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 被口水战湮没的美国大选主题: 改变与维持现状|中国人权双周刊

9

9.jpg

与往年不同,今年美国大选第一轮总统候选人辩论之后,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奇观,两位候选人及其铁粉们都认为己方胜出,而民调方面更是各说各的,大部分网站的调查结果显示,川普赢了这场辩论。但是,专业民调机构对登记选民做的调查则显示希拉里赢了。被称为“希拉里的网站”的CNN的调查,结果是希拉里对川普的碾压式胜利:62%对27%。

2016-9-29

更诡异之处在于,就算是认为希拉里赢了辩论的选情观察专家也大都认为:希拉里赢了第一轮辩论,未必对选情有多大帮助。原因何在?

大选辩论已经不能为双方争来更多的支持者

其实,衡量辩论胜利的标准只有一个:是否为自己争取到更多的选民,最牛的胜利当然是动摇对方的基本盘,最低标准的胜利是为自己争取到中间立场的选民。以此标准衡量,双方都没做到。

但从辩论本身来看,希拉里是胜利者。原因全美国都知道,一是辩论主场对希拉里极其有利。今年美国媒体集体站队现象,且并不讳言自身一边倒地支持希拉里,川普也无法与媒体处理好关系。有网友将NBC主持人称之为“奥巴马的化身”,倒也贴切。加之希拉里承诺免除大学生学贷,使得大学生群体对她产生好感,无论她说什么,都报以欢呼声,川普得到的多是嘘声。这种气场绝对会影响两位主角的心态。二是希拉里除了身经百战的辩场经历之外,还认真准备,因此,她在主持人明显有偏向的主持下,既能从容不迫地答问,还可以将话题集中于川普的弱项穷追猛打,对川普那失去锋芒的攻击应付自如。

换作历史上任何一次总统候选人辩论,希拉里已经赢定了。但由于今年两位候选人的政治主张两极化,双方的铁杆选民绝对不会因为另一方有总统风度就弃自己的心仪而去,因此,选情继续胶着,双方的铁粉仍然是“各家的孩子各家爱”。就连一向支持希拉里的BBC也发表观点:“川普输了一场辩论,并不能决定最后的结果”。

但是,机会不会给无准备之人,川普如果再以“不准备”自傲,剩下的两场辩论也铁定会输,这结果总会影响到部分选民,让他们忘记希拉里的邮件门与政治捐款问题,忘记阿桑奇揭露的新信息:民主党专门发行一部内部小册子《教你如何黑川普》。

那么,一向存在的约20%的中间派到哪里去了?

中间派投奔自由党及民主党基本盘的变化

在奥巴马参与大选之前,美国选情专家对民主、共和两党的基本盘是各占40%,中间选民约占20%;自奥巴马当总统之后,共和党的基本盘在缩小,按民主党给的数据,民主党是43%,共和党是33-37%,中间盘仍然是20%。一般情况下,在两党推定候选人之后,为了争取中间选民,两党在正式竞选后都会向中间调整立场,争取到更多的选民,这也是共和党的政策主张越来越向民主党靠拢的原因。

但今年的中间派有点特殊,民调显示,无论是共和党的候选人川普,还是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在选民中得到的支持率都不超过45%,这给第三党留下了相当大的空间,那些既不喜欢克林顿也不喜欢川普的选民,以及部分桑德斯的铁粉都奔加里·约翰逊的自由意志党(Libertarian Party)而去。据CNN早前公布的民调,约翰逊目前在全美得票率为9%,这对善于说服拉拢中间派的民主党而言,是痛失可以争取的对象。

民主党测算的基本盘也出意外,在大选辩论的当天,代表5000移民工作者的移民局工会“全国移民和海关执法理事会”与“小布什同学会联盟”的50位布什政府官员均表态支持川普。这对民主党的信心带来了不算轻微的打击。全国移民和海关执法理事会的会员拥有五千名联邦移民官员和执法服务人员。该组织称这是它第一次表态支持竞选公职的候选人,联盟主席克里斯·克兰在解释该组织为什么支持川普的声明中说,他的“会员们是保卫美国社区的最后一道防线”,他的“会员们已经不能够强制执行最基本的移民法”。

希拉里宣布,在她就任的首个一百天之内,她将改变移民政策,方便更多的移民进来,这意味着她若当选,作为行政当局的“大脑”将与自己的“手足”,即执行部门发生冲突。

改变与保持现状:被唾沫淹没的真正话题

真正话题其实是一个:改变与保持现状(继承奥巴马政治遗产的中性说法)。

川普在共和党代表大会上的发言,民主党认为该发言将美国描述得无比黑暗,因此针锋相对地提出,美国依然伟大。奥巴马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更是明确提出,他支持希拉里的主要理由,是因为她能够继承奥巴马的政治遗产。

明确要求继任者继承自己的政治遗产,这在美国大选史上可能是第一次。回想起来,奥巴马当年参选时提出的口号是“Change”,八年任满之时,他最大的愿望成了不改变,即继任者能够继承并保护其政治遗产。奥巴马在自己不当权时要求改变,当权后要求不改变,这状态证明鲁迅说过的一句话是至理明言:“曾经阔气的要复古,正在阔气的要保持现状,未曾阔气的要革新”。

这份政治遗产的清单,对内政绩我已在《美国大选,希拉里病情影响究竟有多大》一文中列举过,基本都是左派心仪的各种政治理想,如扩大财政支出以提高穷人福利、大规模世界扶贫(无证难民的救济比本土美国穷人还高只是其中一例)、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包括同性恋配偶移民),还有赦免贩毒死刑犯让美国向吸毒贩毒无罪化迈出一大步;对外政策则以“奥巴马主义”概括之。今年4月,美国政论杂志《大西洋月刊》记者杰弗里·戈德堡(Jeffrey Goldberg)受邀采访奥巴马,将奥巴马的中国政策、中东政策、重返亚洲战略、与古巴建交,以及美英关系等外交政策,统称为“奥巴马主义”。

“奥巴马主义”的重中之重是中美关系,核心内容是“应担忧衰弱的中国而非崛起的中国”。中东政策目前备受批评,难有定论,戈德堡将这种状态的评价留给了未来,称后人可能会认为“2013年8月30日是没出息的奥巴马提前结束美国作为全球唯一一个不可或缺的超级大国的领导地位;但也有可能认为这天是明智的奥巴马在探入中东这个无底洞后,退一步防止美国掉入这个深渊里头。”重返亚洲战略亦处于同样状态,英国《金融时报》是左派媒体中坚,但其专栏作家却在今年9月发表《美国“重返亚洲”战略的悲剧前景》,说出了奥巴马最不想听到的话:“美国总统奥巴马面临一种悲惨前景:当他卸任时,他标志性的外交政策倡议——重返亚洲——会沉入太平洋的波涛之下”。

奥巴马的这份“政治遗产”清单,西方世界的左派似乎比较满意,因此美国民主党“得道多助”,他青睐的希拉里成为他们眼中最合适的白宫继承者。但由于美国做为“美帝”,充当世界警察,而为警察支付巨额办公费用的是美国选民,他们的态度才决定选情。皮尤调查中心的调查显示,美国参与国际事务受到的质疑近年来明显增加,奥巴马总统履新的2009年高达41%;2013年,52%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应该在“国际上少管闲事,让其他国家自己处理好关系”;今年5月出炉的皮尤调查显示,这一比例上升为57%。今年7月,《华尔街日报》发表长篇深度报道,探讨美国从2000年克林顿政府至今的经济政策,与本次美国总统大选出现的川普和桑德斯现象之间的关系,提及70%的美国人认为“美国走在错误道路上”。

上述民调显示的民意以及由川普与桑德斯彰显的选情都清晰无误地表明,今后两场总统候选人辩论的主题,应该是双方各就“改变”与“保持现状”发表见解并陈述理由,不能再在“谁更有总统范儿”这种无聊的唾沫战里比高低。民主党陶醉于世界人民(实际是左派)支持希拉里的气泡中,但却忽视了一点:美国民主制度设计之初,是按照对纳税人负责的责任政治设计的,尽管目前几经演变,不纳税的福利专享群体也拥有相等的投票权,但还是没有给不付费的外国人留下一定比例的代表票,决定选情的仍然是本国选民。

再进而言之,就算是CNN等一众左派的梦想成真,希拉里最后如愿登上总统大位,她难道就不需要思考一下目前极为分裂的选情,弥合已经严重分裂的美国社会,甘心充当不折不扣的“奥巴马遗产的忠实执行者”?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192期  2016年9月16日—9月29日)

人权双周刊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