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维健: 最后的抢劫|北京之春

9

9.jpg

中国的房地产危如累卵,其实是不需要专家来指点迷津,只要有常识就足够判断。但是一当人心为利益所蒙蔽,所趋使,常识是十分苍白的,常识只给正常人去判断问题。

2016年10月号

今年下半年,中国又进入新一轮的房地产疯涨,涨幅之高有些城市竟然到了百分之四十点几,一线城市最高达10万一平米,这个价格已疯狂到不可理喻的程度,尽管如此,抢房的风潮依然汹涌,深夜排队购房,离婚购房的新闻不绝于耳。中国楼市买卖是不是疯了,答案是肯定的。

几年前中国有点一些良心的经济学家就告诫民众,买房要谨慎,中国的房价已远离了它的实际价值,全国的楼房空置率已达十亿平方米,各地的鬼城大量的涌现。但是这些好心的专家们都被继续疯涨的楼市扔了砖头,专家们在楼市面前也自渐淫秽,那么是专家们预测错了吗?自然不是,而是中国政府对中国经济的饮鸩止渴的房地产政策造成的。

经济学家何清涟女士最近发表文章“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中国政府身兼庄家,裁判大玩家”。中央政府之所以身兼三职,把玩中国的房地产市场,目的是为业已破产的地方政府财政注血。这些年来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房地产的比重都在百分之五十左右,这个比例已经表明中国的经济已出了大问题。今年以来,中国的实体企业基本上已经到了难以为续的程度,企业老板,看着自己辛辛苦苦一年,还不如人家炒一幢房子赚的钱,让他们情以何堪,更甚的是不赚反赔,债务缠身,于是洗手不干者有之,一逃了之者有之,被逼跳楼者有之。当实体企业完蛋后,地方政府的财政就进一步依靠房地产了。

中国的房地产泡沫破灭是迟早的事,楼市已经成为一个金融产品,一个赌场,一个骗局,但是人们依然相信楼市只涨不跌的神话,政府不会让房地产跌落,房地产完了政府也完了,政府不会让自己完,房地产也不会完,这是所有炒房者的坚信不移的逻辑。虽然这个逻辑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阻断过。但炒房者忘记了当年正是以这样的逻辑使中国的股市疯狂,结果呢?还是尸骨遍野,血本无归。中国的股市与房地产都是如何清涟女士所说的一样,政府既是庄家,又是玩家,又是裁判。政府在把股市抬高后,权贵利益集团的内部人,狠狠地捞了一把,扬长而去,现在房地产市场也是一样。为地方政府注血的目的,最终也是让权贵利益集团再捞一把赢得时间。

中国的房地产危如累卵,其实是不需要专家来指点迷津,只要有常识就足够判断。但是一当人心为利益所蒙蔽,所趋使,常识是十分苍白的,常识只给正常人去判断问题。文革那个疯狂的年代,人们都相信毛主席能活一百多岁,专家们还以特大喜讯告诉民众,经过科学的体检,毛主席可以活一百二十岁,但毛在八十三岁就一命呜呼了,愚众们哭得死去活来。相信房地产只涨不跌的愚众们与相信毛能活一百二十岁的人一样,有一天房价跳崖,那个时候除出呼天抢地哭喊一场还能有什么呢。那些大捞一票的权贵们早已在海外,用你们的钱在花天酒地了。

中共已处在末日的疯狂,三十年改革开放的红利权贵利益集团拿了大头,中资阶级拿了小头,而民众不过是流汗流血的被压榨者,除出劳动力无可榨,也无财产可夺。现在能够掠夺的就是中资阶级的财产,在股市上他们的一半财产已被掠取,现在又看准了他们的房产,这一次掠夺,中资阶级一辈子心血将荡然无存,辛辛苦苦三十年,一觉回到改革前。

中共是靠掠夺起家的强盗,以前抢劫地主,资本家,现在抢动中资阶级,这是他们最后的抢劫,当抢劫完了,落下的中国将是哀鸿遍野。

北京之春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