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竞选! 但毛泽东说可以自己选自己|明镜杂志

9

9.jpg

中共的“选举”其实就是指定和保送。

《新史记》 第33期   吴国光  专稿

为接班人王洪文鼓掌

这番功夫,到了十大举行期间,有了更为煞费苦心的表演。8月28日,十大进行中央委员会选举的议程。周恩来宣布:“今天大会,毛主席请假。毛主席委托王洪文同志代表他投票选举十届中委和候补中委。”当时在场的徐景贤後来在回忆录中写道:“这简直是一着寓意深刻而又不露痕迹的妙棋。用不着作任何解释,就使一千二百四十九名十大代表恍然大悟,心知肚明:毛主席不委托别人而委托王洪文代表他投出这庄严的一票,说明毛主席最信任王洪文,毛主席亲自选定了王洪文做他的接班人!”(注56)据徐景贤描述:

“当周恩来宣布投票开始的时候,穿着簇新军装的王洪文,毕恭毕敬地从他的座位上站起来,走到毛泽东的座位前面,拿起桌子上放着的毛泽东的选票。…王洪文双手捧着这张选票,就好比捧着一份郑重的信任和嘱托,他缓步走向票箱,投下这庄严的一票……从周恩来以下的所有人都注视着他,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他们不仅是为毛泽东鼓掌,而且是为接班人王洪文鼓掌。”(注57)

中共的选举制度是明文、严格禁止竞选的。这就是说,候选人不得为自己拉票,不得以任何方式争取选民的选票。这个规定,对於真正的选举来说,也就是有竞争的选举来说,是荒谬的。反过来,它也说明了中共的选举过程中是不允许竞争、因此也不是选民具有选择权利的选举。但是,竞争是客观存在的,有投票就有得票率的高低,甚至还会有人因为得票过低而落选。为了防止被提名者落选,也就是为了实现提名等於当选的共产党的选举原则,我们看到,毛有为某些人开展“竞选”的特权。在我看来,这是颇为意味深长的;进一步的讨论,容讲完下面两个故事之後一并进行。

得票率问题:从江青和王白旦的故事说起

在中共那种选举制度下,毛担心某些人落选而为他们“竞选”的做法,其实有些过虑;更实际的考虑,恐怕还在於帮助他们冲高得票率,以便取得更上层楼的优势。根据我的研究,得票率在中共党的代表大会的选举结果中,具有特殊的涵义。怎麽特殊呢?简单说来,民主制度下,一般是简单多数当选,有的情况下则根据特定法律规定而有具体的得票率要求(如三分之二多数);而中共的选举制度下,这个问题则高度复杂化。怎麽复杂呢?我们来看看九大选举时江青和王白旦的情况。

九大的中央委员会选举,在全部1510张选票中,江青获得1502票,比全票少八张。(注58)据在场者回忆,江青当场就脸色不好看,然後很快就离开了会场,再也没有回到会场。张春桥、姚文元各少十余票,而且有人在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的名字上打了X。借着有人打叉这个由头,江青大发雷霆,说谁在她的名字上打叉谁是现行反革命。(注59)康生提出,要追查这跑掉的八票是谁没投;为此陈伯达坐立不安,唯恐中央动用科技手段查出他自己是这八位代表之一。最终毛泽东没有同意进行调查,此事才不了了之。(注60)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明镜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