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婉莹: 香港, 孤独地反抗|纽约时报中文网

11

11.jpg

随着世界各地的强大力量都争相取悦北京,香港的反抗者显得越来越孤独。香港没有独立的可能,在这场全球博弈中,它可能只是一枚棋子。

2016年9月29日

1998年,在纽约当了20多年记者后,我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香港。我受雇在母校香港大学开办一个新闻课程,训练新一代记者,以讲述香港、中国和亚洲的故事。这是一项重大却又及时的任务。

在我回来的10个月前,被英国统治了156年的香港被移交给中国。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提出了“一国两制”的安排:北京将享有主权,但香港的法治和资本主义制度可保持50年。这神来之笔的目的是打消国际社会和香港民众顾虑。

这些政治规则的制定是为确保亲北京的力量能够控制香港的立法机构立法会,而香港民众会愿意接受一个不完美的制度,是寄望将来能成长起一个更具责任心的政府。1998年,当民主党在移交后的首届立法会选举中赢得50个席位中的13个,成为占优的反对党时,很多人欢欣鼓舞。

和大学时代的朋友叙旧闲聊时,我和他们一样,对这座城市的未来感到兴奋。不少资深活动人士的想法是,民众享有言论自由的国际化大都市香港可能会激励内地的民主变革。

快进到2016年。本月早些时候,我从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Journalism and Media Studies Center)总监的位置上退休。四天后,香港又举行了一次立法会选举。选民选出了六名以呼吁自决为竞选纲领的候选人,这是在向北京发难。新当选的立法会议员均不到40岁,都认为“一国两制”形同虚设。他们在嘲弄北京,而北京则认为这类言论是对国家的背叛。

选举结果预示着香港陷入了更严重的政治停滞和两极化。尽管独立不切实际,也不太可能实现,但独立的呼声反映出,在对这座城市的治理以及对其事务的干预上,北京和它在当地的代表所采用的方式正引发越来越大的不满。这种情绪在年轻人中特别严重。

民众还不满于高企的房租、悬殊的贫富差距和赤裸裸的裙带主义。香港的不平等情况在全世界数一数二。2014年,《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将香港列为全球裙带主义指数榜单的第一位。

内地发生的镇压活动是另一个让香港民众感到担忧的根源,特别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2年上台后。律师、记者、活动人士和其他异见人士被捕,并在官方的电视节目上示众,供认自己的“罪行”。而且,北京无处不在的触手似乎已经伸到了香港:因为一些被北京认为有冒犯之意的出版物,香港多名书商遭到绑架,并被带至内地接受审讯。北京对香港的新闻媒体等机构的控制也日渐增强。

在不少香港民众看来,两年前的雨伞运动的结果就是最后那根稻草。在79天时间里,成千上万人在街头露宿,要求得到更广泛的代表和真普选。他们未能获得北京的让步。

但随着世界各地的强大力量都争相取悦北京,立法会里的反抗者及支持他们的民众显得越来越孤独。最近几十年,内地和香港的境况发生了反转。

内地曾是香港的穷亲戚,现在却成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为了取悦北京并获准进入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跨国公司卑躬屈膝。当中国的最高互联网监管官员在硅谷拜访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时,他处心积虑地在桌上摆了一本习近平主席的讲话辑选。为了保护自己在中国的数据终端业务,彭博(Bloomberg)对一篇调查性报道进行了自我审查。该报道涉及中国的一名顶级富豪。后来,哈佛大学在上海成立了一个研究中心,主要资金正是来自这名大亨。

中国已经成了世界政治不可或缺的参与者。它有时会四处显示自己的影响力,比如在南海。同时,中国正在打造另一种世界秩序:上海合作组织(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和旨在将60多个国家联系起来,覆盖亚洲、中东和欧洲大片地区的“一带一路”计划,都是中国为制衡美国而领导的行动。

与此同时,香港却失去了一些光彩。曾是通往中国的门户的香港,现在却要和内地最大的金融中心上海竞争。香港的集装箱港口也正在被深圳赶上。香港经济对内地的依赖增加。

尽管最近几年,年轻的反抗者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但不少香港人认为,香港需要争取与北京达成和解。他们中有些人对内地让数亿人摆脱贫困,同时也让国家实现了现代化持欣赏态度。还有很多香港人因为个人、职业和生意原因而与内地的往来日渐增加。在最近的一项民调中,超过一半的香港市民对独立的诉求表达了一定程度的反对,有的则强烈反对。

事实是,香港的命运永远和内地连在一起。因为历史、文化和地理方面的原因,这是其命运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香港没有独立的可能。

和世界其他地方一样,香港民众不得不接受内地日渐崛起,变得更加强大这个现实。

我的学生将不得不准备好讲述已变得更黑暗、更复杂的香港故事。他们将不得不在香港、内地和世界其他地方之间相互交织的关系中穿行。作为市民,他们将不得不尽力接受一个事实,即在这场企业利益和世界大国之间展开的全球大博弈中,香港可能只是一枚棋子。

陈婉莹是香港大学的荣誉教授,同时也是思汇政策研究所(Civic Exchange)的特聘研究员。思汇政策研究所是香港一家独立的公共政策智库。

翻译:陈亦亭

纽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