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虞: 10万+就三观不正?|东网

9

9.jpg

曾经被寄予厚望的自媒体,比如微信公众号,近来正遭遇著一波接一波的“唱衰潮”。
2016-10-3

曾经被寄予厚望的自媒体,比如微信公众号,近来却正遭遇著一波接一波的“唱衰潮”。先是人们发现其打开率越来越低,接著相关统计数据曝光,显示全部公号一年所获打赏金额总共才几千万,即便算上广告及各种流量分成,一个大V公号一年的收成也不抵不上一家中等规模的传统媒体。而这两天,微信公号刷流量丑闻又在网上搞得沸沸扬扬,各种批评、嘲笑之声此起彼伏,甚至有资深传统媒体人放话:“篇篇10万+的公号,大多三观不正”。

我自己之前也弄过自媒体,讲真,根据我的经验,微信公众号要想做到阅读量篇篇10万+,的确非常非常不容易,甚至可以说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我也相信,有些号肯定存在刷流量的情况。但由此就将所有大号一竿子打翻,武断地给出“篇篇10万+的公号,大多三观不正”的结论,那我是无论如何、不管怎样、即使哪怕、因为所以也不敢苟同的。

说起来,“篇篇10万+的公号,大多三观不正”之语,江湖上流传也有一段时间了,只不过之前都是朋友间私底下的窃窃耳语,像这回这样公然当作文章标题使用倒还是头一遭。据说讲这话的人认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写作,不像传统的写作,稍不留神就会陷入一种迎和的路径,而那些网红公号能做到篇篇十万+,肯定是放弃了自己的立场,一味去迎合读者的喜好。在此我们姑且不论这种推导逻辑链上是否自洽,我就想问一句:迎合受众、满足其需求有甚么不对的吗?这不是媒体生产的题中应有之义吗?篇篇10万+,怎么就“三观不正”了?再说,啥是三观?啥叫三观正?您是发“三观证”的?

隔壁老王曾经说过,“青菜萝卜,各有所爱”。其实,在一个媒体多元竞争的环境里,高端人士喜欢《纽约时报》,下里巴人追捧《英国太阳报》,媒体按需生产,各自迎合各自的目标受众,彼此互不干涉,各得各的10万+,是再正常不过的情况。所有人都读一张报纸或看一种类型的文章,就像你国人民每晚七点齐刷刷集体收看《新闻联播》,那才是一件“三观不正”令人后怕的事情。

而个别资深媒体人之所以会有如此怪诞的想法,在我看来,可能跟有中国特色的新闻传统有关。与西方早期就将新闻业(当是主要是报纸)定位为一种商品(贩卖的是各种商业信息),因而尽可能地去满足购买者的需求,提供其想要的内容不同,中国近代新闻业一开始就有所谓“文人办报”的偏好。与商人办报不同,文人办报首先想到的不是怎么赚钱,而是如何影响舆论,因此在内容的提供上很多时候并不屑于去迎合,而是更希望能够引导读者。这种倾向发展到极端,就是所谓的“政治家办报”,今日中国内地传媒业的这幅衰样这幅死腔,说到底就是“政治家办报”造的孽。

反倒是那些允许媒体自由竞争充分迎合受众的地方,虽然一时看上去好像乱哄哄一片,各种媒体也是良莠不齐格调不高,但最终却反而能形成较为健康、有序、分层的传媒生态。甚至就连新闻学的专业教育,也恰恰是由三观最最不正的普利策同志所开启的。对于那些以精英自居、常常喜欢俯视读者的传统媒体人来说,这不能不说是某种巨大的讽刺。事实上,这些热衷抨击自媒体网红公号“三观不正”的资深媒体人,哪个不是受这路专业教育长大的,当初哪个没背过“观点的自由市场”等理论,怎么拿了文凭出了校门,自家的身世都给忘了?

当然,我从不否认当下自媒体存在很多问题,但相比传统媒体,从博客到微信公众号,不断进化的自媒体无论在内容提供的丰富性,还是价值呈现的多元化方面,毕竟往前迈出了大大的一步。至于说其存在的那些问题和毛病,传统媒体难道没犯过?就拿刷流量这事来说吧,传统媒体固然没有流量之说,但有发行量和收视率啊,想当初为了争当同城老大、争夺广告客户,报纸虚报发行量、电视台收视率造假的事情发生的还少吗,怎么没听哪个说传统媒体三观不正的?

这样讲不是要相互比劣,也不是要给自媒体洗地,相反我也认为,部分网红公号出钱刷流量欺骗读者、欺骗广告商这事,非常卑劣非常可耻。但说来说去这到底只是个形而下的实践问题,完全可以通过完善相关制度、堵住技术上的Bug来加以杜绝——事实上这一次刷量露馅丑闻曝光,也正是因为微信公号后台升级所致——完全没必要上升到所谓“三观”的角度。动不动就指责别人三观不正,很容易使事实之争沦为主义之争,而胡适老先生不是早就教导过我们吗,要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这是因为事实真假容易识别,而主义好坏往往莫衷一是。即便是那些动辄指摘别人三观的人,你要是真问他怎样的三观算正,他自己估计也讲不清楚。

当然,最令我不解的是,那篇以《篇篇10万+的公号,大多三观不正》为题的文章,就其内容来看明明是非常严谨的技术流分析,可为何要取这样一个哗众取宠的标题来博取眼球,因为这不恰恰是所谓“标题党”的作风吗?用他们自己的评判标准,这难道不算是“三观不正”?不过,公道的说一句,最喜欢给人发“三观证”的还不是传统媒体人,至于是谁,我都懒得提他们的名字,太脏。

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