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 六中全会的三件大事与一石三鸟|明报

2

2.jpg

10月从来就是中国的大事之月,这个10月,政治大事是下旬将召开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按上周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六中全会的主题是“研究全面从严治党重大问题”,今次六中全会,将审议通过两个条例、一个决议。今次六中全会,将办三件大事,也将收一石三鸟之功,开启中国政治新周期。

2016-10-3

按照政治局的决定,六中全会将审议通过两份文件稿,分别是《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另外,按照政治惯例,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将审议一份《关于召开党的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决议》,宣布中共十九大明年的召开时间和启动相关筹备工作。

立两项新例作一个决议 列负面清单作政治动员

六中全会将通过的两个文件和一个决议,从理论上讲,都是为中共十九大作的政治准备,但就其影响而言,势将波及长远、明年和当下三个层面,所以说是一石三鸟。

这两个文件和一个决议,内容不同,功用各异。《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是“立规矩”的文件。习近平主政以来,最强调“讲规矩”,这个“规矩”是什么,现在由“若干准则”来明示,以求“严肃党内政治生活”。至于“若干准则”的内容,主要体现“四个着力”,即着力增强中共党内政治生活的“四性”(政治性、时代性、原则性及战斗性);着力增强中共的“四大自我能力”(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及自我提高);着力提高中共的“两个水平(领导水平及执政水平)一个能力(拒腐防变和抵御风险的能力)”;着力维护中央权威。

《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本身有些争议,因为自十八大以来,中共查处了大批贪官污吏,大量案例证明,贪腐已扩延至中央政治局甚至政治局常委会,扩延到中央军委,扩延到中枢机关。强化监督已势在必行,但如何强化取向不一,是强化党内监督,还是放手人民监督、舆论监督,争议很大。因应中国的民主化道路仍前景未明,当局对放开外部监督尚无足够心理准备,领导层只得以“坚持党内监督和人民群众监督相结合”为由,作出强化中共党内监督的决定。

至于召开十九大的决定,虽属例行公事,却要有必要的政治号角之功,决定发出的是“全党注意了”的政治信号,是立起下届大会的政治准备标志。通常由六中全会到下届大会,中间还要召开一次七中全会,但那已是实质的组织准备了。

在此意义上,六中全会相当于定出两份党内“负面清单”和作出一个政治动员,总的目的,是要实现“三个确保”,即确保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确保中央的政令畅通、确保党的团结统一。在客观效应上,六中全会是力求收到这三方面功效。

增强针对性和实效性 治不作为解经济难题

六中全会的主要着眼点,当然要为十九大做准备。今明两年,内地省市县乡四级党委和地方人大将集中换届,明年夏天,更有中央最高层重组的最后摊牌。这既是十九大的组织人事准备铺垫,又是十九大的会前大挑战。所以展开“从严治党”的大旗,立政治规矩、定监督规则就格外重要。

若放宽眼界,会发现今次六中全会着眼点还在长远效应。今届中央领导层上台后,面对党内的深层腐烂,维持中共执政地位、保住红色江山的使命感陡增。但过去三年多,纠缠于清腐去污,现在结合十九大准备,不能不计长远。中央领导层已有共识,作为长期执政党,面临的最大威胁就是自身的腐败、自身的“软懒散”,寄望六中全会能打磨出“全面从严治党”的利器。

中共的长期执政地位如何巩固、十九大能否顺利完成任务,一切都得从眼前做起,而中共眼前面临的突出问题,是官场由胡作非为到不作为,这就是目前官场议论的六中之后“经济问题的政治改观”。

中央政治局多次讨论政治生活准则和问责条例的会上,都曾提到当前官员干部不作为问题,所以对两份文件的征求意见稿,提出“要抓住现阶段的主要问题,增强针对性和实效性”。具体地说,行为准则要保障确保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等“三个确保”;而问责上要问出“三个责任”,即主体责任、监督责任、领导责任。当然,领导层又要求决定文稿中特别强调,“努力在全党形成既有集中又有民主、既有纪律又有自由、既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的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

在此基础上,六中全会将是一个转捩点,就是中央领导层认定的“新周期”起步,用六中全会来开启中共治党的“新周期”,以十九大来开启中国政治的“新周期”。

mingbao