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导正: 老子和你们拼了|明镜月刊

6

6.jpg

《明镜月刊》特约记者 任泰

2016-10-1

暴力接管

杜导正向媒体披露,《炎黄春秋》杂志社约800万人民币财产已经被艺术研究院派出的人员控制,并批评其做法“无异於公开抢劫”——“研究院接管事前不让知晓,到时就发出通知,派人强占办公室、财务室,发展到把他们的行李(搬来),就住下了。财务我们是独立的,800万总是有的吧,一下子变成他人的了。这是公开的抢劫吧!怎麽可以下毒手?下狠手?我就想到,这和‘文化大革命’一模一样了。”

他还惊讶於此次政府对於杂志整肃的蛮横与粗暴,这是之前20多年间从来没有过的:“这些年了,最後还是以和平的方法处理了。我们也做出了些让步。但这个杂志的方针、风格一直坚持着,从来没有动摇过。这一次我就觉得好像有点不一样。就是我说的很不守法、相当的蛮横、简单粗暴,真有点出乎我意料。我不知道(当局采取行动的)背景是什麽,怎麽搞的。”

对於所有的这一些,杜导正毫无准备——“但这个事情来得非常突然,我毫无思想准备,《炎黄春秋》同事们也毫无思想准备,杂志社运行逐渐磨合,不论是读者还是官方,对最近几期杂志都认为还不错。现在那麽突然,发布一个单方面决定,把《炎黄春秋》的主要人事,我、胡德华、徐庆全都给免职或降职了。这两天的情况更是出乎我意料,这是创刊25年来从未遭遇过的。”

他质问说:“党内怎麽可以如此下毒手、狠下手,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这和‘文化大革命’一样!就像一拨造反的红卫兵冲击党政机关般,那个艺术研究院只是发了个通知,不做任何思想工作,就派人过来占领。”

情急之下,杜导正打电话给艺术研究院的领导,“我说我是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老党员,你们这些年轻人如此粗暴,再这样搞下去,我说老子和你们拼了。”

杜导正虽未彻底绝望,但对於复刊也不抱太大希望。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明镜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