逻辑则构成自由台湾国运的现实危机,台湾人民承受的一切艰难与屈辱,都源自中共强权的逻辑对台湾国运的诅咒。

唯有挣脱中共强权设定的逻辑的束缚,自由台湾才会获得未来;唯有赢得这次避无可避的命运决战,自由台湾的国格国体才可能继续存在。挣脱束缚,赢得决战必须付出代价,承受艰难。这正是自由台湾面临的国家危机的内涵。

了解国家面临的危机,以及战胜危机必须承受的代价——这是人民的知情权的题中之义。告知人民国家危机的真相,则是总统不可推卸的国家职责。蔡英文却在这一项国家职责范畴内严重失职。

蔡英文不承认“九二共识”,却又不敢昭告天下不能接受“九二共识”的理由;国家元首的首鼠两端之下,台湾自然难以形成明确拒绝“九二共识”、维护台湾主权和人民自决权的坚定的国家意志,更难破解中共的强权逻辑对台湾国运的诅咒。

从执政之日起,蔡英文即低眉顺目,频频向中共强权释出善意;尽管屡遭中共“打脸”,仍然乐此不疲,甘之如饴。蔡英文似乎不太懂一个基本政治策略——坚硬的意志正面碰撞之后的妥协,才可能获得与尊严同在的利益;未展现坚硬意志就已作出“银样蜡枪头”般的妥协,只能遭致蔑视和更加蛮横的逼迫。

事实上,蔡英文主政百日,中共对自由台湾的主权逼迫如压城之黑云崛起于半空;“以商逼政”、压缩台湾国际生存空间等危机已经初显狰狞,一次关乎自由台湾国运的决战正在逼近。

蔡英文对此却视而不见,王顾左右而言他。缺乏引导国家和人民正视重大国家危机的智慧和勇气——这是蔡英文总统的重大失职。人民不解国家危机的真相,又如何能形成共赴国难的同仇敌忾之情;又如何能共体时艰,牺牲个人某些利益以救国危。

蔡英文不敢说出一个真相:台湾目前承受的包括经济困境在内的全部艰难,都是中共对台湾的主权逼迫的结果。既然如此,她的政府就不得面对人民由于种种生活艰辛而发出的抗议和责难,代中共强权受过,代继续投共卖台的国民党政治残花败柳受责。

国家意志阴晦不明;国家方向混沌不清;国家愿景云遮雾障;民心民意动荡不宁,无所依凭;社会共识难以迅速形成——所有这些初露端倪的败象,都源自蔡英文不愿或者不敢直视中共强权的两岸关系逻辑对台湾的诅咒,都以蔡英文不愿或者不敢将台湾的国家主权危机真相告诉台湾人民为依归。

不能面对国家危机,就不可能确立明确的国家意志和国家方向。蔡英文中央政府也因此难以吸引和找到具有高度国家责任感的政治家和行政人才,组成执政目标明确、意志坚定、行动高效的行政团队。执政仅百日,庸人乱政、庸官败政、贪吏腐政的现象频出,其根源正在于此。

蔡英文以“解决问题”作为其务实秉政的座右铭。但是,她却不能面对自由台湾当前的最大问题,即中共强权的主权逼迫,遑论解决这个事关台湾主权生死的根本问题——不能面对此根本性问题,则必然问题丛生,乱象频仍,“解决问题”势将沦为不能兑现的承诺。

执政之前,蔡英文就宣示全面改革的愿望。然而,灯塔不明,航标不清,船舶难以拨雾前行;国家意志和方向暧昧不清,改革就缺乏明确无误的导向。不敢或者不愿正视严峻的国家危机,就不可能使全社会意识到,全面深彻的改革是自由台湾救亡图存的唯一之途;更难于凝聚全社会实施改革的决心。

全面深彻的改革是一项内涵复杂、事关国运的系统工程,必须总体运筹,通盘设计,谋定后动。国家意志和方向是改革的核心价值取向。蔡英文没有把国家危机的真相告诉人民,也就不可能确立明确的国家意志和方向。如此一来,改革失去核心价值,各项具体改革的步伐,就难免踉踉跄跄,蹒蹒跚跚,既缺乏内在协调性,又没有高瞻远瞩的预见性和清晰明确的目标。

不愿引导人民正视严峻的国家危机,没有把自由台湾面临国运决战的真相告诉人民——这是蔡英文的失职。此项失职构成蔡英文执政百日衰颓的根本原因之一。

不过,我仍然愿意相信,蔡英文本意良善,也不会出卖自由台湾——这是蔡英文与马英九的本质区别之所在。

蔡英文或许是试图以委曲求全的方式,与中共强权虚与委蛇,为台湾赢得一个战略喘息期,以医治马英九执政八年对台湾国体和国家安全造成的深刻戕害。但是,徒善不足以成事。不敢引导人民正视国家危机,不敢讲出台湾面临一次国运决战的真相,不仅没有收到“委曲求全”之效,反而使中共强权认定蔡英文政府软弱可欺,以更加咄咄逼人之势,展示觊觎自由台湾主权之野心。与之同时,国家元首政治意志暧昧,国家总统面对强权逼迫低眉顺目,致使自由台湾国家意志不彰,社会难以形成共赴国难的氛围;人民蒙受屈辱,失去维护国格的血性。

造成执政百日衰颓的另一个根本原因,在于蔡英文的一项缺失——没有找到大政治家应有的创造历史的激情。

一个杰出的政治家,需要策略权衡的理性和创造历史的激情兼备——策略权衡的理性应当冷静得可以将烈焰冻成寒冰;创造历史的激情应当炽烈得能够点燃人心,感动人民,能够将命运挑战的刀锋烧成深红。

创造历史的激情铸造壮丽的国家意志,策略权衡的理性为国家意志的实现提供有效可行的方案。政治家由此获得引导国家命运的能量。

没有理性祝福的激情,如过眼烟云,转瞬即逝,不配成为历史的话题;没有激情引领的理性,必定只懂阴晦暧昧、回肠九曲的利害权衡,却缺失能够感动历史的高贵原则——那是属于小政客的智慧。

蔡英文过分痴迷于理性,总喜欢让自己的政治真面目躲在重重策略和利害权衡的面纱后面,所以,显得朦胧而暧昧。但是,面对严峻的国家危机,站在历史的转捩点上——自由台湾所需要,所祈盼的,乃是能以磅礴万里的英雄激情、壮丽的国家意志和智慧如海的理性,引领国运杀出命运重围的大政治家,而不是唯唯诺诺、暧昧朦胧、阴晦不明的小政客。

只愿蔡英文能找回遗失在过去人生之路上的激情,并将其作为生命的祭品,献给自由台湾。请蔡英文听我一言:“勇敢地摘下过度理性的面纱吧,让妳真实的政治容颜骄傲地展现在天地间,那定然会令朝日惊艳,紫霞魂迷,历史倾倒——只因为妳是自由台湾的女儿,妳应当具有对于美的自信。”

蔡英文总体就职典礼前十余天,我未经授权,自主代撰蔡英文总统就职演讲,题为《让自由台湾成为壮丽的国家》。

我如此作为之初心,全在于抛砖引玉,以期看到一份感动历史、流传百代的演讲。又有民进党人士放大语豪言曰,蔡英文之文胆“一支笔可抵百万雄师”;此一说更令我满怀希冀,引颈而望,“一心以为有鸿鹄将至”。

殊不料,最终等到的演讲稿,竟是一份行政官僚政府工作报告式的平庸文字;平庸得甚至很难在社会的记忆中留下印迹。不能让社会记住的,当然不可能点燃历史,引领未来。蔡英文因此与一次成为伟大政治家的机遇失之交臂。不能伟大,必定趋向渺小;蔡英文政府百日执政便现迅速颓衰之势,就是证明。

红焰已成冷灰,我心依然未死。二〇一六年十月十日的台湾总统演讲,是蔡英文又一次升华为伟大政治家的机会,当然也是自由台湾获得明确的国家意志的机会。我未经授权,再次代蔡英文撰《台湾国家安全白皮书》,将自由台湾面临的国家危机和应对之策告知台湾人民。希望《台湾国家安全白皮书》的内容能成为蔡英文二〇一六年双十演讲的参考,以挽百日执政之颓势,以救离散之民心民意。

我行此事,只愿蔡英文能重新“扼住命运的咽喉”,再控执政的历史主动权。一旦再次错失这次历史机遇,蔡英文政治命运死亡交叉的颓势很可能难以扭转。

蔡英文如果失败,我将遵蔡英文胜选后之嘱,痛饮“三千杯”,狂醉于苍穹之巅,与天际落日一起嚎啕大哭,泪尽继之以血——我冲天之悲,不是为蔡英文的个人荣辱而直上九霄,只为蔡英文辜负自由台湾的嘱托而化为万里风云。

二〇一六年九月二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