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芬顿邮报: 即使是中国共产党也需要政治透明度|博谈网

12

12.jpg

本文译自《赫芬顿邮报》(Huffington Post)9月26日刊登的Doug Bandow的评论文章,题目为“即使是中国共产党也需要政治透明度”。

2016-9-29

作者:  Doug Bandow 编译:  赵亮

以下为文章译文:

在美国,还有不到四个月时间就会出现权力的重大转移。没有人知道谁将会当选总统或哪个党将控制国会。

然而,尽管公众对候选人经常表示厌恶,但是,对于竞选的过程没有秘密。美国人一直能够眼睁睁地看着每个州选择代表及选择总统的参选者。

中国提供了一个鲜明的对比。在那里,也即将有权力的重大更替。明年将有比往常更多的中共领导人退休。假如强制退休年龄不变的话,205名中央委员会委员中有85人、25名中央政治局委员中有11人、7名政治局常委中有5人将夕阳落幕。

还会进行其他的选择。所有这些当中,最大的推定是习近平连任国家主席。

这些角逐与在美国的选举一样重大,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角逐过程是完全不透明的。想必习主席正在推动官员效忠于他;几乎可以肯定,前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江泽民正在制约他们的这位继任者。

8月份是中共领导层权贵们传统上离开北京的酷热,到附近的北戴河海滨度假胜地在更加舒适的环境中继续他们的协商。现在,回到北京的中南海,无疑仍然存在更困难的讨价还价。仍然几乎不可能确定为什么某个特定人物晋升或下台。

这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世界其他地区都是一个坏的制度。

抛开民主和人权问题。中国拥有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现在北京的军费开支在这个星球上排名第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越来越多地影响到世界各地的经济和政治。中国发生了什么对每个地方都紧要。

因此,稳定性和可预测性是很重要的。当然,开放的政治系统往往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大多数欧洲的商业和政治精英不相信真的会发生英国退欧。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赢得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再次打破了多数专家的预期。

然而,在这两个例子中,那种可能性总是存在。民意调查显示英国退欧很可能成功。随着初选的发展,特朗普胜利的可能性稳步上升。

各方公众也知道如何去影响政治进程。没有哪一个人可以改变结果,但人们普遍投入选举,把这作为向不受欢迎的政治领导人问责的机会。事实上,这种欲望有助于产生意想不到的选举结果。

在中国不存在这样的可能性。这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未来、尤其是这个国家的稳定是危险的。

而中国人正变得越来越老练。他们受到更好的教育,与外界有更多的接触。越来越多的人到海外旅游。人们更不太可能接受地方当局经手的不公;一些人甚至千里迢迢到北京讨公道。

尽管习政府对政治异议人士和人权活动广泛的镇压或许可以暂时加强中共对权力的控制,但是压制不可能长期抑制民心——渴望更多地参与政治议程及加强政治领导的问责制。对未来的冲突和不稳定性,中共必定会试图维持集合隐秘、谜团和矛盾的政治过程,超越我们的理解,更不要说要控制越来越多对他们统治不满的人。

这样的系统也让外面有兴趣到中国投资或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打交道的人挫败。投资和贸易已经变得更加困难。跨国公司已经因为不明原因和无追索权而成为政府针对的目标。外交官员指出(中国)省级官员拒绝做决定,以免发现自己因为政治站错队而成为北京打击的目标。害怕被起诉腐败也令政府和商务运作放缓。

缺乏透明度和可预测性也困扰着国际关系。朝鲜受到制裁,但继续喷涌出对所有人的威胁。近期国际领土裁决给中华人民共和国施加了更大的压力。中国必须屈服,或者更可能甚至更积极地维护其在南海及其他地方的声索。

北京即将进行的领导层换届将如何影响这些问题?没人知道。至少外国领导人都知道比方说克林顿和特朗普之间的关键差异,即使他们确切的政策可能在就职后会有演变。此外,美国竞选的能见性展示了运作中更大的政治力量,有助于观察家们适应其结果。

当然,没有一个国家有义务为了满足外国人而创造一个政治体系。但在这里,中国人民的利益与外人的利益是一致的。如果住在中南海里的人想要成为全球的领导者,他们很可能会发现如果全世界其他地方能够更好的了解(在中国)谁在做决定、是通过什么程序在做的,他们会更受欢迎。

不论哪一个国家,政府的运作都不可避免的让人懊恼。但是政治并不总是隐秘的。即使在一党制的国家,从新加坡到过去的台湾和墨西哥,都比中国更加开放,更容易理解。这种方法能够更好的顺应变得更富裕、更老练、政治上更自信的国民。

当然,目前的中国领导层更换将会按照旧规则编排。这意味着除了内部寥寥的几人之外没有人知道正在发生什么事。但是新一套领导班子应该有超越现在的眼光。

中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具有非凡的潜力。但它面临着同样重大的挑战。拥有一个更加透明的政治制度能让它在未来发展得更好。最终,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导人将会发现要把最重要的决定隐藏于公众视野之外将会更加困难。

原文Even China’s Communist Party Needs Political Transpar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