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杰: 不要好人做美国总统|苹果日报

9

9.jpg

奥巴马是个善良的人,甚至接近一位君子,这一点无异议。但是在妖邪当道的乱世,一个善良的美国总统,必无法担当维护法纪的世界警察。

2016-10-1

前英国首相张伯伦也是一个好人,富有修养,精通古典音乐和希腊罗马史,也懂得艺术,但张伯伦做首相前最高的“政绩”,是为伯明翰的市民计划地下引水道。在太平时代,张伯伦可以是一位出色的市长,但在希特拉准备侵略欧洲的时候,张伯伦做首相,就危险了。

奥巴马刚上台,即访问埃及和印尼,向全球伊斯兰人口“释放和平善意”。此举当然赢尽知识份子的掌声。但是身为美国总统,要交出成绩:你的“善意”,请问换得什么回报?伊斯兰国的恐怖攻击遍布全球,欧洲、英国和世界的伊斯兰移民或平民,有没有为你奥巴马的“善意”而感动,纷纷起来反对伊斯兰国,配合西方行动,主动检举恐怖份子,令西方反恐事半功倍?

如果没有,则任何“善意”,皆是多余。

这样的总统,性格弱点实在太明显,美国在全世界的敌人,如果不利用这八年将奥巴马的美国欺凌至尽,简直对不起上帝。

普京看不起奥巴马,伊斯兰国看不起奥巴马,连中国的温家宝也看不起奥巴马——国际气候会议,温家宝把印度等几个第三世界领袖拉出来自行开会,丢下这位黑人总统不管,气得奥巴马,打开温家宝的门,冲着温家宝大骂——连菲律宾总统,也看不起奥巴马,粗言骂他的母亲。这就是奥巴马八年的外交“成绩”。

君子可欺以其方,美国总统接受凌辱,反应不是“遗憾”,就是“强烈谴责”。奥巴马无法令八年来种种针对美国的欺凌,世界和平的威胁,包括俄国势力侵略了乌克兰、再击落马航客机,屠杀了二百多名荷兰平民,令这种种从来没有发生,而是让这种事一一发生。即使国内,黑人做了总统,最终白警杀黑人、黑人又回杀白警,黑白关系濒危至马丁路德金以来最劣,奥巴马的管治能力连詹森都不如。

针对“奥巴马症候群”,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下任美国总统,不论性别,一定要是一名歹徒:凶狠、诡诈、不讲道理、甚或有点躁狂,随时动用武力。这样一来,至少一个宾总,不敢公开辱骂美国人的母亲。

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