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一龙: 一国三庆|动向

14

14.jpg

一个政权建立的日子是否可庆,判断的根据是它建立的当时而非以后发生的事情的好坏。 十月一日国庆,庆的应该是一九四九年结束了断续十几年的内战,赶走了法西斯专政的国民政府,开辟了「中国人民站起来」的光辉前景,而绝非庆祝那以后的撕裂社会愚弄人民饿死人民的所谓「探索」,更非公开反民主反宪政反对人类普适价值的后续动静。 同理,双十之可庆,在于它于一九一一年推翻了中国数千年来的皇权专制,创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政体,开辟了融入现代世界潮流实现人民解放的光辉前景,而不是它在后来维护制造几座「大山」实行特务统治终于失败的后果。 一九三一年国难「九一八」五十天之后出现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没有国庆……

来源:动向 2015年10月号

一觉醒来,见一短信:「预祝一龙兄欢度民国双十国庆节!」发件地点在大陆而不是台湾,发件人也是大陆一位知名的文坛朋友。 本想哈哈一笑置之,突然感到别人不是在逗我笑,他说得极有根据,乃据以作下文。

「国庆」是政府而非祖国的生日

十月一日即今天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庆节,纪念它的名歌「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祖国」,很多很有学问或很有权势的人物听了都只知鼓掌而不觉可笑可叹可怕。

把自己「亲爱的祖国」唱得连我都成了她的哥哥,真是荒谬至极。 由于现在的人们多半出生于一九四九年的这一天以后,未必知道出生以前也还有个祖国,如此无知固可谅解,但如此认知却须纠正。 须知所谓国庆日,那「国」仅指管理「祖国」的政权,而非国民生于斯长于斯的「祖国」山川和族群;「庆」的也就只是该政权的成立罢了,而与「祖国」并无直接关连。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毛泽东在天安门上宣告的,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已于本日成立了」,正是表明成立的是「政府」而不是「祖国」。

如果我们的祖国在那天才成立,那么今年六十六岁以上的大陆亿万男女,无论活的死的,都将被革除那天以前中国国籍,成为没有祖国的游民和游魂,而「历史悠久」的中国,也被一句勾销了。 可笑也夫! 可叹也夫! 可怕也夫!

然而这就引来一个问题,既然那亿万六十六岁以上的死鬼活鬼们曾有生活在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以前的中国之历史,自然也是那时的中国人;那么他们是否该拥有并庆祝那时自己的国庆呢?

亚洲第一个共和政体的双十国庆

这话问得似很弱智,因为答案应该是显然的:你是中国国民自当有自己的国庆! 那个时候你的国庆就是「双十国庆节」──那位朋友预祝我欢度的「民国双十国庆节」! 可是问题的要点是:那是「三座大山」国民党政权的节日,你还去「庆」它,应该吗? 可以吗? 你敢吗?

一个政权建立的日子是否可庆,判断的根据是它建立的当时而非以后发生的事情的好坏。 例如我们的十月一日国庆,庆的应该是一九四九年结束了断续十几年的内战,赶走了法西斯专政的国民政府,订立了和世界潮流开始接轨的临时宪法《共同纲领》,开辟了「中国人民站起来」的光辉前景,而绝非庆祝那以后的撕裂社会愚弄人民饿死人民的所谓「探索」,更非公开反民主反宪政反对人类普适价值的后续动静。 同理,双十之可庆,在于它于一九一一年推翻了中国数千年来的皇权专制,创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政体,开辟了融入现代世界潮流实现人民解放的光辉前景,而不是它在后来维护制造几座「大山」实行特务统治终于失败的后果。 或问两段历史的后果居然如此,难道其原因竟与其两个开端无关因而至今都该「庆」它们吗? 我以为答案是,任何特定的历史开端总有多项乃至无穷的前景选项,只看当事人及其后继者如何继续操作;再光辉的开端都绝无什么光辉的「必然结果」躺在将来等着你去收割。 人们庆祝那两个国庆即两个光辉的开端,都是为了切记往年的初衷,避免重蹈「胜利,失败,再胜利,再失败直至灭亡」覆辙的后果。 这样的说明,你赞成吗?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没有国庆

不过中国当代史还有一个异项,就是它除了前后相继的两个国庆和相应的两个政权之外,还有第三个独立政权的建立,建的也是「国」但是居然未闻被「庆」。 这就是一九三一年国难「九一八」五十天之后出现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 此事出在大敌压境国难当头的紧急时刻,制造者却又不是侵略者日本鬼子或其「带路党」,而是坚决声明反对日本侵略的中国共产党。 反对侵略而又在侵略当头之时搞出另一个中国,开「两个中国」运动之先声;反对日本侵略却号召「武装保卫苏联」且把「国庆」日选在十一月七日与北边那个盘踞广阔侵华土地的社会帝国主义国家同日同名。 对于这样的行为,当事者和史学家无论找出何种理由,对于人民、民族和国家,实在看不出它算什么积极的开端。 事实上此「国」存在几年以后也被其制造者自行取消,它的「把有钱人整下去」和踏上人家「小姐少奶奶的牙床」「滚一滚」,以及大砍大杀自己同志(即所谓「肃反」和「反AB团」)的种种政策措施,也陆续被主人自贬为「左倾」,至今既无国又无庆地彻底消失了。 这可作为「国庆」的一个例外吧。

dongxin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