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裁上升, 反抗下降?【墙外文摘】|德国之声中文网

9

9.jpg

舆论忧虑:中共专制者变得更加聪明,香港反抗者日益孤单,台湾迂回外交尚无支撑?

2016-10-2 摘编: 张平

香港《端传媒》发表学者徐贲文章《文革后四十年间的”独裁者学习曲线”》认为,相比公民自由权利和人权,人们对”文革”余毒和复辟可能的忧虑,都不过是表面现象。从薄熙来的”唱红打黑”,到习近平的”七不讲”和重建”共产主义理想”,这些思潮和措施,归根结底是为了维护一党专制的统治权力,而公民的自由则是实现这一目的的主要障碍。

徐贲引用 “独裁者的学习曲线”理论说,新的极权专制给人民许多表面与程序上的”自由”,但始终渗透并控制着那些权力赐予人民的自由。在经济上,新的独裁者更聪明,不再封闭守贫,切断与世界的联系。他们懂得从全球体系获得资源,却不会失去自己的统治权,其最重要的三个手段,便是金钱收编、利益分化和虚假宪政民主。徐贲说,在中国,独裁者学习曲线呈上升状态,抵抗者学习曲线却呈下降趋势。”可以说,是抵抗的软弱成就了专制独裁的强大”。

更黑暗、更复杂的香港故事

香港媒体学者陈婉莹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香港,孤独地反抗》指出,内地发生的镇压活动是让香港民众感到担忧的根源之一,特别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2年上台后。律师、记者、活动人士和其他异见人士被捕,并在官方的电视节目上示众,供认自己的”罪行”。而且,北京无处不在的触手似乎已经伸到了香港:因为一些被北京认为有冒犯之意的出版物,香港多名书商遭到绑架,并被带至内地接受审讯。北京对香港的新闻媒体等机构的控制也日渐增强。

陈婉莹说,在不少香港民众看来,两年前的雨伞运动的结果就是最后那根稻草。在79天时间里,成千上万人在街头露宿,要求得到更广泛的代表和真普选。他们未能获得北京的让步。

但随着世界各地的强大力量都争相取悦北京,立法会里的反抗者及支持他们的民众显得越来越孤独。”我的学生将不得不准备好讲述已变得更黑暗、更复杂的香港故事”。

中国精英忽略民间抗争

台湾《上报》发表媒体人李宁文章《中国”改良派”的思维还停留在清末之前》,指出当下中国变革的前提是基于多年来越发浑浊的现实,提出要从根子上摒弃现行政权合法性与正当性,这一点是与改良渐进素质提升,来团结大多数人有着本质区别。换个维度(角度),对改良派的批评是源于改良派寄望于团结体制内人士,背后是改良派严重的精英意识,忽视民间抗争合法与正当,甚至常见的词是”暴民或红卫兵”,这当然是自觉或不自觉给体制以合法正当理由借此维系虚假,让极权得以像前面数年那样全方位控制,届时成本一定是更大更高。

李宁说,改良派的精英思维既狭隘又可笑,他们把不同于他们的社会抗争方法或者说正常的论据论理分歧,都能说谁逼谁革命,谁让社会变乱,谁跟着极权一起合谋等不知云云。”改良的思维逻辑还停留在清末之前,他们连革命真正所追求或所要的一点都不懂”。

迂回外交与尖端科技

台湾《风传媒》发表政论人陈昭南文章《中共要消灭中华民国,逼台湾新创共和国?》,认为台湾如果像蔡英文总统说的那样”摆脱对于中国的过度依赖”,”第一急的当然是长期垄断买办事业的红蓝权贵帮,再其次为中共涉台单位人马”。

陈昭南认为,从现实面推论,中共强要台湾接受”两岸同属一中”,则双方所欲争者就会转移到”一国两制”的制度面上。中共之所以处处打压台湾国际活动空间,其目的就是要将”台湾问题”矮化为内政问题,并据此排除美日等外国势力介入的合法与合理性。

陈昭南说,蔡英文政府的外交迂回策略,有个很重要的前提必须先行满足:科技经济高速发达作为前导。”令人扼腕的,小英政府至今似乎并未在尖端科技上提示给国人最新亮点”。

德国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