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彼德: 政治投机复兴时代来临|东网

15

15.jpg

忠高于能,实干不如空谈政治,这是中国当代政治的一个深刻变迁。

2016-9-30

近日内地微信朋友圈纷纷转发一篇文章,题为《李鸿忠论“忠”》,文章作者显然是把现任天津市委书记、原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当成了“忠”的正面典型,但朋友圈则视之为一个政治笑话。一则李鸿忠的“忠”并不为当代中国人的价值观所认可,二则李鸿忠的“忠”只是一种投机行为,并非真的赤胆忠心。

第五代核心重用原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的确是因为他近两年一直在表忠心。这不仅是对李鸿忠本人表忠心的奖赏,而且是对第五代用人原则的一次公开宣示。这个原则,就是习近平一直强调的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其中核心意识就是承认习近平的第五代核心地位,看齐意识就是听话。

用群众的眼光看,李鸿忠的政治人格很差。他除了抢夺女记者录音笔的丑闻,2013年4月18日还让湖北官方网站搞了个“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在十堰站赶火车”的现场直播,画面中李鸿忠以普通乘客身份夹杂在人流中,准备坐火车从十堰返回武汉。背景是当天新华社报道称,3月1日习近平在北京乘坐出租汽车从鼓楼西大街附近,前往钓鱼台大酒店,共行驶8.2公里,用时26分钟,以体察民情。李鸿忠现炒现卖,消息传出当日就有模学样。只可惜中央因为某种原因称新华社报道失实,李鸿忠也命令将直播删除。

但李鸿忠的跟风投机特性,由此可见一斑。社会上有很多人把他当一个笑话来看待,孰料世事如棋,投机分子眼看着成了从龙之士,据猜测明年还有可能更上层楼,成为中共政治局委员,发展前途不可限量。从中我们不难体味到某种价值颠倒,人民知根知底、不满意不答应的人掌握了更大权利,似乎领导就是要跟人民对着干。

这显然是对邓小平以来中共组织人事工作务实传统的一个彻底反叛。邓小平时代反右,但主要是防“左”,在人事安排上摒弃那些只会搞政治斗争、对抓经济一窍不通的干部,而大量重用懂经济、敢改革的人。谁行谁不行,谁上谁下,由GDP数据说话,这样就排除了很多私人感情、利益交换的因素。像胡耀邦,就是敢于纠正“左”的错误,支持发展商品经济,当上了中共名义上的一把手。赵紫阳、万里都是“唯生产力论”者,民间有“要吃粮找紫阳,要吃米,找万里”的说法,后来两人都进入中共最高决策层。相反,那些极“左”政治的闯将干将,被邓小平分类为“三种人”,遭到永不叙用。现在则倒了个个儿,每日空谈政治的人上位,实干家反而被视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不够,在此轮党内权力洗牌中受到冷落。

第五代之所以敢反邓小平之道而行之,自然缘于他急需稳固自己的党内核心地位。李鸿忠得到提拔,就是因为他在党内最早公开宣布第五代是党中央的领导核心、具有雄才大略。发现政治新风向后,李鸿忠就再也不谈经济和发展,而言必讲政治、论忠诚。第五代搞“政治挂帅”,还因为他的两个判断:一是中国经济具有很强的韧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二是深化改革的目标是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领导干部越是少插手经济,中国经济越自由,也就发展的更好。

还有一点,就是第五代认为,只要有忠诚可靠的人管控权力,就可以在经济管理上达到由臂使指的效果。前不久第五代将西藏书记陈全国调任为新疆书记,陈上任后宣布组建两套班子,一套保稳定,一套抓发展。这意味着经济工作在党内地位的下降,经济建设已经由中心工作变成政治的一个附庸。

忠高于能,实干不如空谈政治,这是中国当代政治的一个深刻变迁。它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到中国的经济发展,目前还有待观察。但所谓“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第五代重政治,各级干部必定倾向于投机。毛泽东大搞阶级斗争,林彪、康生、“四人帮”就趁势而起、应运而生。现在是李鸿忠言必称“忠”,将来会不会有新时期的林彪、康生、“四人帮”成长起来,我们只好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